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38章:安得与君相诀绝(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38章安得与君相诀绝(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京大雪,滴水成冰。

刑部天牢最底层关押的都是重刑犯,死囚或是将死之囚,而墨香川所居则在最底层最里间,肮脏阴冷的暗牢中红衣人盘膝而坐,神思游离,略一动,肩胛上的链条便发出叮当声响,在寂静的黑暗中显得突兀扎耳。

这里无黑夜白昼,只从送饭的次数推算大概日期,这浑浑噩噩的,全不知今夕何夕。墨香川肩胛骨上的铁链血迹斑斑,这一穿便基本废了他一身武功,皇帝这次是真要他死,听说,刑期定在正月十八,算来,应该也不远了吧。

刺骨冷风从长长通道呼啸而来,撩起身上破碎的红衣,暗夜中分不清颜色,沉沉的也不知是血染了还是本就如此浓烈,单薄零碎的布条松松垮垮答在身上,随着一头披散的长发在风中飞舞。

他动了动已被冻得僵硬的手,肩胛上铁链发出叮当轻响夹着了声极轻微的老鼠叫,没了武功比旁人更加怕冷,呼啸而来的风,如刀子般刮在身上,冷的他以为自己恐怕活不到行刑那日...

不知是何时,长长的通道出现一点灯光,飘飘悠悠而来,如地狱之火,男子微眯起眼睛,很久不见光亮,眼睛有些不适应,一时间看不清走来的是谁,直到面前,他才睁大眼,满目惊讶,而执灯那人隔着铁栏冷冷望进来。

良久,他先轻笑出声,几分嘲弄几分不屑:“你尽然还活着。”

那人沉默不语,隔着铁栏气息森冷。

一阵冷风刮过,身上的破旧衣衫迎风招展,他微微抖了抖,可神色依旧不屑:“你来,是给我送终?”

门慢悠悠被打开,身上忽然一热,夹着体温的大氅落在肩上,微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来,是看你死了没。”

带着体温的衣服一瞬间将他包围,良久,他叹息:“让你失望了。”

“是啊,我很失望。”她将灯笼放置在一边,负手俯视墨香川:“可是为何呢?”

为何?

“为何?”良久,墨香川低低轻笑,铁链叮当作响:“今日什么日子?”

“除夕。”

“除夕!”尽然已是除夕,那么,还有六天,他茫然想着:“有酒吗?”

花生从食盒中拿出酒递过去,他接过喝了口:“桂花酿,不错。”

她轻哼:“花了我不少银子。”

喝酒的人失笑:“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该看开些。”

花生挥挥袖:“废话,小爷得养师傅,容易嘛我。”说着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递过去,墨香川伸手接过,惊讶发现尽然还有些温热,原本嬉笑的眼眸凝了凝,花生一掀衣摆席地坐在对面,狠狠道:“多吃些,好上路。”

他望着她,眼眸中笑意渐渐消散只余淡淡的宠溺:“小花儿,除夕夜为何不在那些师兄身边,对了,你的小情人呢,他也顾不上你?我这里可没有安慰可求,想打架也不行了。”抖抖身上铁链:“看,本大人虎落平阳。”

花生捞出一壶酒曼声应道:“嗯,我来看戏,看一出妖孽被擒大戏。”

墨香川失笑:“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花生摇头,认真道:“小爷我这是大义灭亲。”

墨香川做出一副泫然欲啼的摸样:“小花儿,你如此狠心辜负我的一往深情,天啊,让我去死吧。”

花生抖抖身子,恶寒不已:“要死快去,别恶心小爷。”

男子哈哈大笑,少年唇边浮现一抹笑,许久,她喃喃道:“至少,你这妖精死了便无法再去祸害人。”

他喝了口酒,轻叹:“不能祸害人,便去祸害鬼,女鬼。”

空气有些凝滞,花生转开头打量四周:“这单人包间挺不错。”

墨香川嗯了声:“是不错,就是寂寞了些,不如,你来陪陪我。”

她摇头:“老子享不起这福,还是留着大人您自个享受。”

墨香川啧啧了几声,很惋惜:“我的小花儿也嫌弃我,伤心啊。”

花生瞪眼:“狗屁,谁是你的,别乱攀关系。”

“刚不是说大义灭亲?翻脸便不认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安得与君相诀绝(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