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46章:莫小蝶的选择(二)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46章莫小蝶的选择(二)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傅流年打了个喷嚏!

花生忙给加上件衣服,摸摸他额头,问道:“冷吗?”

流年摇头,轻笑:“没事。”

花生又摸摸他手,触手冰凉,虽知他的体温比常人要低几度,却还是有些担心:“进屋去吧。”俯身去抱他,流年按住她手说:“我想多坐会儿。”

花生看看天色还早,难得今日他心情不错,于是便不再坚持,只哦了声,从屋子里扯出床被子将他裹起来,重新坐下埋头雕木头。

秋日的艳阳下两个少年并排坐在院子里,神情平静安详。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流年身上的伤好了许多,腿伤也开始渐渐痊愈,再过个几天,他便能下地走路,事实证明花生接骨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这段时间,花生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一趟,她包揽下所有值夜的活,晚上翻墙而入,带些食物药物,为他洗头洗身子,悉心照顾,渐渐的,流年的气色好了些,虽然脸色依然苍白如雪,却已不再似再见时的消瘦憔悴,偶尔还会被花生逗乐笑一下。

今天,阳光很灿烂,花生想着流年一直不晒太阳都要发霉了,于是便找了两本春宫图将老陈给支开了,而后,偷偷溜进来抱流年出去晒太阳。

院子被花生打理过了,杂草全拔去,东厢的门边还种了几株菊花,此时,花开的正艳,金黄的花瓣迎风摇曳,很是好看!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蝴蝶,停在花上久久不离去。

流年看了很久,忽然问道:“你,有喜欢过谁吗?”

花生茫然抬头:“我吗?

他点点头,目光一直落在那只蝴蝶上。

“当然!”

流年有几分好奇:“是怎样的呢?”

花生扯开嘴笑道:“可多啦,师傅啊、师兄啊、焰娘啊、金飞啊、李敢啊,恩,还有宝儿、小花小草、旺财,山下的宋二婶我也极喜欢的,每次下山她都会免费让我吃豆腐花,满满一大碗啊,免费的呦!”她说着砸吧下口水。

流年皱眉:“不是,我说的不是那些。”

花生摸摸头不明白了:“是哪些?”

流年转开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带着淡淡的忧伤,许久,等他再次转回头,蝴蝶已不知飞往何处,只余留那几株娇艳的菊花,艳丽的有些刺目,流年的心中浮起几许失落,没了看风景的心情,他说:“我有些冷了,进屋吧。”

一直埋首雕木头的少年立马放下手中的工具,俯身抱起他,边走边说:“冷了吧!我就说啊,咱还是进屋好,今天我带了你爱吃的桂花糕,可香啦。”

少年将他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转身从桌上的包裹里拿出桂花糕,递过一块,笑着说:“嗯,尝尝,我亲手做的,放了许多糖在里面。”

流年接过轻轻咬了口,默然不语。

花生随手塞了块糕在嘴里,含糊不清冒出一句:“除生死无法可想外,只要活着,总是有法子的!”

流年讶异的抬眸望去,却见她笑的没心没肺:“哪些个情情爱爱的我不懂,只是啊,我曾在话本子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它说:若爱,请深爱!我想,深爱便是希望能每天见到对方的吧!”

她说:“所以啊,小媳妇,好好养身子,早些好起来,那样,便能早些见到你的那个心上人,然后,好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她说:“我是个孤儿,自记事起便一个人liu浪,我不知道父母是谁,甚至没有一丝印象,不过啊,我并不苦,因为,我有师傅师兄小花小草旺财宝儿,他们都是对我极好的。”

她说:“不管以前如何困苦,至少咱还活着不是吗?师傅说,除生死无大事,只要活着一切便有希望。”

流年撇开了头,眼眶微红,心中反复想着那句话,若爱,请深爱!

花生嬉笑着继续吃桂花糕,心中有豪情万丈,小媳妇,放心,你的幸福,小爷我来成全!

……本章完结,下一章“莫小蝶的选择(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