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166章:风波恶(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166章风波恶(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东夏公主只一位,安阳公主,傅安阳。

傅安阳在第二日傍晚城外一处荒庙被找到,侍女青露全身赤*裸死在身旁,而傅安阳衣衫破烂满身伤痕捏着半截断笛已神智不清,文帝震怒,周贵妃哭的死去活来,整个皇宫鸡飞狗跳,事关皇家颜面关系公主清誉,最好命的是这位公主还是北狄准太子妃身份,此时若处理不好可能战火重燃。

文帝惊怒后立下杀手,参与此次搜寻的人均被拘禁,包括韩石生。

韩石生,左卫统领,皇帝亲卫,当日是他亲手将傅安阳抱回的皇宫。

花生甚至来不及悲春伤秋稍稍感怀凭吊一下忽然从女孩变成女人,便被狠狠打了一闷棍。

从地道出来得知此事后,她去看了两个人,韩石生和傅安阳。

浣玉宫外戒备森严,远远近近全是皇帝的金甲卫把守,即使她这个右营统领也是通过关系偷偷去看了眼,精致华丽的宫殿内灯火通明,苍白瘦小的女孩蜷缩在角落,原本明媚的大眼空洞不带着一丝神采,花生稍稍靠近些,她就惊声尖叫,哭喊尖叫着将东西摔的满地都是,花生只得仓皇离开。站在浣玉殿外遥望,她忽然那生出无限悔意,曾经那样明媚灿烂的女孩啊,只隔了短短两日便被彻底毁去,若不是她将她带出去,或许,那个女孩会一直明媚灿烂吧。

昏暗的牢房内石生见到了花生,她扑过去抱住他一个劲喊“大师兄,大师兄。”石生只当她是担心,拍着她的背给她擦眼泪,口中柔声轻哄,而她之所有哭得鼻涕眼泪横流,更多的是因为悔恨。

“大师兄,我...都是我的错。”

若不是她带傅安阳出宫,若不是她好奇又自负中了无痕的计,如何会发生后面的事?

“小七,莫哭,我没事的。”

“怎会没事,你都在天牢了,大师兄,是我害了你,我去...”投案自首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已被石生一把按住嘴巴,他轻斥:“莫胡闹,这事你扛不起。”

“你就扛的起?”她吼,这是杀头的罪,再如何不知轻重她也不能让石生顶替。

傅安阳手上的那截短笛就是几日前曹湘处得来的那根,忽然出现在疯了的傅安阳手上,摆明是与她有关。

石生放柔声音:“老二老三在外面查,我不会有事,而你,只要乖乖的不要乱来就好。”

“查个屁啊,这摆明就是圈套。”她怒吼:“是圈套啊,呜呜,不行,我得去找他。”

石生一把拉住她,浓眉紧锁:“去找谁?”

她狠狠一擦眼泪,满眼坚定:“大师兄,我会救你出去,一定。”说完就要走,石生却没有放手,而是更加拥住她,怀里的人情绪激动烦躁不安,这让他有些心慌,就她这冲动不计后果的个性,在没有他保护的地方不知会闯出什么祸事!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小时候每次她闯了祸被师傅狠揍后跑到他这里来哭诉撒娇,他说:“乖,莫要乱来,你这样,我很担心。”

“大师兄。。。他们其实想要害的是我啊。。。”

他揉揉她乱蓬蓬的发,轻叹:“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小七有事,莫哭,等这次事了,咱们回趟洛家山吧,师傅的喜宴也不知赶不赶的上,或者...”他低低笑了:“...和我们的一起办也行。”

男子俊脸微红,轻垂的眉目上全是温柔宠溺,可惜,混乱中的她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风波恶(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