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61章:花容天下(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61章花容天下(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人付银子,当然得去最好的,否则,对不起付银子那人,于是,花生带着傅安阳进了花容天下,全上京最豪华最高档的花楼,传说中的花楼旗舰店,传说那里美女如云,传说那里酒池肉林,传说付账是金子论斤称的...腐败的一塌糊涂,胖子张无限神往又羡又妒下这评语,被花生一句话总结。

嗯,腐败什么的,最配小爷我的气质啦。

当时,胖子张用无限敬仰的眼神膜拜她,咱头,就是他娘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走进花容天下,花生决定相信那些传说,瞧,就连老bao都是清水出芙蓉、扶风摆弱柳,清雅秀丽中风情万种,一颦一笑进退有度大方得体,说出的切口比大家闺秀更大家闺秀,和那些一走路粉就往下掉的花楼老板娘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花生一路走一路叹只恨不能多生双眼睛,身后女扮男装的两人是见惯宫中美色的,到了此处同样惊讶不已。

宫中美色虽美,却少了风情,此处美人皆风情万种!

老bao将三人引进包房,迎面一阵金光闪烁,花生眯了眯眼,老bao介绍:“这里的包房每个皆不相同款式,奴家见公子气质如此高贵,定然喜欢这种格调,便自作主张了,不知,奴家猜测的尚对否?”

不等傅安阳开口,花生已极高兴地踏进包房,东摸摸西摸摸,转头对老bao道:“嬷嬷果然有眼力,本公子这身份配这包房恰恰好,来来来,呆站着干啥,还不进来。”她向一脸厌恶的傅安阳招招手,随手敲敲旁边的柱子:“这东西,是纯金?”

老bao抿唇娇笑:“自然,花容天下没有假货。”

“恩,不错。”她四下瞧瞧,暗自思量,等哪天咱有钱了,也造个金屋子,老bao在旁细声细气的提醒:“不知公子可有相熟的姑娘?”

花生挥挥手:“你去安排,要最漂亮的姐儿,我们这位爷有的是钱,先来桌上好的酒菜,再来个三四五个姑娘,记住,一定得漂亮温柔美丽大方高贵典雅,还要琴棋书画皆会的那种。”

老bao笑容微凝了凝,心想,他娘的,这是来相亲的吗?一个没发育的小子带了两个小丫头当老娘是瞎子!想归想,嘴上依旧温柔谦恭:“知道了知道了,晚娘这就去安排,定让公子满意。”柔柔地欠了欠身,婷婷袅袅消失在门口,没多久,一桌精致酒菜便送进包房,花生二话不说坐下就吃,没吃两口忽然被人夺了筷子,傅安阳身后的丫头训斥道:“该死的奴才,公...公子没吃怎轮到你。”

花生不爽了,噌一拍桌子,瞪眼:“宫什么宫,这里是花楼,不爽,自己玩去。”

“你...”

“我什么我。”俗话说压迫有多深反抗就有多重,她是烦了,抢过筷子大口吃起来:“来,那个啥,小阳阳,快坐下吃。”

傅安阳脸都绿了:“你...”花生一扯她袖子嬉笑道:“来逛ji*院就得有个逛ji*院的样子。”傅安阳被她这么一说想想也对,便收起公主的脾性,坐下一起吃了起来,她也是饿了,为溜出来,连午膳都没用,一旁的小丫头忙拿出银针每样试了下,花生哼了声自顾自吃喝。

不过片刻,进来两名女子,长裙摇曳步步生莲,妆容繁复容色艳丽之极,贴心的老bao晚娘在旁道:“这是楼里最懂风情的姑娘,花芙蓉花牡丹。”

花生打了个酒嗝,讥笑道:“晚娘啊,你真把我家爷当土鳖啦。”一旁的傅安阳黑了脸,晚娘抬袖掩唇而笑:“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包房当然得配人间尤物,芙蓉和牡丹恰是。”

傅安阳恼怒地横了花生一眼,都是这小子,选了这么没品位的地方,活生生拉低她公主的档次,花生耸耸肩眨眨眼哈哈大笑:“恩,很好,就她们了。”

老bao退出去后金碧辉煌的包房留下一屋子女人,互相看了几眼,那花芙蓉轻咳了声坐到傅安阳身旁,柔声道:“公子,奴家与你倒酒。”声音婉转柔美,莫说男人就是女人也软了骨头,傅安阳微愣了下,反应过来时已饮下一杯酒,一时间来了兴趣,便真的享受起美人恩,也是,逛ji院就要有逛ji院的样子,另一边,花牡丹坐到琴旁素手挥动开始弹琴,美酒美女还是免费的,花生只觉这段时间受的窝囊气全部烟消云散,一顿猛吃猛喝,吃着吃着尿急了,于是晃晃悠悠走出门,傅安阳百忙中问:“去哪里?”

花生头也不回:“尿尿。”

身后传来小丫头的低骂:“粗鄙”。

她不以为然想,难道你不尿尿?抬头看看门牌,金碧辉煌,她点点头,有品位,连包房名字都取的如此贴合小爷心意!

她哼着小曲晃晃悠悠顺着指示往后院走去,一个没注意脚下绊了下,身子往前摔去,啊...叫声还来不及出口,已被人扶住,鼻端窜进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公子,小心。”

花生酒醒了一半,抬头一看,啊...“无痕!”

扶住她的白衣人神色茫然:“公子,我们...认识?”

花生瞪大眼上下打量,最后确定是无痕,肯定没错,一把拉住他的袖子衣袖激动道:“哎呦喂啊,是我啊。”

男子满脸困惑:“你是?”

“我是...”是什么?是你嫖客?她猛地噎住,眼前白衣飘飘气质清冷的美男茫然过后显出几分疏离,轻轻拂开她热情的爪子,退开一步:“公子恐怕是认错人了。”话毕,转身而去,花生稍一愣神,他已衣襟飘飞地走出很远。

“喂喂,等等。”

想到那晚自己无缘无故出现在风波楼,那么巧目睹傅流年和狄驭人的一幕,还有,暗格中在她身后说话的人莫名的熟悉,她忽然很想弄清楚。于是,追了出去,可这花容天下还真大,几个转弯,已消失了那抹白影,一阵乱走后,已完全不知身在何处。

花生这人基本没有方向概念,东南西北从出生到现在都没弄清楚过,以往偶尔下山,若迷了路,她便扔只鞋子,鞋子在哪个方向她便往哪个方向走,如此这般,尽然奇迹的没有变成失踪儿童,此时,她顺着脚下的小径胡乱迈步,混然没发现已远离刚才的包房,向着花容天下深处而去。

花容天下是花楼也是座庄园,亭台楼阁,分布极广,客人分三六九等,一般的客人便在她刚才的那排包房,熟客会有机会进入爱莲轩玩,而那些隐没在花木假山间的一栋栋精致小楼,只有真真的高级VIP才能进,那里什么都有,绝色佳人、绝品佳酿、顶级饕餮、绝世藏品,从吃喝嫖赌这种大众游戏到琴棋书画那种阳春白雪,只要你想到的,都有,而此时,花生所站的位置,是VIP中的VIP才能进的核心,整个大夏国,能进来的不出十位。

这种高级地方,她又如何能随便闯的进来?

当时她不知道完全懵里懵懂,后来知道了,吓了一大跳,兴奋之极地问,我算第十一个不?

对面的人扶扶额,恼怒地吼:“这是重点吗?是重点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怎样的孽缘(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