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46章:热闹过大年(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46章热闹过大年(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年十一,韩府来了尊大佛,二皇子傅盛年。

峒城大战后,真真得益其实只一人,广贤王傅盛年。

朝堂上一直分为两派,太子和二皇子。

打个比方,如果太子*党是东风那么二皇子*党就是西风,以前东风一直压着西风,太子*党上有皇帝下有太傅丞相大司马拥护,身后还站着皇后及蒋氏一族,二皇子虽有周贵妃族人支持终究相去甚远,再者,太子在文帝面前装的乖巧,文帝虽觉太子性格阴狠了些蒋氏嚣张了些,但终究是长子嫡子,故从未动过废立之心,傅盛年虽不甘心却也看得明白,只暗处搞些花样,东风一直压着西风!

可,峒城后,一切风云变幻,墨香川案牵扯出十几年前旧案,当年文帝中毒月妃被废傅流年背负妖孽之名,这一切尽然皆出自皇后之手,原以为已成形的定局在十几年后忽然来了个大反转,这天大喜讯差些乐歪了傅盛年的嘴。

果然,皇家永远不缺少狗血宫斗戏码!

于是,皇帝震怒,差些就剁了皇后,还是傅平年拼死为他老娘挡去一剑...可蒋家算完了,皇后被废、兵权被夺、朝堂上大半的蒋氏官员降级的降级罢免的罢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今,大家见到蒋家人都绕着走,而此时,二皇子傅盛年立马端正身形,每日勤勤恳恳,接掌原本由太子管辖的刑、礼、兵三部,一时间,上下皆传,皇帝有意改立太子。

朝堂上风起云涌,但是那些东西和花生本没有半个铜板关系,谁当太子她更是毫不关心,只这二大爷如今怎会找上门来?花生恭恭敬敬请傅盛年大佛上座,一身褐色蟒袍的男子极和蔼地道:“花统领莫紧张,本王只是来道声贺。”

花生忙弯下身子:“我...微臣是高兴,是高兴。”

傅盛年呵呵笑了几声:“本王一直很敬仰花统领,你在峒城的英雄事迹本王也听了些,大夏有此等良将真乃大幸。”

花生忍不住抬袖擦擦汗:“王爷过奖,小人...微臣惶恐。”这大佛,她只在去年宫宴时见过一面,说道印象,恩,只阴狠两字...如此和颜悦色,她实在惶恐。

师傅说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傅盛年不知她心中所想,还当她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于是更放柔些声音:“本王虽和你只见过几面却觉得有缘的紧。”手一挥,侍卫端上来只长匣子,他指指那匣子道:“宝剑赠英雄。”

花生不敢怠慢跨上一步接过,这盒子入手有些沉,心中一喜,金子?

傅盛年在一旁和蔼提醒:“花统领打开看看。”

花生应了声小心打开,入眼的不是满眼黄金而是把造型古朴的长剑,她一阵失望,面上却表现出吃惊样:“如此贵重,微臣受之有愧。”

傅盛年大笑:“你若有愧,天下还有谁能配上此剑?”

...好吧,不要白不要,花生腰着弯一副谦卑摸样,随口道:“既如此,多谢王爷赏赐,微臣一定鞠躬尽瘁,为王爷鞍前马后。”

傅盛年浓眉一展双目精光闪闪:“好,有花统领此言这剑就真值了,哈哈哈。”

晚上,她拿出剑给大师兄看,石生一脸肃穆拔出宝剑,剑身狭长发出粼粼寒光,其上所刻的无殇二字展露眼前,字型古朴昭显年代久远,他吃了一惊:“无殇?!”花生也是有些讶异,这剑外面看着暗沉剑身尽如此亮丽,咋一打开寒光满屋,如龙出深渊,看着就...恩,很值钱。

石生告诉她,无殇,上古名剑,寒铁精魄所铸,传说无崖子大师之妻以身入熔炉殉剑而成,故以其妻无殇之名命之。

花生感叹,这二皇子可真下得起本钱,如此豪爽,我喜欢!晚上喜滋滋地躺在床上想,当官似乎很不错,看,还没走马上任就收到重礼,像这样的事以后还会很多吧。

************************************************

年十三,小眠硬要她陪着逛街,没法,只得从热被窝里钻出来,苦着脸陪小妞上街,唉,圣旨说,正月十八得正式上任,这就没几天了,你丫的怎么就不让我消停呢!

两人瞎逛了几圈吃了碗馄饨买了两窜糖葫芦挑了会儿胭脂试了三套衣裙最后买了条手链,恩,是珊瑚石的,红红一串挂在如雪皓腕上,花生盯着看了许久,小眠红着脸道:“好看吧。”她点头:“好看。”和小媳妇的一样好看,虽然那是串只值三个铜板的红豆。

“南方有种树长出的种子是红色的,叫相思子,采下来后可串成链子,以后哥送你一串,比这更好看。”

小眠极高兴:“好啊,我记下了,你不能耍赖。”

她笑着点头:“恩,前面逛逛去。”

两人嬉笑着走出玉石铺子,柜台后转出一清秀少年,看了眼两人远去的背影重新转回后堂,后堂装饰古朴典雅,一炉檀香袅袅生烟,一银发人和一紫衣人对坐下棋,少年道:“主上,他们已走远,还派人跟吗?”

紫衣人微垂着头仿佛在思考棋局,半响捻起粒白子放入棋盘,啪,落子声回荡在室内,宽大的衣袖轻轻飘动,露出腕上一抹红,艳红如血,相思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元宵佳节(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