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53章:争吵(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53章争吵(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美人、美酒、美景,不错,只是...风吹过,隐身树后的花生缩缩脖子,嗯,有些冷!

梅林中传来轻咳,白衣如雪的少年用手捂住嘴轻轻咳嗽,声音沉闷,带着几许隐忍克制,半响,他将手边的酒一饮而尽,咳嗽声才稍缓,花生提起的心将将放下,却见他扑哧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点点艳红落在地上,如盛开的花朵...花生大惊未及思考从树后窜出来,几步蹦到少年面前,习惯性掏出锦帕去擦他嘴角的嫣红,嘴里大喊:“来人啊来人啊!”离得近了飘入鼻端的却不是血腥味,反而是浓郁的酒香,她愣了愣,想闻闻那沾了血迹的帕子,却被人一把握住,白玉似的手指如水般冰冷。

“你...”她抬头,洽撞ru他眸中,淡淡水汽云山雾绕般飘渺,他轻舔唇边的艳红,眸中一抹嬉戏:“桃花醉,喜欢吗?”

咕咚,花生很不真气地红了脸,果然春色无边美人无敌!只是,被人耍终究是不爽的,她恼怒地拂开他的手,板起脸坐到一旁石凳上,自顾自倒了杯酒,月色下,白玉杯中的酒液嫣红如血...世风日下,连他都学会了骗人,她还能说什么?

“我蠢,大爷您高兴就好。”

“躲在哪里不冷吗?”他好奇问道。

“冷。”娘的,这寒冬腊月的能不冷?

他轻笑:“若我不吐口血,你便不出来?”

她抬头看天:“嗯,这十六的月亮果然比十五圆。”

“是吗?”他几不可闻的叹息,低头轻咳,花生转头看过来,不自觉目中带上一抹怒气:“还没死吗?”

“恩。”他弯着唇为她倒酒,心情似乎不错,顺着她的话道:“还死不了,放心。”

花生满腔闷气无处发泄,一昂脖子喝下酒恨声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早死早超生。”

他唇边的弯度深了几分,轻轻嗯了声,乖巧的如同孩童,这模样让她想起初遇的那段时光,男扮女装的少年跟在她身后,乖巧柔顺,不知不觉间便再难舍弃,所以啊,她又怎舍得他死?那些话听来便成了孩童间打闹时说的赌气话,也不知在恼他还是恼自己,她说的有些咬牙切齿:“身子不好就该呆屋子里,瞎折腾什么。”

对面的人眉目间散着浅笑,竟比那枝头的红梅更艳几分,又嗯了声,抬袖轻轻擦过她的唇角,宠溺低语:“怎么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只这随意的一个动作,她的心就漏了几拍,呆愣愣瞪着眼睛半天反应不过来,直到傅流年揉揉她的头发,状若玩笑的问了句:“昨晚见了我为何跑?”她才回过神,支吾着:“...我...没跑。”

那表情落入傅流年眼中分明就成了躲闪,于是,本极好的心情开始变差:“没跑?嗯?”冷了几分的音调拖出长长尾音,花生很不争气地抖了抖,被他这般阴阳怪气瞧着连声音都有些抖:“我,那个,真没跑,那啥...怕挨骂!”

“你也会有怕的事?”他挑挑眉,差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印象中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直胆大包天的很。

花生很无语,轻声道:“我也是人,是人便会有害怕的时候,而我,其实胆子小的很...”

他失笑,仿佛听见了个极搞笑的笑话:“胆小?花少将军孤身一人敢入十万阵营刺杀主帅,若连这都是胆小那何人算胆大?”

“我...”

他又开始咳嗽,边咳边笑,半响,抬起眸,长睫抖动,如蝶翼一般,目光清浅落在她脸上,久久不语,梅园里变得很安静,偶尔有风吹过,带起轻微的沙沙声,良久,响起他微哑声音:“阿生,你可试过在尸体堆中找人?”极淡然极随意的语气,甚至带着几分慵懒,像以往他问她今日吃些什么一般,花生却是一惊:“什么?”

手上一凉,玉琢般的手掌轻轻覆盖上来,肌肤相触,冰冷毫无温度,他带清浅惑人的笑容说道:“我在那些尸体中整整翻找了两天,幸好...没有找到你。”

峒城外旷野上,到处是散落的帅旗歪倒的断剑残肢,人和马的尸体散乱横卧遍野,空气中充斥着浓烈血腥味,凌烈北风中,瘦弱的少年孤单穿行期间,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翻看,雪染红了白色衣摆...

他重重拂开她的手,一口饮下桃花醉,红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滴落,如血妖异:“我怎敢骂你?”他冷冷问,我怎敢骂你?怎舍得骂你?

那日峒城外,站在满地尸骸中的傅流年心里忽然生出从未有过的绝望,那一刻,他甚至愿意放弃一切,只为换来那活蹦乱跳的少年。

可,千言万语,此刻,只成了说不出口的一句: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本章完结,下一章“争吵(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