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19章:人生如戏(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19章人生如戏(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日,挽月宫内,花生临出门时好奇的问:“傅流年的乳名为何叫玉?”

女子依靠在床栏容色苍白,她说:“有人送我一首诗,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我答应过他,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叫玉。”

**********************************

墨香川脸色苍白如纸,脚步踉跄,几块瓦片碎裂顺着屋檐往下掉落,有人在下面吼:“谁在上面?来人啊,有奸细。”

花生大惊正要埋怨,却发现那人如一抹闪电极快飞掠而去,消失在夜色中,眼看着城楼下越来越多的官兵,她赶紧施展轻功逃跑,心中暗骂墨香川没义气。

***********************************

回到监军府已过戌时,花生径直去了书房,推开门便见一身淡蓝的少年斜靠在贵妃榻上看书,听见声音他抬眸看了眼随手放下书卷起身走到桌边,对站在门边的花生招手:“过来。”

花生走过去坐下,拿眼睛扫了圈桌子,讶异道:“你还没吃饭?”

他从一旁的暖桶中盛出两碗饭,递过去一碗,拿起筷子:“快吃吧,菜刚热过,不过天气凉还是有些冷了,饭到是热的。”

花生端着碗有些愧疚:“一直在等我吃饭?”

他轻嗯了声,低头吃起来,一口饭配一口菜,细嚼慢咽,不挑食不浪费,动作缓慢,显出良好教养。

花生愣愣看着他吃饭:“我...”

他抬头,凤目中一抹疑惑:“怎么不吃?不饿?菜不合胃口?”

花生忙摇头:“不是,不是。”

“吃吧。”夹起块红烧肉放入她的碗里,这是桌上唯一一碟荤菜。

“...噢。”暗暗摸了下肚子花生拿起筷子吃起来,心中有些懊悔,早知刚才就少吃些,大半只烤鸡啊,此刻撑满整个肚子,哪里还有位子放红烧肉?勉强吃了几块肉塞下半碗饭实在是撑不下去,她放下筷子,苦着脸说:“我饱了。”

傅流年瞧了眼她的碗,皱眉:“吃那么少,病了?”伸手摸摸她额头,“外面风大,出去时多穿些衣服。”

花生老实交代:“回来前,我其实...吃了只烤鸡。”

“哦”。他并不觉得意外,只继续吃着饭,花生内疚了,道:“你莫要生气,我以为你和你那皇帝老子要谈很久,所以就在外面吃了,若知道你会等,我便少吃些留个肚子回来。”

他咽下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莞尔一笑:“以后若出去就早些回来,我会担心。”他说的极自然,没有暧昧没有矫情,像在说,明天吃什么一样的平常,花生的心跳却忽然漏了一拍,一种别样情绪从心中升起:“我...好。”

隔着桌子傅流年忽然伸手轻抚少年额上细碎的刘海,花生脸微红,别扭道:“我脸上有东西?”

他只静静望着花生,眉梢眼底皆是别样温柔,花生心跳如捣,为遮掩尴尬,开始装傻卖萌:“终于发现我的美貌?”

“不用如此深情凝望吧!”

傅流年轻唤了声:“花生。”对面的少年抬头傻笑,脸红彤彤发乱蓬蓬,身上混合着烤鸡和烧酒的味道,明明是他厌恶的低俗粗鄙,却为何柔软了眼眸连心都莫名安定下来,他想,或许是因为连他都没把握能活着离开吧,人在生死边缘往往会做出些和平常迥异的事,比如,现在,他揉揉她发,将那头乱发揉的更乱,望着她温柔笑着:“花生,怕吗?”

花生想了下大声回答:“不怕。”

傅流年轻叹:“我们或许会死在这里。”

花生一愣,而后扯唇笑道:“...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会恨我吗?”傅流年望着她,眸中划过几分少有的紧张、不安。

她笑,爽朗豪迈:“放心,我们是朋友,为朋友需两肋插刀,我懂的。”

朋友?细细想来,这十六年生涯里还没有一个朋友,若要算有,也就只能是这个少年了吧!可是,心中为何莫名失落,难道在期待什么?他有些烦躁的起身度到窗前,窗外夜色苍茫,夜风夹着细碎的雪花飘落身上,外面的风又大了些,从风势来看,恐怕不用两日就要开战。

花生忙走过去关窗:“莫站在风口,你身子不好。”

傅流年静静站在身后看她忙碌,渐渐的,弯起唇角轻笑起来:“若能死在一起也很不错!”

花生转身朝地上呸了几下:“什么死不死的,咱们都得活着。”

傅流年不理睬吗,固执的继续:“来生吧,来生我一定补偿。”

花生怒了,瞪眼:“别说傻话,谁知道有没有来生,说不定来生我就成了猪,你还补偿了屁,师傅说了,人得活在当下,不要去乞求那些虚无的东西,小媳妇,我信你,就像午间说的那样,信你定能保住我们平安。”

傅流年眸中全是看不懂的情绪,良久不语!再次启唇已恢复成往日的沉静,神情淡然没有喜悲,带着几分出尘的慵懒,用平静无波的声音诉说:“我半生悲苦,一直身不由己,之前是因为母妃,如今她已走,没了牵挂,生和死对我而言本不算什么,只,不甘就这般死去,所以,明知峒城被围还要冒险入城,花生,你明白我要什么吗?”

他缓缓伸手,纤长白皙的手掌停在半空,勾唇一笑,颠倒众生:“花生,你,可愿帮我?”

花生并不感到惊讶,早在无花书院再遇,傅流年说的那番话便能听出他的不甘,而后不选择离开而是冒险入城,她不会傻到以为傅流年顾念亲情冒死来救那个不要他的父亲,只以前或许是怜悯,但从决定离开上京开始,她对他便再割舍不下,即便她一直也没搞清楚原因,却并不妨碍她的一往而前!于是,花生同学再次莫名热血澎湃,一把握住那只好看的手,大声道:“好,我帮你!”

傅流年如画的眉目缓缓舒展,眉梢眼底溢满好看的笑,恍惚满屋开满了鲜花,他笑着说:“若能活着出去,咱们永远不要再分开吧!”

花生笑着点头:“好。”

********************************

从此,洛花生的人生正式进入地狱模式,腥风血雨尸山血海一去不回头!

很多年后回忆起,她依然茫然当时到底受了什么盅惑,如此轻易答应?是因为那份砰然心动还是因为那个笑?

果然他老爹的美色害人!

英雄难过美人关!

只不过,很狗血,她一直没弄明白,自己到底算不算那啥英雄!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风起息云飞扬(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