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60章:蓝田日暖玉生烟(五)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60章蓝田日暖玉生烟(五)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走出挽月宫,花生和胖子张又闲扯了几句才分开,她沿着来路走了会儿,四周看看一转身又转回了去,在挽月宫四周晃了半天,确定没有守兵暗卫之类的后,身子轻轻一跃重新回到挽月宫内。

此时,夜幕降临,四周一片朦胧的白,整个忘忧阁像被蒙上一层薄纱,院子里很安静,一颗巨大的桂花树矗立中央,白雪皑皑,偶尔,从厢房那边传来沉闷的咳嗽声,二呆姑娘桂常在厨房里忙着煎药,煎着煎着眼看就要熬好,她头一歪趴地上睡着了。

花生从身后绕出来拍拍她的脸低笑,乖,睡会儿,爷帮你去送药。片刻后,易容成桂常的花生端着药推门进了厢房。

***********************

咳咳咳咳,流年强咽下已经冲到喉间的一口鲜血,接过碗抿了口水递回去,说,我没事。

床前的人半响没有动静,流年以为少年又开始闹便纽了,浅笑着边抬头边说:“真没事,不用担...”声音嘎然而止。

房内没有点灯,但因为屋子外落满白雪,反射进来的光线足以让他看清面前的,那不是花生的脸,而是一张极美极年轻的女子面容,倾国倾城,梦魂相牵!

她唤道,五哥哥!两行清泪划出眼眶,染湿了梨花,痛碎了肝肠。

流年瞬间呆愣,啪,手中的碗掉落碎了一地,他颤抖的问,你。。小蝶?!

莫小蝶扑倒在他怀里,痛哭出声,是,我是小蝶。

流年僵硬了背脊,良久,才敢轻轻环抱住怀中的女孩,是梦吗?如果是梦那么就让这梦长一些吧!

***********************

房内弥漫着浓浓的药香,透过朦胧的烛光能看见里间挂着白色纱幔的紫檀大床上躺着个女子,偶尔,发出几声沉闷的咳嗽声。

花生进屋子四周环视了下,犹豫着是将药放在外间桌上还是送进去,此时,那女子已轻唤:“桂常,过来。”声音干涩,带着久病造成的黯哑。

花生提步走进内房,扑面而来是更浓郁的药香,还夹杂着一丝淡淡桂子香气,沁人心脾,十分好闻。

女子伸出手隔着纱幔接过碗,花生低着头,眼角余光打量这个屋子,这里不似其他宫殿的奢华,布置的极清雅,除了那床是昂贵的紫檀外,其余都极普通,不过,有几处布置相当的特别,比如所有的窗子上不是窗幔,而是珠帘,还有那梳妆台虽然极好看,式样却很怪异,房内所有的花瓶内插的不是当季梅花,而是桂枝,这屋子里的那一丝桂子香是来自于那些桂枝?可,如今,并不是八月啊!花生好奇的想,流年他妈,果然品味不一般!

女子极慢地喝了几口,皱眉道:“好苦,桂常,今晚这药换方子了?”

花生随口嗯了声。

女子微叹:“换不换又有何区别!”

花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微抬头望向床上的女子,隔着纱幔,看不清她的容颜,只能朦胧的见到消瘦的身影。

女子递出碗:“外面的雪停了吗?”

花生嗯了声。

“十五年前,我入宫的第二年也曾经下过一场极大的雪,听说上京冻死了许多人。”

花生啊了声,女子微微喘息了几下,继续说:“你觉得这香气好闻吗?”

少年一愣,一时没明白怎么忽然转了话题,香气?是药香还是桂子香?她用力吸了几口气,刚想说些什么,身子忽然一软,扑通摔倒在地,手中的碗咕噜噜滚的老远,她大惊:“你...”

董月如轻轻撩开了纱幔,柔声问道:“你是谁?”

于是,摔倒在地全身无力无法运功的花生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月妃傅流年的母亲董月如,瞬间,满脸惊叹!

靠在床栏上的董月如黑发如瀑白衣胜雪,长眉凤目皓齿琼鼻,五官极精致,虽然肤色因久病苍白中带着淡淡青色,可这种病态的柔美更是让人心生怜惜,只见她凤目轻转带着几分笑意和一丝讥讽柔声道:“莫怕,说出你是谁,本宫会咳咳咳咳咳咳...会放了你。”

花生满脑子都是惊叹号,原来那小子长成那样是有原因的!她悲沧的深刻领悟到,基因很重要,遗传是王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蓝田日暖玉生烟(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