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91章:把小媳妇丢了(三)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91章把小媳妇丢了(三)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或许是因为吃了那药,花生在给他脱衣服时,他尽然生出了异样感觉,一时间又羞又怒,于是,将那少年赶开,自己下湖。

水很凉,一下浇灭了心头无名火焰,他索性在湖中来回游起来,他的水性其实极好,其母亲本是南边的人,精通水性,在三四岁时,便能在碧落湖里游泳玩耍。

玩了会,终究体力不够,渐渐觉得累了,起身上岸,穿好衣服,找了块石头靠着休息,也没去叫醒那少年。

可谁知,那少年不知何时醒来,傻头傻脑噗通一声跳入湖中,他吃了一惊,本想出声呼唤,却见她像只鸭子一样来回在湖里上下潜水,一时玩心起,便在岸上看着,看着看着,渐渐发觉不对,少年在水里挣扎了陈,沉下去没再上来,他心一惊,马上跳入湖中,果然那少年在水底一直往下沉,明显是溺水,傅流年忙游近拉住她手,没想到,少年尽然傻到要在水里和自己打招呼,一张嘴咕咚咕咚几个水泡,眼睛翻白晕了过去,他忙凑近度过去一口气,可,碰上那唇瓣的时候,那种柔软香甜尽然一下子无法放开,于是,这口度气,便莫名的变成了一个亲吻,唇瓣相贴,舌尖缠绵,唇齿间都是少年的气味,淡淡的带着丝青草气息,一直落到心底,刹那间,有种想要将她拆骨入腹的冲动!

*********************************

好不容易弄上岸,傅流年极尽虚脱,两人倒在岸边一动不动,半天,花生悠悠醒转,第一句话:“我死了?”

看看天空,有些惊讶,第二句话:“这是地狱?也有太阳?好像还不错!”头一转,看到身旁少年,吃了一惊:“你也死啦?!”

少年苍白着脸紧闭双眼,原本在调息,差些又被气晕过去。

谁知,没有最傻,只有更傻,花生又来了句:“真好,死了还有人陪,不错!”

“闭嘴。”他忍无可忍。

花生扯开嘴傻笑:“小媳妇,莫怕,有我在,咱们好歹也是对亡命鸳鸯,夫妻双双把家还...”索性扯开嗓子唱起来,唱了一句,就觉得嘴唇很痛,于是,伸手摸摸红肿的嘴唇,疑惑地自言自语:“死了怎么还会嘴疼?!”身旁少年一下子飞红了脸,转开头决定不再理那白痴。

*************************************

傅流年吃了那两株草药精神明显好了些,脸色也红润了些,偶尔还会满脸通红,花生有些疑惑的望着他脸瞧,心想,不会补过头吧,会不会脑充血?

不过,为了他身体着想,她决定再次进山多采些带着上路。

离开上京后,两人本很茫然,花生想过回洛家山,后来想想又不行,他两是逃犯,如果回洛家山说不定给师傅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后来就发生了傅流年吐血事件,于是,她决定去北狄,他的盅是在哪里得的,便去哪里想办法解决。

从那里开始便在那里结束!

这次进山估摸着得花些时日,于是,想了又想想了又想万分心痛拿出锭银子给那家大婶,关照她好好照顾傅流年,而后,匆匆离开。原本,打算五六七日能回来,谁知山高路险路又不熟,那草药本就极珍贵,少的很,故而,这一转就用了将近半月,等下山时,已经是九月初。

她背着满满一摞草药兴冲冲回家,一进门就嚷嚷:“小媳妇,小媳妇,我回来了,这次采很多,够你吃一阵!”屋子里静悄悄,没半点声音,她又喊了几嗓子,索性直接掀帘进屋子,屋子里空荡荡的,地上落着件麻布衣衫,她疑惑望了一圈,心想,小媳妇去哪儿?在所有屋子里找了遍,什么人也没有,又走回傅流年住的那间屋子,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呼,撩起一片灰尘,呛的她不住咳嗽,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伸手在床上桌上摸了把,一手灰,这里,很久没人住?

来不及放下药篓,花生疾步走出屋子,站在院子里高喊,小媳妇,小媳妇,牛大婶,牛大伯...她在院子里等了半天,快天黑时,奔到村子里逢人就问,见过我媳妇吗,见过牛大婶牛大叔吗?所有人都摇头,找了圈,只得转回牛家,坐在院子里继续发呆,心里不断安慰自己,或许是闷了出去转转,会很快回来,会的。

第二天天蒙蒙亮,她又奔进村子,一家家敲门,农家都起的极早,开门见到又是这个少年,好几个都疑惑的问,咋啦,还没找到?

牛家其实是外来人,几年前来到这里,在村子边上建了个屋子居住,离村子还是有些距离的,村里人和这家不太熟,花生急的快哭了,有个大婶好心安慰,别急,总会回来,或许牛家的去他女儿家也不一定。

花生忙问,他女儿家在哪?

大婶为难的说,这个俺也不知,村口的李二狗和牛家有些来往,你去哪儿问问吧。

花生一听拔腿就往村口跑,到了那里,李二狗的媳妇开的门,奇怪的问:“咋啦!”

花生问:“大婶,你见过我媳妇吗见过牛大伯一家吗?”

二狗媳妇想了想说:“嗯,好几天没见到牛大家的,你媳妇?你媳妇谁啊?”

花生心里一个咯噔:“牛大伯家女儿在哪?”

“他女儿?我想想。”

二狗媳妇想了半天,花生几乎要爆炸,她才一拍脑袋说:“对,俺想起来,牛大和俺提过,他女儿是嫁到镇上,夫家好像开药铺的。”

“姓啥?”

“这个俺不知道,喂喂...”少年一阵风般消失无踪,身后的农妇一脸惊讶,心想,见鬼啦?这大天亮的,不能的吧。

花生在镇上找了几天,所有药铺都找遍,也没能找到那所谓的牛家女儿的夫家,最后,只得拖着腿回到牛家,一屁股坐到在地,心里茫然想着,完了,把小媳妇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平安镇(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