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89章:第二卷 天下卷 若弃,请彻底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89章第二卷 天下卷 若弃,请彻底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把小媳妇给丢了

她一屁股坐倒在地,心里茫然想着,完了,把小媳妇丢了!

******************************

二人离开上京,一路向南,路上并不太平,为躲避追兵,选的都是偏僻山路,行了十几日,傅流年忽然吐血,花生大惊,只得随便找了家农舍借宿下来,先调理他的身子。

到农家,傅流年便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花生急的团团转,可农家简陋,缺衣少食的,更别提补品,此时,借宿的农家主人说,村中有个草头郎中,昨日回来了,可以找来看看,花生一听忙出门将那郎中寻了来,郎中看了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最后,只说,山上有种药材名赤霞,生在绝壁上,是补血的圣品,可以采来给这个小哥补补血。

于是,花生扎起袖管挽起裤腿,拿了把镰刀,上山采药...从小住在山里的花生对爬山并不陌生,只,这里的山高路陡,那所谓的赤霞长在极陡峭的山壁上,辛亏她有武功,千辛万苦,刮破裤子擦破脸皮,终于采到了那么两株,于是,心急火燎回农舍,紧赶慢赶回到借宿农家已是三日后,远远看到有个穿麻布长衫的汉子趴在矮墙上贼头狗脑向里张望,花生远远吆喝了声:“喂,那谁?”那人一惊,嗖一声头也不回溜跑了,看背影和穿着好像是草头郎中。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小媳妇的病有变?花生顾不得去追人,加快了脚步。

屋子里静悄悄的,农家主人都不在,偏房里,傅流年在睡觉,双眉紧锁睡得很沉。八月末,天气还很热,身上薄衫有些散开,露出白质细腻肌肤,配上那张精致苍白的脸,很有种弱不胜衣的美。

花生没去叫醒他,转身出了屋,去厨房找罐子煎药,半个时辰后,端着碗走进屋子,此时,傅流年已经醒了,花生极高兴:“醒了啊,正好喝药。”

傅流年半坐起身子,接过碗,有些疑惑的道:“你这是怎么了?”站在床边的少年衣服破烂身上头上到处是烂泥稻草,脸上还有块大黑煤灰,活像刚从土里钻出来,花生满不在乎的抹抹脸,笑道:“没事,等下洗个澡就好,快喝吧,这是赤霞,补血圣品。”

流年望了望手中的药,又看了她几眼,默默喝下,花生接过碗起身就要出去,身后人问道:“你又去哪里?”

花生扭头道:“刚才回来时看到个湖,水挺干净的,我去洗洗,你再睡会。”

“我...”

“什么?”她转头。

“我也很久没洗澡。”少年的脸微微有些红。

“哦。”花生了悟的哦了声,说了句,等着,一撩门帘出去了,不一会儿,手上拿了两件干净的布衣走进来,在床边蹲下身子,说:“我背你,走,咱们洗澡去。”

***********************************

湖在村后山上,不大,四周群山环绕,极是清幽,水质也极佳,花生将傅流年背到湖边的石头放下,动手帮他脱衣服,说:“我不在的这几天还好吧,有吐血吗?”

少年摇头。

“这药听说不错,那草头郎中说,这村里以前有人也得过咳血之症,后来吃了几株赤霞便好了。虽然治不好你的盅,但能补血,等过几日,我再去山里转转,多采些来...怎么?”她的手忽然被按住,于是茫然抬头问,却见石头上的少年满脸红晕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她奇怪的问:“怎么,哪里不舒服?”伸手去摸额头,少年微微转开,她更是紧张起来,连声问:“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把小媳妇给丢了(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