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07章:怀璧其罪(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07章怀璧其罪(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打开,一白衣少年走进来面带讶异地问道:“殿下还好吗?”

“他如何?”

“从湖里上来后便跑出了书院。”

风吹衣衫,傅流年瘦弱的身躯微微晃动,不知风凉体寒昂或是心惊发颤,少年来扶,手伸到半空触到那人冰冷的目光忙缩回去,低头轻言:“殿下,保重。”

傅流年缓步走到窗前,目光落在粼粼波光上,说:“他怎会在此?为何将他扯进来?”

白衣少年恭敬回道:“属下不知,他手持安平王府金牌来此点名找无痕,无痕公子便接了他,此后如何到这烟波楼的,属下委实不知...殿下,屋子是否打扫一下?”

无人回答,过了许久,傅流年淡漠的声音传来:“你下去吧。”

“是。”

门重新关上,地上一地木屑,那个破洞像张着嘴的怪兽立在墙角,傅流年若有所思望去,久久未动。

*************************************************

花生狠狠哭了场,哭完后,却有些茫然起来,对面石头上坐着的少女扬声问道:“喂,你哭什么?”

花生抬头,讶异道:“你怎在此?”

小眠眨眨眼:“我为何不能在此?”

“傅平年呢?”

小眠指指身后茅屋:“睡觉。”

“啊?”

女孩儿笑了,露出两个酒窝:“被我打晕的。”

花生惊叹:“女侠厉害。”

小眠抱拳:“承认承认。”

花生无语,果然脸皮这个东西一山更比一山厚啊!

“你怎么哭那么伤心,没找到人?”

花生默了下,答道:“找到了。”

小眠瞪大眼:“真在无花书院?”

花生点头。

“那还哭什么,难不成,死啦?”

“活着。”

“活着就好啊,赶紧将她救出来,咱们一起跑。”

花生垂下头,叹了口气:“他不愿。”

小眠不解的问道:“为何?你们吵架了?”

“嗯。”

她来了兴趣:“说来听听,这里无聊死了,连个说话的都没。”

花生黑了脸,心想,你他妈拿别人的伤心事来娱乐自己啊。

“说啊,或许,我能帮你参详参详。”

她心情本就不好,便黑着脸说:“说了你也不懂。”

小眠撅嘴不乐意了:“谁说我不懂,我在我家公子身边长大,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听过,我是瞧着你哭的挺伤心的才好心问问,我家公子常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看你啊就是庸人自扰。”

花生翻白眼:“你懂什么。”

“哼,不信,你说出来,我帮着分析分析。”

少年随手摘下片树叶放在嘴里,闷闷道:“我昨晚找到他,他...”

“怎么?”

...

小眠皱眉:“吞吞吐吐的干嘛,说啊。”

“...我见到,他在接客。”她狠狠嚼了口树叶。

小眠眨眨大眼睛,不以为然的道:“哦,原来就因为这啊。”

花生瞪眼:“接客啊,你懂不?自甘堕落,下贱无耻!”

小眠白了对面的少年一眼:“废话,我都十五了,何况还刚从ji院逃出来,怎会不懂,不就是在ji院jie客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花生瞪着眼看她,像在看只怪物,半响,抖着嗓子道:“你你你是女的吗?!”

小眠立刻挺挺小xiōng部,傲然道:“当然。”

花生无语。

小眠嗤笑道:“你也不想想,那种地方,若不想死就得顺从,接客是迟早的事,至少,你那朋友还活着不是吗?我家公子说,什么都比不上人的命重要,为了活命,若是被欺凌被侮辱就只当被狗咬,只要还活着,就有机会能讨回来!那天,我若真被迫接了客,也就只当是被狗咬了,难道,你被狗咬就要去自杀?如此天下还有活人?只要我不死,便一定千倍万倍讨要回来,所以啊,那什么花的,你该开心才是,那般辛苦终于找到你那朋友,而且还是个活的。”

花生越听越不顺耳,什么叫还是个活的,小姑奶奶,你会说人话不?

小眠继续自己的高论:“喂喂,那什么花的...”

她忍无可忍打断:“我有名字的,花生,花生的花花生的生。”

“哦,那个什么花什么生的,你这般不怕死的闯藏花楼救人,你们什么关系?

花生黑着脸答了句:“普通朋友。”

女孩儿上下打量她,嘟起小嘴有些生气的道:“别骗人了,我家公子说,男女间只有动了情才会将对方视作自己的专属物品,容不得他人觊觎,喂,生花还是花生的,你喜欢上人家了吧。”

喜欢?

女孩儿的一句话,吓得花生噌一下跳起来,抖着嗓子连声道:“你,别胡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小眠更确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忍不住拿话刺她:“若不喜欢你哭那么伤心做什么?是别人家接客又不是你接。”

少年像受了惊的兔子跳起来就跑:“你胡说。”几个起落消失在山林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璧其罪(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