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50章:嫌隙的花(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50章嫌隙的花(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临别前她一直纠结着该如何开口讨要解药,狄惊飞却已道:“我在东夏,除了做质子其实还有别的事要做。”

她哦了声,并不感到意外,那些个皇孙公子个个都不简单,即便看似无欲无求温润如玉的狄惊飞,作为北狄的二皇子,皇位的第二顺位人,怎么可能仅仅是质子,她更相信他是个细作,用话本子里的话说就是无间道。

狄惊飞缓缓道来:“我父皇半身戎马皇位得来极不易,当年血溅宫闱死了很多人,登基后却尽然找不到传国玉玺,于是暗中派人四处寻访,几年前,传来消息,玉玺在东夏皇宫,当时,恰巧两国需互换质子,父皇便将我送了过去,以质子的身份做些事更加便利。”

她兴奋起来,皇宫秘辛啊,不亚于八卦的魅力!忙问:“后来呢,找到了?”

“可惜,我久寻不得。不久前,傅流年以永宁王的身份出使北狄,他却带来了那方玉玺。”

“啊...”花生瞪大眼。

“如此大礼,你说我北狄该还以何礼才能相称?”

“这个...”她冲口而出:“解药。”

他点头:“嗯,不过...”

她一惊:“没有吗?”那盅毒并无解药?

狄惊飞伸手掰开她那两只将衣服搅成一团的手,轻笑:“再扯下去衣服就破了。”

花生笑容有些勉强:“大哥,那盅毒有解药吗?”

“但凡是毒总是会有解药,只不过,他却并未讨要绝情盅的解药,而是要了另一样东西。”

少年满脸不可置信:“不要解药?怎会,怎会...他要什么?”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瞬间瞪大眼睛:“...难道,难道是我...”一脸激动模样。

狄惊飞低眉浅笑了下:“当然,我可以允他用玉玺换一条命,他的或是你的。”

“我我我...”也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其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清楚,心中涌动起莫名的热流,傅流年尽不顾自己死活来救她?他对她到底是不一样的吧!眼眶酸涩起来,这几年相处的情景一幕幕划过,最后定格在峒城大战的那晚,他拉着她手带着几许低声下气的恳求,说,若能活着回去便不要再离开了吧!她喃喃低语:“傻瓜,我好端端的要他拿命来换什么,傻瓜,真是傻瓜,大哥...我...”

狄惊飞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声音却依旧温柔如水:“你以为他是为了你?”

花生闻言虽愣了下,却依旧沉浸在自己激动的情绪中,红着眼睛吸吸鼻子声音哽咽:“这个傻瓜,难道...不是?”

狄惊飞已帮她解开疑惑:“绝情盅的解药天下只此一粒,傅流年却放弃这唯一的生机转而问我讨要了一株千年血莲。”

“雪莲?”她更加茫然。

“是血莲,一千年一开花,解百毒起死回生之效,天下只两株,而其中之一原本在莫相府中,如今在我手上。”

“这...血莲也能治他的病?”她迟疑地问了句。

“不能,盅说到底并不是毒,血莲虽可解百毒却无法驱盅,而,东夏太子妃突患奇症,一直昏睡不醒,听闻,须这血莲做引才能治愈,否则衰竭而亡。”

花生瞪大眼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只觉满嘴苦涩,胸闷的无法喘气,良久,嘴角扯了扯苦笑:“终究是条命...他救她,也算行善!”

狄惊飞的笑声有些刺耳:“是吗?你倒看得开,你为他出生入死刀山火海,他却问都不问一句,甚至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你辛苦为他争来的活命机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嫌隙的花(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