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22章:大风起息云飞扬(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22章大风起息云飞扬(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城楼上,傅流年临风而立,衣襟飘舞长发翻飞,身后的峒城火光冲天,百姓自觉自发将家里可以烧的都拿出来堆在广场上架起熊熊火堆。

远处走来一人,红衣飘飘,语声轻佻:“身子不好便莫要逞强,我们可都靠着你呢。”

傅流年看着远处,那里是激战的李茂军队和观战的北狄大军,其中一人浑身黄金铠甲,火光映衬下如太阳般耀眼,隔着浓重夜色穿越过旷野与他冷冷对视。

“狄驭人,你的...老相好。”红衣人轻笑:“整个北狄都在传你两的**,殿下果然风流情种。”

傅流年冷冷回眸,夜色中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觉得那比雪还白的肌肤似乎又苍白了几分,眸色却依旧黑如点漆:“国师说笑了。”

“说笑?是啊,原就是笑话,殿下莫怪。”红衣人转身而去。

傅流年轻叹了声:“如此良辰,国师可愿陪流年下盘棋?”

墨香川脚步微顿,转身,惊讶:“生死关头,殿下尽有此雅兴?”

傅流年拢了拢身上的狐裘走向案几,几上有盘残局,他坐下清理棋子:“生死又如何!莫不是国师怕了?”

墨香川挑挑眉:“本大人还不知怕字怎么写。”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殿下,此时此地此景能和殿下对弈当是香川平身最大幸事。”虽然依旧是调笑的语气,却不自觉淡了讥讽,多了几分尊敬。

啪,傅流年极淡然落下一子!

*******************************

“此局何解?”

“顺势而为。”

“势在何处?”

傅流年指指空中:“这便是。”

“怎讲?”

“国师曾说过,风大,小心火烛!”

“峒城入十月便会刮起大风,风利火势,我是怕城内失火,反而乱了民心...”

傅流年轻笑:“是,是我传令点的火。”

“何故?”

“既然对方在等,不若就借了这势,逼其出手。”

“若北狄当真被你一激连夜用火攻,你我可都要成烧鹅了啊。”

“烧鹅?”傅流年轻笑:“应该是烤鸡吧,恩,我比较愿意吃烤鸡。”

墨香川无语,忽然觉得有几分陌生,这五皇子,平常看来懦弱沉默,整个一苦逼少年,没想到大难当头反而如此沉稳,这让他想起三国时的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好气势好城府!只是,周瑜的结局不怎样,而他会是周瑜?昂或是...

一时心中纷乱,酸甜苦辣皆有。

“狄驭人亲征,原是想借外敌转化内部矛盾,同时独揽兵权铲除异己,如你所言,北狄正流传着许多对他不利的流言,传他残暴嗜杀荒淫无度,传他与其父后宫妃子纠缠不清,更有甚者传他为夺取皇位将北狄皇软禁,种种不利流言下此时若登基指不定会背上弑父之名,故而,此时最好的办法便是祸水东引,用外族矛盾来弱化内部纠葛,同仇敌忾,夺下几个城池是好,若能有更大收获则更好。”

“你指的是?”

“此战已拖了几月,停停打打胜负皆有,如今突然增兵,聪明如国师会不明白?”

墨香川笑的像只狐狸:“大人我也有糊涂的时候。”

傅流年瞟了他一眼,手中落下一子,淡淡道:“莫不是心中有鬼便乱了心智。”

“...鬼,是啊,谁的心中没有一只鬼,只是我这个是色鬼,你那又是什么?”

少年轻轻咳嗽,片刻后随手抹去唇边血丝,自嘲:“我便是鬼。”

墨香川噎住,胸中一阵翻腾,手不自觉伸向对面,半途却又折了回来,拂拂衣袖妖娆地道:“狄驭人虽性格阴狠却只是一介莽夫,冲动好战,如今这般迟迟不出手不像他的风格。”

傅流年略抬头扫了眼对面男子,神色淡然:“或许他转了性,或许他在等通风报讯之人,又或许...根本不是狄驭人!”

墨香川落子的手在空中顿了顿,道:“不可能。”

傅流年垂眸轻笑:“万事皆有可能,国师又凭何敢如此肯定?”

“我...”墨香川语塞,总不能说,我前几天还和他通过信吧。

“原不该只围不攻,但如今看来,这个狄驭人是打算毁去峒城,包括...父皇,迟迟不动手是在等时机,从风势看,再过一两日便将最烈,他只需一把火,整个峒城将成火海炼狱,你、我、这里所有人都将焚为灰烬,即使四哥援军赶到也毫无用处。”他落下一子:“父皇一死,东夏政局不稳,我那几个哥哥定会为皇位掀起一场屠杀,帝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到了那时,北狄挥兵南下,东夏还不是他囊中之物!”

气氛忽然间沉默,只余落子的滴答声声,声声落在人心上,良久红衣男子说:“既如此,你为何还来送死?”

啪一子落,棋盘上局势忽然扭转,原本被黑子打的无还手之力的白子顷刻连成一片,傅流年悠然将被吃的黑子一一提取,扔回盒中:“兵法云,置死地而后生!谁死谁活还未必,更何况...”他顿了顿“...我本就一无所有,输了也就一条命而已,更何况...他,终究是我父亲。”

父亲?男子大笑,前俯后仰笑的气喘嘘嘘,对面的少年静静望来,无波无澜:“国师不信?”

良久,墨香川停住笑声和少年对望,眸色浓黑如墨,一片阴霾:“信,我自然信,有子若你,她当死而无憾!”

“她?谁?”少年茫然回问。

墨香川已转开话题:“殿下,恕我愚昧,若这火堆以及城外的李茂都只是虚招,则,你的杀招又在何处?”

少年抬头看看天色:“国师很好奇?”

“是,很好奇。”

少年坦然一指身后远方:“那里。”

墨香川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正燃着熊熊烈火,他疑惑:“哪里?”

“那里。”少年修长的手指遥遥指向远处虚空,此时,漆黑的夜空忽然炸开一朵烟花,如流星闪过。

墨香川讶异:“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风起息云飞扬(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