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36章:莫失莫忘(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36章莫失莫忘(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夜艳娘突然到访,拉着花生硬是喝了半宿的酒,第二天醒来头疼的要命,加上晴天小丫头哀怨的眼神,她捧着头直叫唤:“晴天,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晴天抹抹眼睛:“晴天就是命苦,被打死也是活该啊活该,您别管我,继续喝。”

她求饶:“我只喝了一点,就半壶。”

晴天嗯了声,给她额头换毛巾:“奴婢知道,奴婢和太子殿下汇报的也是半壶,驽”,她指指屋外大水缸:“那样的半壶。”

晴天脸红红的,鼻子红红的,眼眶红红的,煞是可爱,花生却没心情欣赏,哀呼着拉住她手:“晴天姑娘啊,你那是想害死我。”

小女孩儿端起盆子往外走,边走边叹气:“我得去准备准备,待会儿和公子你做对同命鸳鸯。”

花生:“......”

*******************************

连着两天狄惊飞都没来别院,花生自从那次喝酒后便被晴天管的死死的,整日里吃了睡睡了吃无聊之极,第三天晚上,艳娘再次出现,对她招招手:“带你去看好戏。”

花生抓抓头:“外面有侍卫。”

艳娘拉起她就往外走:“老娘所过之处,一切倒下。”

花生无语,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言语!

北狄皇宫,轩辕殿,灯火通明歌舞升平。

花生被打扮成宫女跟着艳娘身后,暗叹,好香,立马遭来前面美女一记眼刀。

殿内正在表演歌舞,他两从侧门进入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美人呶呶嘴:“倒酒。”花生忙伺候,这活她干过,之前在东夏皇宫伺候过墨香川,此时做来驾轻就熟,只是...她扯扯身上长裙,悲哀的想,绊死小爷我了!

美人风情万种地朝大殿上方宝座举举杯子,那里身着龙袍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眉目浓烈气势不凡,他遥遥举杯,神情很愉悦的样子,花生目瞪口呆,凑上去:“红杏出墙?”

美人白她一眼:“那只狗眼看到老娘红杏出墙?”

花生指指自己:“两只。”想想又加了句:“小心浸猪笼。”美人的脸立即漆黑。

此时,殿上歌舞罢,宝座上的皇帝爽朗笑道:“永宁王远道而来,朕敬你一杯。”

主宾席上坐着的紫衫少年,容颜苍白神情淡然,他微微欠身举杯:“流年在北狄客居多年,此次有幸重回故地,感慨良多,就借此酒向陛下表示谢意。”

北狄王站起身子大步走到少年身前,叹道:“流年,那几年,是朕疏忽了。”

殿上一阵静默,各人都是神色复杂,却不知谁喊了声:“听闻永宁王琴艺高绝,可否让吾等开开眼界。”

北狄尚武轻文,不管宫廷还是民间宴会多会表演摔跤,歌舞则以粗犷为主,乐器以二胡、唢呐、鼓、笛子为主,鲜少琴瑟,于是,看多豪迈楚狂的皇帝对婉约柔美很是感兴趣,笑着问傅流年:“是吗?”

傅流年躬身:“陛下恕罪,流年日前不慎弄伤手指无法弹奏,不过,皇妹安阳公主琴艺师承高人,太子殿下也曾经对其指点过一二,不若,让其为陛下奏一曲!”

皇帝有些讶异,转目:“惊飞指点过公主?”

狄惊飞一笑:“当日在东夏时儿臣曾稍指点了公主几日,只是,若论琴艺,天下又有谁能和永宁王相提并论,民间传言,峒城一役,神仙降临,用琴声击败我北狄十万好儿郎啊。”

此言一出,北狄王脸上的笑容立刻凝结,虎目闪过厉色,傅流年却笑了笑,谦和有礼:“陛下,一将功成万骨枯,历朝历代,无论多卓越的战绩皆是白骨堆成,峒城之战,非我皇所愿,更非陛下所愿。当那时,为减少生灵涂炭,流年只能冒险一试,流年身无长技,除却弹琴也想不出他法,幸而,上天眷顾,及时制止了兵祸,对于两国都是极大幸事。”顿了顿,他抬起头迎上北狄皇帝的目光:“毕竟,谁都有父母妻儿,十万儿郎背后便有十万父母妻儿,怎样的东西才值得用这许多生命去交换?倾世权力还是倾世美人?!兵戈战火,谁成全了谁的野心?说到底转头成空,却留下多少孤儿寡妇流泪成河!”

少年的声音清越中带着一丝沙哑,娓娓道来不卑不亢,大殿内一片寂静,众人神色复杂地望向少年,良久,北狄皇帝长长一叹:“永宁王所言极是。”他一生强势,登基以来发动过不少战争,在他手里北狄国土疆域前所未有的辽阔,可连年用兵,民众也苦不堪言,这个国家或许是该换个仁和的君主了,目光不自觉落在另一边的蟒袍青年身上,这个他如今唯一的儿子,虽少了几分北狄人的彪悍却遗传了他母亲的优雅高贵,睿智谦和,如宝石般冉冉生辉。

身侧的傅流年话锋一转浅笑道:“不如就让臣妹和太子殿下合奏一曲,以贺两国结盟之喜。”

皇帝拊掌:“好。”

于是,一身宫装的明艳少女缓步离席走到殿中央,太子狄惊飞似笑非笑看了眼傅流年,提步走到她身旁,温雅道:“公主,献丑了,莫怪。”

傅安阳脸微红,还礼:“太子过谦了。”

两张古琴安置在在殿中央,一黑一白,白色是凤鸣,黑色是焦尾,众人只见殿中央一对璧人相视而笑,男子温润优雅女子明媚亮丽,皆在心中感叹,上坐的皇帝也勾起了唇角。

指尖微扬,傅安阳当先开曲...

角落里,艳娘妖娆地喝着酒,一边和殿上那位眉来眼去,一边调戏身旁丫头:“瞧见没?”

“多和谐多养眼!”

“安阳公主,傅璋华的宝贝女儿,长的不错吧。”

“比你小子漂亮多了吧。”她伸手扯了把身旁人,微怒:“想什么呢?在同你说话听见了没!”

花生吃疼,回过神:“什么?”

艳娘脸一沉:“老娘在问,那小子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琴瑟和鸣的,你就没啥想法?”

“想法?不知道。”

美人气的差些跳起来拗她耳朵,还好,她还想起这是在轩辕殿,忍了忍,压低声音:“你丫傻了吗?老娘费那么大劲将你带来,你真当是看戏?你丫的,到底对那小子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花生喃喃重复,涂满白粉的脸看不出神情,只艳娘离的近才能发觉那原本清澈如水的双瞳波涛汹涌,喜、忧、惊讶...及很多她看不懂的情绪,此时皆落在远处,顺着视线望过去,那里坐着紫衫少年,微垂眼眸心不在焉地独斟独饮。

艳娘皱眉,转头想责问,却见刚才还有些失魂落魄的人此刻捂住肚子满头是汗地蹲在地上。

“怎么了?”

“疼,肚子疼,好像...好像...尿了。”

艳娘吓了跳,尿了?什么情况?低头却撇见她淡粉色裙摆上一抹血迹,心思一转立即明白过来,难不成这孩子现在才长大?忙挥手叫来旁边的侍女扶着花生退出了大殿。

殿中,琴声如水平缓和煦,却忽然夹入另一道琴音,略高亢清越,顷刻反客为主,将凤鸣琴完全掩盖,一直心不在焉的少年有些讶异地抬头,正好迎上狄惊飞似笑非笑的目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莫失莫忘(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