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56章:争吵(四)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56章争吵(四)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他低低嗯了声,然后开始不停咳嗽,沉闷干涩的声音回荡在梅林中,一下一下落在她心上,很自然的,她俯身过去像以往那样给他抚着背,神色间满是担忧:“近来有吐过血吗?莫要喝酒了,你身子不好,哦对了,我这里...”她伸手掏向怀里准备把解药给他,她这次回来最主要的原因便是给他带解药,不过一到上京就忙得人昂马翻的,昨天遇见又正好没带在身上,所以今晚特意来一趟。

可此时,原本安静的林子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个少年匆匆忙忙跑到傅流年身旁递上信笺,傅流年没有立刻去接,抬眸扫了少年一眼神情很是不悦,少年慌忙俯身低语了句,傅流年微愣,接过信笺边咳边打开,一旁的花生忍不住好奇凑过头去,而傅流年动作极快扫了眼随手便将信笺扔进炭炉,只是,向来眼神极好的她仍是看到了那行字“忘忧,速至,急”,笔记凌乱却掩不住秀雅,她心里咯噔一下,茫然想到什么,还没回神,傅流年匆匆而去,花生惊讶地喊一嗓子:“喂,去哪里?”

傅流年脚步微停:“我有事,明日再找你。”

有事,有什么事?花生跑过去拉住他衣袖,嬉笑:“我同你去。”

傅流年显得有些焦急,侧身拂开她:“不用。”

花生看了眼落空的手,强压下心中莫名升起的难受劲再次缅着脸拉住他手:“不行,要么带我去,要么咱们继续喝酒。”

傅流年开始不耐烦,声音冷了几分:“不行。”

“为什么?”她索性一把握住那手,是记忆中的微凉,却不知怎么让她无比留恋,她昂头望向他,眼眸清澈神情严肃:“我们几次生死都在一起,这次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他毫不迟疑抽手,转身,花生只微一愣,跨上一步不管不顾第三次硬拉住他,紧紧捏住:“因为她吗?所以我不能去?”

年三十那晚的情景忽然浮现脑海,忘忧阁,深情相拥的两人,那般的缠绵悱恻,她缩在角落却只觉胸闷气短无法呼吸。

“你疯了吗,她现在是你大嫂啊,你和她私下来往是lu*n伦,你不想活了吗?”

大嫂这词像根刺扎入傅流年肉里,让他浑身一疼,于是,一贯清冷淡然的他失了控,“闭嘴。”他大吼,重重甩开她的手,力道之猛将她推出去好几步远,花生稳住身子呆愣愣抬头,不远处的少年浑身凛冽萧杀,精致的眉宇间全是暴怒,她有些吓到了,印象中,他是羸弱苍白的是冷静隐忍的,总是淡淡的几乎没什么喜怒。

“...我...”

她张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夜风穿过梅林,吹向不知名的远方,而她的心兀然醒悟了什么...

可,恍惚间,仿佛只是一个刹那,对面的人已恢复如前,如潭的黑眸深不见底,照不进光线透不出情绪,他冷冷睨视她,淡淡开口,声音清浅,无波无澜:“我的事,不用任何人管。”

“我...”

“你不是要走吗?”

“......”

“那便走吧,天涯海角,不用再回来。”

“......”

少年白色衣衫在夜色中如冰似雪:“就当我们从来不相识。”

他终究是走了,没有丝毫留恋决绝转身离去,风迎面而来,扬起发丝,很冷,却冷不过他的心

...到底是要让他有多悲惨啊?五年多质子生涯,即使被关在猪圈像狗一样打骂都不曾让他像今晚这般怒恨!

忽然忆起狄惊飞的话:“若弃,请彻底。”

*******************************

暗香浮动的梅林里只剩下发呆的少年,良久,她抬起手摊开手掌,月色下白玉瓷瓶静静躺在掌心,发出莹润光芒,那是傅流年的解药,她还来不及给他,他去已为那个女人去奔忙...她笑起来,满嘴苦涩,拎起酒壶却发现已空了,颓然,按住胸口,那里肿胀疼痛!

*********************************

那晚,她去流花河边继续喝酒,忽然很怀念狄惊飞,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总是带着宠溺的笑陪着她闹陪着她笑,从不问原因,贴心温暖如斯,而那个她努力保护着的少年,却永远是她看不懂的存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觉越来越远!

石生找到她时,她正在流花溅玉楼发酒疯,把人家东西砸个稀里哗啦,最后抓住一眉清目秀的小厮讨要烤鸡,白胖的掌柜带着十几个打手气势汹汹赶到,被门口二三五六师兄四大门神堵住,老三翻翻白眼一脸横样:“咋地,要打架?”白胖掌柜立马川剧变脸似地换了张笑脸:“误会了误会了,我这是带伙计来收拾,爷几个还有什么需要不?烤鸡?快快,先拿十只上来给爷塞牙缝。”二师兄满头冷汗,挥挥手:“明日去韩府拿银子。”

遍地狼藉的大厅里,石生恼恨地把正在调戏小厮的少年扯过来,怒骂:“发什么疯。”花生一个没站稳鼻子重重撞上他的胸膛,疼的眼泪直流,酒也醒了些,抬头见到石生那张俊朗带怒的脸,愣了愣:“大...师兄!”

石生脸色铁青,气的直想揍人,手刚抬起少年忽然就抱住他头蒙在怀里抽抽噎噎哭泣:“我好疼,我...想回家。”石生的手顿在半空,过了好一会儿,轻轻落在她的背上,几不可闻地叹息:“好,我带你回家。”

**********************************

若能真的狠绝到底一切又都好办,大不了一拍两散,可偏偏,她是那种偶尔犯二、经常圣母、神经粗壮的人,石生后来说,她对傅流年的情,远比她自己想的要深的多,于是,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将自己送入万劫不复!

阴差阳错大抵都是如此,很多人错了便是错过了,无法再回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狄驭人的番外---谁先动心谁先输(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