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1章:命中注定,困入丛林(修改完整版)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1章命中注定,困入丛林(修改完整版)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感天恩辟地,始帝定论至今,天下分四国:东瀛,南瞻,北莽,西藜.

东瀛国悬殊海外,与大陆相隔茫茫大海,数千年来与他国少有来往.

其三国皆在大陆,北莽在极北苦寒之地,民风粗犷好武;西藜处中土,号为天下,富饶祥和;南瞻开国仅百年,尚未开化.

镇远将军立守北疆,犷民闻风丧胆,数十载不敢作乱.虞天候镇守南蛮诸国,让江南一带安享天庶,深得民心.

大陆历2421年,南瞻自封天子,我大藜南下瞻蛮,平叛乱,定天下,势不可挡,数月内南瞻国土无不在蹄下.自此南瞻对西蓠称臣,除苦寒北莽小片,外水东瀛几岛,江山一统,秦皇族贵甲天下.

但焉无乱不常,自国泰民安,即势力纷争,除镇远、虞天候手握重兵,朝中丞相门生众多,大有与之一较之势.皇天子千古一帝,欲再造清平盛世.

虞天候秦艽,皇族外氏,十五岁封爵,屏除异己,正妻皇妹容雅公主,无人不羡.

"侯爷,南瞻这边已经没事了,您就快回府吧,夫人都差人催好几回了."黑衣侍卫对着站在风口的背影说.

"阿大,你看那里面会是什么?"站在高处,能很清楚看到半里外黑压压一片的树林,连鸟都情愿贴着悬崖飞过,也不愿意走宽广的树林上空.

"侯爷,没有人知道,当地人说那里是不祥之地."聂萧青跨着剑说着,也看向了那片树林,"他们从祖先那时候起,就被告戒着不可靠近."尚未开化的南瞻总有着别人不了解的地方,因为隔苗疆也近,许多的巫术卜卦也让人有几分相信.

"备马,本侯要进去."依旧看着那片死林,真的象没有一丝生气,秦艽只想看看困扰了南瞻人几世几代的禁地到底是什么.

“侯爷,里面不能进去。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也没有活的人能说里面是什么样子,爷。”秦艽的话让向来稳重的侍卫也呆了,有些慌乱想要说明着南瞻人怕了数百年的地方是怎么样的危险.

“是吗,那我更要进去了。”

“侯爷!”单膝跪地想要劝阻,平常在怎么妄为也只是和人斗,身手心眼都不输人的虞天候自然不会吃亏,但终究人是斗不过天的,"夫人还在等你回去."搬着长公主出来,只想留住秦艽不让他去冒那根本没必要的险.

“让开!”桀骜的一喝,喝开了挡在前面的侍卫。不说容雅还好,说起就烦闷,什么长公主,什么端庄尊荣,都是给别人看的.秦艽向来不把她当回事.

"侯爷,属下随你一起去."随着虞天候出生入死那么多年,早已经是吻颈之交,见劝不住,只求能跟着.

"不用."根本不留丝毫余地,就这么一甩衣袖走了,阿大是最好的侍卫,但有的时候,总是很碍事.秦艽一身的戾气,总是让他的侍卫们很担心.

随手牵了马扬鞭就起尘了,一路的将士看是虞天候谁敢拦,让开了路让那匹黑马奔跑得更为顺畅.那片丛林里到底是什么,从没见过颜色这么黑的树,也没见过能有树林长得茂盛到一丁点阳光星子都不曾露下来.勒马站在外面凝看,里面,真的没有一点生气.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么进去了就会知道,随手又是一鞭,马吃疼的叫了一声就撒开腿奔了起来.

出乎意料,树林里没有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没有什么值得让你拔剑的地方.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辨别前面一点的距离,没有一丝生气的地方,连战马也不安了起来.这里真的只是树林,因为连一株草都没有,没有沼泽,没有数腾,没有蘑菇,只有黑压压的树,永远也走不完看不尽的黑树.不记得是什么时辰了,忘了进来多久了,秦艽看着前面依旧的黑暗,似乎还是没有走到尽头.

“你怎么敢进来?”猛地,后面响起了一声轻喝。在这一直以为没有一点生气的地方,忽然有个声音,虞天候心也不由一惊,战马却吓的想要跑开.

好不容易把马安抚了下来,勒紧缰绳掉转马头,虽然光线很暗,还是可以看见,是个女子睁着一双桃花眼瞪着他。是双极美极美的眼睛,在这么浓重的黑里也能闪亮.

“要你多言吗?”依旧冷峻,平静的心湖有点岔愤,没有人第一句话就对他这么不屑。

“随你,你出得去就是你的本事了。”白衣的女子转身迈开步子,赤足的脚上戴着脚环,带走一片丁当.

那样清心寡欲的神态似乎让人欢喜不起来。何况是桀骜惯了的虞天候.

秦艽听着,扬起马鞭,瞬间,一道血痕现在女子的后背,衣裳零落,隐约露出颤抖的双肩。很黑,但可以看的出留下了不浅的伤.

顿了几秒,女子继续朝前走着,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望着她逐渐消失在这黑林中,虞天候牵扯了嘴角,好韧的女子。既然她能在这,自己也一定能出去.起码不会马上死.

秦艽牵着马,慢慢前行。那马已经累得不能载人。还是黑暗,一辈子都没体会多的全部补了上来,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秦艽都会在天色入黑的时候这里.

“小利,我真的不应该来吗?”看着爱马,秦艽靠着树干轻声说,“可能走不出去了。”早知道该放火烧了这片林子,再来看里面有什么.

真的是片死林,没有阳光,没有水源,没有生气,除了那个女子,一个活物也没看到,一篓的利箭,没有机会拉一次弓,一身的傲气,硬生生地撑着自己早以透支的身体。

小利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落寞,低下头轻轻的蹭着秦艽。

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秦艽慢慢昏下。再霸气的人也是人,不是神.

细细的流水声,和煦的微风,以及按在额上的微凉的手。这些让秦艽的意识恢复,缓缓的睁开眼,阳光,他终于又看到了太阳。扯着嘴角想笑,干裂的嘴唇硬生生扯出血来。

“不要笑,你唇已经干了,会裂。”

偏头,望见了一张绝世的容颜,正蹙着眉看着自己。那对桃花眼流光溢彩,说不出的灵透.

“不恨我吗?”秦艽不喜欢别人的施舍,他不善于感激,转眼冷若冰霜。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如果能出去,一定把这里铲平了,掘地三尺,泻恨.

不说话,回身浸了棉布的手绢,轻轻润湿干裂的嘴唇。她很美,但对见惯了稀世丽人的虞天候来说远不是倾城的,但无欲无求的气息却轻易把那些女子比了下去.很难得,一片死林中有这样的秒人.

“滚开!”霸道的一挥手,甩开了唇边传来的温柔,顾不得昏昏沉沉的身体,站起身对着她大吼。

她半跪着,仰头看着这个不可理喻的男子。“是不是在讨厌我救了你?”人的心思很轻易能看透,何况她有着通天的灵力,世间一切,皆为眼底.

气到骂不出声,他秦艽不知怎得,见到她,平时冷得惊不起一丝涟漪的心湖竟然再也沉不住气。

“罢了吧,你伤了真气,还得修养。”

“恩。”不知是那对桃花眼中的流光,还是真的伤了原气。虞天候握着她的手躺下来,昏昏睡起来。

----------------------------------

神啊,改一篇了`舒服多了`````

PS:谢谢师父跟我说,虎牙很久以来就懒得拖着不改.-.-!

PSS:先删几章`再谢十三儿`鞠躬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初入侯府,阿大释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