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不如不遇倾城色 [目录] > 第97章:女子如花(一)

《不如不遇倾城色》

第97章女子如花(一)

花生小子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藏花楼内风光旖旎!灯红酒绿,

花生摸黑走了几个房间,而后红着脸退出来坐在房顶上喘大气,即便脸皮厚如她,终归是个女孩儿家,平时油嘴滑舌,真到了实景现场还是挡不住。

房顶上到是个好地方,从此处望下去,藏花楼里一片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好不热闹,这个十八号楼,外面看着已是很气派,进了里面还是再次被震惊到,亭台楼阁水榭小楼一栋接着一栋。

花生低叹,果然是天下第一花楼,这阵势都快赶上皇宫了!接着她开始忧愁,这要如何才能寻到?

竞价结束后花生找个借口独自溜走,偷偷溜进后院,谁知,这藏花楼比她想象的大了好几倍,一时间瞎闯了几个房间,碰到的都是些活色生香的春宫戏,她到是不介意多看几出,可时间不允许啊,再这般漫无目的一个个房间找等找到小媳妇估计都生米做成熟饭黄花菜都凉了!

她忧愁地蹲在房顶到处张望,目光停在东边一栋小楼上,那小楼建在池塘边上,式样小巧,周围没什么楼宇,单独成院,在一片热闹中显得极清雅,小楼周围有几条黑影分明是暗卫保镖一类。

从这个角度望去看不清楼里情形,直觉的,那里面有戏。

*************************************

当少年摸黑避过侍卫进入小楼,那原本点着的唯一一盏灯也没灭了,里面一片漆黑,只模糊的见到地上有两个纠缠的身影,一人在上一人在下,被压住那人好像还在挣扎反抗,花生想都没想血往上冲,几步上前一拳挥在上面那人头上,那人头一歪晕过去,她低骂了句,扯起条床单将另一人抱起扛上肩膀就飞驰而去,小楼四周的护卫听见动静忙赶上来,却已是人去楼空。

逃出藏花楼,她跑了段路,看看身后没追兵,便在一处偏僻林子停下来,将肩上人放在地下,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喘气,道:“小媳妇,安全了!”

地上被她裹成粽子的人在被单里挣扎了几下,发出呜呜声音,花生忙上前去解开,歉意的道:“呵呵,忘记将你放出来了。”手忙脚乱将床单扯开,就着月光一看,啊...!你你你你!少年大惊一屁股坐倒在地。

月色下被打开的床单里露出一张清秀的少年容颜,长眉凤目皮肤白质,也就十七八岁的年龄,长的十分不错,仔细看竟然和傅流年略有几分相识,可,无论如何不是傅流年!

花生愣愣望着面前这人,有些不敢相信,怎么是他?

地上那人衣衫凌乱发髻歪斜双手被反绑着嘴里还塞了块破布,嘴里不停发出呜呜声音,不知想说些什么。

花生定定神,起身重新回到那人身旁,蹲下身子居高临下瞧了几眼,忽然伸手用力扯他面皮,那人疼的泪流满面,扯了几下见扯不下来,心下明白这是真皮不是人皮面具,于是拍拍手起身讥笑:“这么大还哭鼻子,羞不羞啊,你!”

那人差些气晕过去,从小到大高高在上,何曾受过这等戏耍。

既然救错了人,就得想办法重新回去,花生跨着脸坐在地上想,难道刚才在上面那人才是小媳妇?早知如此,当时就该点个灯看看清楚,小爷我白忙乎半晚上!越想越气,对着地上那人就是一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前看他趾高气扬的很。那人刚止住的泪重新流满脸,被地上的土一粘,满脸开花。

花生瞪瞪眼,提脚作势又要踢,那人立刻吓的不敢发声,想了想,花生还是扯开了那人嘴里的破布,而后居高临下俯视他:“他在哪里?”

地上那人张口就骂:“狗东西,快将本王松绑。”

本王?花生嗤笑:“你还想作威作福,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那人大怒:“大胆奴才,本王要杀了你。”

花生笑的一脸无邪,抬脚重重踢在他腰间,那人一口气没喘过来,晕了过去。

花生冷冷看了眼,低骂:“傅平年,这一脚就当我代小媳妇赏你的。”附身在他身上一阵乱摸,果然找到不少好东西,几张银票一块羊脂玉佩及一面黄金腰佩,就着月光看去,那腰佩正面刻着平字翻面是条龙,想来这便是四皇子安平王傅平年的随身腰牌。

花生将银票什么的统统塞进怀里,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总算也没全白忙活,虽救错人,但至少,得了不少银票,这叫什么来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花生忍不住又摸摸怀里那几张银票,极满意地点头,嘴一弯笑得阳光灿烂。

……本章完结,下一章“女子如花(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