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58章:狄驭人番外-谁先动心谁先输(二)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58章狄驭人番外-谁先动心谁先输(二)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狄驭人终于在二十一岁那年得到梦寐以求的人,比想象中更销魂蚀骨,那个少年从此安静待在身边,乖巧柔顺,只是,他总觉得和初见时相比似乎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他一直未想明白,直到临死,他忽然了悟,从那晚他得到他开始,那少年就成了没有魂的玩偶!

如此又过了三年,以为一切尽在掌控的狄驭人忙着夺位登基无法分身,此时,傅流年逃了,又过了一年多,带着十万兵马围攻峒城准备和墨香川联手里应外合一举生擒东夏皇帝建盖世奇功的他接到傅流年的信,字里行间婉转哀伤,考虑半日,也不知是太自负还是太愚蠢,狄驭人去了平安镇,再次见到梦中的人,狄驭人只觉所有血都冲到了脑中,十六岁的傅流年成长的很好,身材修长挺拔,雌雄莫辩的容颜更加美丽,只冷冷淡淡站在哪里就已暗淡了所有光华。

他是爱他的,而且很爱,从他十九岁那年见到便一发不可收拾。

曾有人说过,爱情里女人的智商是零,其实,男人也一样,先动心的那个注定输。

所以,这次他愿赌服输。

在暗屋中,当他见到青衫玉带笑得神清气爽的狄惊飞时,他知道,他输了,而代价会是命,这个弟弟,他又恨又妒又怕,是他逼得他铤而走险篡位谋权,是的,是他逼的,这几年他派了好几批杀手都了无音讯,而那老不死尽然打算和东夏去谈互放质子的事,朝堂内外又流传起许多对他不利的言论,说什么他暴戾好杀荒淫无道贪赃卖官还有他和傅流年的事...狄惊飞笑着离开,临走时还向他行了礼,就如多年前每次在宫中相遇,狄惊飞都做得十分得体,而他只想撕碎那虚伪至极的笑脸以及那个脸的主人,有四分之一汉族血统的他的弟弟。

狄惊飞离去,门再次打开时他见到了傅流年,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站在门口,无悲无喜,就像他十一岁那年出现在他的门口,狄驭人笑了,说不出的伤心:“我那么爱你,你便是这样回报我?”

傅流年持着烛台缓步而入,门在身后关上,昏暗潮湿的屋子只剩他手中昏黄的烛光,许久后,狄驭人才听见他的声音,干净清澈,带着丝变声期的沙哑,有种别样的诱惑,他说:“你错了。”

“错?”

“你所谓的爱用错了地方,我,从来不知那是何物。”

“可...我...”他不甘。

“况且,你也不配。”傅流年的声音很淡,淡淡的没有起伏,却充满鄙夷。

于是,上一刻还陷在哀伤心痛力度狄驭人突然暴怒想扑过去掐死他,可才一动肩头的锁链便拉扯的血肉模糊血汩汩直流,他瞪目、怒吼:“放你娘个屁,老子是北狄太子,你这贱人,当年,就应该让那几个花子玩死你。”

傅流年挥手就是一巴掌,清脆响亮,而后,微微弯腰冷冷俯视:“你加注于我的,我会千百倍取回。”

狄驭人吐出满口碎牙,怒吼:“你敢。”

“怎么不敢?”手中的烛台微微倾斜,滚烫的烛油落在狄驭人脸上:“现在你为鱼肉,任我宰割。”狄驭人脸上一片红肿:“我若死了,解药就跟着一起下地狱,大不了一起死,你想死?”

傅流年微勾唇角荡开一抹浅笑:“地狱是怎样我倒是很好奇。”

他明明笑着,狄驭人却感觉从脚底一直冷到发梢,满身的暴怒消散赶紧,只留浓浓的不甘,神思几分恍惚中他不断呢喃:“可是...我是爱你的啊,我是爱你的啊...啊...”胸口一阵剧痛,他低头看了眼,傅流年手中的烛台不知何时插在他的胸口,他兀地清醒过来,脸上神色变幻,从不敢置信到失望到绝望最后是心痛,他真的亲手杀他!真的下手?他生性无情暴戾,一生追求至高无上的权利,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父母兄弟皆可牺牲,平生唯一一次心软和心动都是因为他,那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如今,他却死在他手上。

他有多么的不甘啊。。。

可是,不知怎么,心却疼的无法呼吸,好似碎了一般,脑海里升起一股念头,这样死了也好,死在他手里,也好!

狄驭人忽而哈哈大笑起来:“傅流年,你以为你是谁,肮脏的东西,人尽可夫,恐怕,我那弟弟和你也有一手了吧,在他身下爽还是在老子身下爽?你忘了我们日日恩爱时,你在老子胯下欲仙欲死的摸样?如今,你以为抓了老子就可以洗白自己?哈哈哈哈,你洗的干净吗?当年被花子玩过也只有本太子不嫌弃,还自以为高贵,哈哈哈哈,不管到哪里,你都只是我狄驭人的玩物,永远不可能再干净,哈哈哈...啊...”狂笑的声音嘎然而止,胸口处烛台全部没入,不偏不倚正中心脏,他甚至能听见心脏破裂的声音,一步远处,白衣少年左手持烛右手握着烛台血漫过白皙修长的手指,姿态优雅神情冷冽,那清冷的声音夹杂着铺天盖地的恨意冷冷狠狠响起:“我本来就在地狱,所以,你陪葬吧。”

狄驭人感觉得到血在不停往外流,脑子开始混沌,在失去自觉前,他最后一次努力抬头,那张脸是他喜爱的,眉目如画绝色倾城,毫无血色的唇曾是他尝了无数遍的,香甜绵软,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眸长睫如翼,开合间只觉桃花满天,此刻散发着他从未曾见过的厌恶和狠绝。

他忽然发现,这个人骨子里比他更狠更绝更无情。

他张张嘴,吐出几口血,强撑住身子问:“你爱过...我吗,曾有一点点爱过...吗?”

“没有。”傅流年回答的极干脆,微一用力拔出烛台,血喷溅而出有几点落在衣襟上,他随手脱下扔在地上,提步而去,决绝冷漠,身后,狄驭人身子往后倒去,在落地的那一瞬,他拼劲全力大声嘶吼:“我爱你。”

你不爱我,可我爱你啊!

这是他一生的告白,充满绝望悲凉,在黑暗地牢内久久回荡,惊心动魄,缓步而去的少年却连眉头都不动一下,决绝而去。

长长的甬道尽头是风波楼的卧房,另一个狄驭人静静立在门边,见到持烛而出的傅流年他低低笑起来:“没想到他尽然还是情圣。”

傅流年面无表情将蜡烛插入烛台:“你还不走?”

“狄驭人”挑挑眉头,一脸玩味:“怎么,不问解药的事?”

傅流年拂了拂身上的中衣:“需要问吗?给或者不给不是我问便就能解决的。”手指随意一指门口,转身走向床榻,“门在那里,请便。”

见他真的自顾自上*床睡觉,“狄驭人”显出几分惊讶:“我突然很想知道,到底何事才能让五皇子动容。”

“我也想知道,一起期待吧。”他翻了个身面壁而卧。

“狄驭人”目光扫过床边的墙,诡异地笑了下,傅流年,我很期待你明日收到礼物时的模样!......披上斗篷戴上风帽打开门带着一直侯在门外的黑衣人匆匆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统领的快乐生活(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