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40章:谁也不能欺负我小媳妇(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40章谁也不能欺负我小媳妇(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中秋夜,月色撩人!

一样的月色下,却有不一样的悲喜。

那一夜,上京最奢华的流花溅玉楼上欢声笑语琴瑟相和好不欢yu。

那一夜,皇宫西北角的忘忧阁中两个十四岁的少年相拥哭泣悲凉凄惨!

谁对谁错?谁天生就是尊贵无匹,谁又该天生悲苦无依?

花生不明白也想去明白,那一夜,她搂着满身伤痕骨瘦如柴肮脏不堪的傅流年哭的伤心,天蒙蒙亮时才离去。

清晨,阳光穿过树枝落到地上,忘忧阁外的少年双眼红肿紧握双拳。

*******************

咣当门被人一脚踢开,赤着上身正准备穿衣服的蒋土生被吓了一大跳,手上的衣服掉落在地,他愣愣回身茫然望向门口:“小七?这么早?”

少年一阵风似的卷进来,劈头就问:“二师兄,忘忧阁中关的是谁?”

“忘忧阁?”蒋土生有些回不过神来。

“是。”

蒋土生抬手摸摸她脸,担忧的道:“小七,晚上做恶梦啦?怎么眼睛肿的像个核桃。”

“我没事。”

蒋土生皱眉:“不行,得看大夫,等会我让小五去叫大夫配几贴药给你喝。”

花生几乎暴走,大喝一声:“二师兄。”

蒋土生掏掏耳朵,嘟囔了句:“我耳朵没聋。”弯腰捡起衣服手一挥穿上,而后走到洗漱架旁洗了把脸,慢条斯理的开口:“小七啊,二师兄又不在宫里当差怎知那忘忧阁里是何人,你去问问大师兄吧。”

花生转身就奔出去,蒋土生忽然伸手一把拉住她:“小七。”

“我还有事,二师兄你放手。”花生挣扎。

蒋土生若有所思的道:“小七,怎么了,昨晚不还好好的嘛,发生何事?那忘忧阁管又与你何干?”

“没有,只是好奇。”

“好奇害死猫啊!”蒋土生轻拍少年的头:“小七,记得二师兄的话,在宫里当差一定要少说少听。”

“哦,知道了。”花生不耐的甩开他手奔了出去。

***********************

韩石生的门花生不敢一脚踹进去,在门外溜达了好一会儿,才上前轻轻敲门:“大师兄,醒了吗?我是小七。”

过了会,门打开,一身白色里衣的韩石生站在门边,有些惊讶:“小七,有事?”

花生忙笑道:“想大师兄了便来看看。”

石生唇微勾:“小七有心了,进来吧。”

“好。”

门开了,花生忙跟进去,石生在床边坐下,拿起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看起来,花生楞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抓耳挠腮想不好如何开口。

她这个大师兄是皇帝的亲卫,一品带刀侍卫,职位高的很,但凡皇宫中有个风吹草动的,他都会知道,问他,绝对没错,只是,如何开口?太过露骨会让人怀疑。

正纠结着,石生忽然放下书卷看过来:“说吧,有何事。”

花生忙满脸堆笑:“没事,没事。”

“没事就早些回房,才下值,好好去休息吧。”

“啊...有事有事。”

“说吧。”石生了然的看着她。

“就是小事,好奇,所以问问。”

“嗯”。他靠在床柱子上,等她继续说下去,神情悠闲。

花生忙倒了杯茶狗腿的送过去:“师兄喝茶。”

“嗯”。石生接过喝了口,抬眸飘了眼:“哭鼻子了?又得罪谁了?”

花生忙摇头:“没有没有,小七我又不是闯祸精。”

石生轻哼:“还好意思说,第一天当值就得罪国师的是谁。”

花生气了,大声反驳:“什么国师,分明就是妖精,更何况了,师傅说的,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石生失笑,随手揉揉她头发,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知道了,小七最英雄。”

“嗯,必须的。”

石生站起身,走到衣架旁,花生忙赶过去递上衣服:“大师兄,我来伺候你穿衣。”

“不用,早些去休息吧。”石生拿过衣服自己穿上。

花生心中纠结,到底是问还是不问。

石生已悠悠的说道:“你在冷宫当差虽然清闲却也是是非之地,莫要和那些人处的太近,切莫惹是生非,否则,就让小五小六送你回山上去。”

花生心里咯噔一跳,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忙点头:“是,是,小七记得了。”

这时丫头进来送早餐,石生吩咐了句:“再去端一份过来,七爷也在此用餐。”

“啊...不用了,大师兄慢用吧,小七回去睡觉去。”

石生指指桌边的凳子示意她坐下,轻叹:“还是像个长不大的孩童,真不知师傅是如何教的,一点不会照顾自己,值了一宿的夜不吃些东西下去身体如何受得住!”

花生只得坐下,有些郁闷的回了句:“师傅说,少吃一顿两顿的没啥事!”

石生无语,这师傅...

……本章完结,下一章“谁也不能欺负我小媳妇(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