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22章:挽月宫的母亲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22章挽月宫的母亲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傅流年低眉顺目躬身恭敬的倒着酒。

殿上正上演着一出父慈子孝的大剧,他只冷眼旁观。

同样身为皇子,他只是那个被遗弃的。

嘴角的淡笑带上了几分苦涩,一丝不甘从眼眸中极快划过,倒酒的手微抖了下,狄惊飞微带讥讽的声音传来:“怎么,看不下去了?”

“我去找母妃。”他只坚持。

狄惊飞又看了眼紫宸殿内的众人,此时,一队歌姬在跳舞,他微点了下头:“小心些,记得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傅流年眼眸微涩:“好。”说完慢慢向后退出,悄悄走出了紫宸殿,转了几转,紫宸殿内的丝竹之声已渐渐远离。

*********************

凭着记忆,傅流年避开守卫,来到挽月宫前,抬头望去,月色下,横匾上挽月宫三字冷清而落寞。

绕到后院,找到一株大树他熟练的爬上轻轻越过宫墙跳入院中,刹那间,熟悉的景色出现眼前,水雾模糊了眼眸。

九岁前,他一直生活在这里,院中的月桂树是他最常玩耍的地方,每逢中秋,月桂飘香,整个宫殿都弥漫着好闻的香气,此时,母妃会亲手采花做桂花糕给他吃,浓浓的桂花香软软甜甜的米糕,是儿时最难忘怀的记忆,中秋夜,母妃喜欢在月桂树下摆上酒壶独斟独饮,偶尔,父皇也会来陪,只是随着他的长大,父皇来的越来越少,到他六岁左右,父皇几乎就不再来挽月宫,只母妃一人陪着他在这清冷的宫中。

挽月宫,月桂树,承载了他所有的童年时光...因为有母妃的陪伴,即便不得父皇宠爱,也是快乐而温暖的。

***************

月色下,巨大的月桂树静静立于庭中,枝叶茂盛,一如当年他离开的样子。

树下一抹白色纤细的身影安静飘逸,风吹过,衣襟飘飞,发丝飞扬。

傅流年隐在暗处静静望着那一抹纤细,手握成拳,眼眸中的水雾终于落了下来,那是他的母妃,相隔五年,依旧爱穿白色依旧爱坐在月桂树下,一切都没有改变。

咳咳,咳咳咳,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伴随着一声惊叫:“娘娘,您又咳血了,您快进屋子,我我去找太医。”

“不用,你下去吧,本宫想再坐会儿。”

“娘娘...”

“下去吧。”

“哦。”桂常奔进房内拿了件衣服披在月妃肩上:“奴婢去熬药,您稍坐会,就回房吧。”

“恩”。

桂常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走了,院内恢复安静,只剩下月妃一人。

傅流年从暗影处走出来,几步奔到月妃身前,扑通跪倒在地:“母妃。”

女子微惊,低头,面前人一身灰色侍从衣衫,身材消瘦面色蜡黄,眉目平凡,只那声音那眼眸...

“母妃,孩儿来了。”

她不敢置信,伸出的手微微发着抖,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激荡,轻抚他发顶,颤声道:“你...玉儿?”

傅流年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过去抱住月妃大哭:“是,我是玉儿,是您的玉儿,我回来了。”

“玉儿!”月妃紧紧搂住他,泪如泉涌。

玉儿啊,尽然是她的玉儿,有生之年她尽然还可以再看到她的孩儿,五年了,没有任何音讯,骨肉分离,只能遥遥思念,是如何的让她痛彻心扉啊。

“玉儿,我的玉儿,我的孩儿啊!”她一声声的呼唤,流年一遍遍回应,只每答一遍心便更痛一分。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香气,熟悉的温暖,隔着衣服,他依旧能感知母亲消瘦异常的躯体,带着淡淡药香刺痛他的心,慢慢流血。

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咳嗽,月妃强行咽下已到嘴边的血,流年脸色白了几分,满目担忧:“母妃,您的病...”

“娘娘,您怎么还不进屋...啊...你是谁,来人啊!”

“桂常,莫叫,是我,玉儿。”

“啊!殿下?!”桂常忙用手捂住嘴,眼瞪的老大不敢置信:“殿下?真是殿下?”

月妃点头:“桂常,真是玉儿。”

桂常转惊为喜,提步要奔过来,可就在此时,咚的一声巨响,门被人撞开,一队禁卫军忽然冲了进来,带头的青年大喝一声:“敢夜闯禁宫,抓起来。”瞬间,月妃三人已被团团围住,其中两人上前将傅流年一把按到在地。

桂常吓蒙了,语无伦次的大叫:“放开放开,是五殿下,他是五殿下。”

“桂常。”月妃厉喝,却已来不及,等桂常醒悟过来,一切都来不及,她吓的瘫软在地。

“五殿下?”众人均愣住,那青年也是楞了下,皱眉挥手和身旁的下属吩咐了句,对月妃行礼:“月妃娘娘请恕罪,我等奉命保护娘娘安全。”

月妃依旧坐在那里,冷冷看向青年,月色下脸色如雪苍白:“放开他。”

“娘娘。”

“放开。”她的孩儿不容任何人侮辱。

青年默了默,看了眼地上消瘦的背影,一挥手:“放开。”

禁卫军依言放开,月妃缓缓起身上前将地上的流年搀扶起来,伸手掸去他脸上的尘土:“玉儿,娘没有能保护好你,娘对不起你。”声音轻柔黯哑。

流年搂住他的母亲:“是玉儿无能。”眼泪再次划过眼眸湿润了母亲的衣衫。

……本章完结,下一章“月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