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08章:怀璧其罪(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08章怀璧其罪(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点头,听过。

他说,花生,故事的前半段是幸福快乐的,就如我刚才弹奏的曲子,欢乐悠扬无忧无愁,故事里的那个孩子出生显赫集万千宠爱,原本可以快乐平安的长大,和其他皇子一样封王,凭借自己的聪慧成就一番事业,而后,成亲生子,平安一生,可偏偏,他拥有一样不该有的东西,于是,故事的后半段便成了一场悲剧!

她问,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他说,我一生颠沛流离,六岁开始被父皇嫌弃,母亲因我而遭冷落,九岁被送去北狄当质子,十一岁成为禁脔,十四岁逃出北狄,十五岁关进忘忧阁,十六岁母亲病故,同年最心爱的女人另嫁他人,而后,自己被送上祭台祭天,然后,再次出逃颠沛流离,十年间,从极荣到极哀,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容颜惹来的一句话。

六岁那年东夏开始流传...

紫眸妖孽,天下大乱!

五皇子紫眸绝色,妖孽转世,祸国祸民,将致天下大乱。

即使曾听过,即使知道这整个过程的大部分,她仍然暴怒,啪,重重一拍案几,屁话,长的好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个个是妖,个个有罪?何况,你眼睛明明是黑的,是那群人瞎了。

他淡笑,是啊,容颜本不该成为一种罪,可惜,我生在皇家!

她强辨,那...也不能成为一种罪!

他笑出声,说,我的故事想来你多少已经听过些,那,你便应该知道,那些年曾发生过大灾大战,为挽回涣散的民心,我父皇需要为他的失德失政找寻借口,而我恰好是位皇子恰好树敌很多恰好长的出众了些恰好符合祸国妖孽言论,于是便成了被牺牲的那个。

她暴怒,大骂,昏君!

傅流年不知何时从袖中抽出把匕首在指尖把玩,冷冷寒光闪烁,他淡然说道,那没什么,我很感谢,他没有杀我而是只将我送去北狄!

她一时无语!这便是皇族里的父子关系?

刀锋上的寒光印让他的眉目看起来有几分森冷,他轻唤,花生,我十岁前眼睛本是紫色的,后来不知怎么就成了黑色,而这容颜却无法改变,身在皇家,若无力保护,那么倾城容颜便是一种罪!

傅流年...她惊愣,半响无语。

若无力保护,倾城容颜便是一种罪?如何便成了他的悲惨人生?

他问,你嫌我脏吗?

我...

他轻叹,我早就脏了,十一岁开始!

你觉得我该为保住贞洁誓死抗争?可我没有,因为,我还不能死!

那些仇恨怎能就此算了?我甚至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我不能死,只要有一口气便得留着,即使,只有一月的命。

而且...我还有想要最后见一见的人!

到最后那声音低的几若呢喃!深深的悲哀弥散在整个屋子,花生脸刷白,傅流年,我不是那个意思...心却莫名疼起来,即便她知道,他口中要最后见一面的人不是她。

他抬眸,眸色浓郁如黑夜,没头没脑问了句:“若将它毁了,一切会好起来吗?你不再生气了,是吗?”花生还没明白过来,下一刻,他猛然抬起匕首重重划向自己的脸,她吓的失声尖叫,不顾一切抛出手中糕点,铛,匕首落地,额头一滴血珠,刹那间如盛开的曼陀罗。

“你疯啦!”她吓得面无人色,那一刀若真落下去,不敢想象会是怎样!

傅流年没有去抹那滴血,只静静说道:“既无力保护,要它作甚。”

空气瞬间凝结,半响,一滴泪水滑落,而后两滴三滴...她抖着嗓子说:“这不是你的错。”

“长的好不是错,不要毁掉它。”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把你弄丢还乱发脾气。”

“其实,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只是...心痛,看到你被人欺负,我...很心疼。”

她走过去搂住少年:“小媳妇,对不起。”

“你不脏,脏的是那些人,那些年就只当被狗咬了,若是被狗咬就要自杀,天下哪里还有活人。”

“小媳妇,我发誓,倾尽所有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你,不要再做傻事!”

相触的肌肤传过来她的体温,温暖的让人留恋,这一刻,夜风不再让人觉得刺骨寒冷。

***********************************************

花生,我放过你走,但你自己回来了,既如此,便不要怪我狠心,从此,刀山火海我们一起走一遭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璧其罪(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