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14章:清澈如水,倾城霓裳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14章清澈如水,倾城霓裳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船终于靠岸了,天气也好多了,隐隐约约的春意.阿大和巴顿先下了船,去附近的客栈租马车.落月的心情看来格外开朗,嚷着秦艽陪她下船.秦艽一脸笑意的看着落月,还象个孩子啊.

"姐姐,我扶你吧."无铭朝着落月一阵小跑过来.纵使心计,也不会对落月存丝毫的邪心罢.

"无铭,你不是我的丫鬟,不用对我着般."落月拍拍无铭的头.

"我就是喜欢姐姐,才对姐姐好."无铭拉着落月的白衣,一手清冷,转过头看看秦艽,"有些人,要我对他好我都不想."

秦艽板着脸看了一眼无铭,这个丫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只一眼,便背过身去.

"无铭,艽不是坏人.答应姐姐,等你长大了,你要帮他."不再笑意盈盈地看着无铭,落月按着她的肩头,一字一句地说.

无铭仰着头看着落月,姐姐似乎,似乎又冷了许多,一扯嘴角,"只要姐姐说的事,无铭不等长大,现在就会帮他的."

"无铭,记住你说的话."落月也不多说,拿下无铭放在她裙据上的手,转身走开.

"小姐,侯爷呢?马车已经准备吗了."阿大从江岸一隐身形,飞上船舷,不见秦艽,便询问着落月.

"他进去了罢."落月略微低头,看着阿大的膝盖,几天前,是自己误会了他,让他跪在满地碎片上,"萧青,你的伤?"

"小姐,属下没能保护好小姐,实在罪该万死.那点伤,请小姐不必放在心上."阿大回着落月的话.是真心对不起落月.

"你从今日起,教无铭武功吧."落月淡淡地吩咐,却惊呆了一船的人,"她有底子,很快就能和你不相上下了."

看着阿大不言语,落月一挑眉,"萧青,你怕了吗?"

阿大一行跪礼,左手握刀."小姐吩咐,万死不辞."既然小姐如此做,定然有她的理由,自己看不懂里面的玄机,只待以后慢慢领会.

"无铭,随我下船."落月一挥手,唤了旁边还在发呆的无铭.

"是."无铭紧紧跟在落月身后,姐姐在想什么啊?

南方即使是冬天,树叶也是不掉色不落枝的,春来的也早,从马车的车窗上一路看来,红男绿女,江南果然是个香艳之地.

"无铭,你不要闹了,跟小姐坐马车吧."阿大无奈地劝说着无铭,这个丫头,不只那里来的野性,放着姑娘家的马车不坐,小小年纪,竟然一定要骑马!

"不要.无铭从马背上长大的,从来没坐过什么马车!"无铭看别人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待,有点不太高兴.

"马背上长大?你一直生活在塞外吗?"阿大一下听说了话里的玄机.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无铭跨在马上,斜着眼看着阿大,"我们都被主人养在塞外,但是主人应该是中原人,因为传信的都是汉人."

说完这一句,无铭便狠狠一甩马鞭,转眼跑开了数十丈,卷起一路尘土.阿大在后面看着无铭娇小的背影,年龄尚小,但用不了几年,一定会是个大人物.

无铭拽着缰绳,酣畅淋漓的跑了一阵,忽然看见前面几个大男人围着一个粗布麻衣的弱女子.那个女子抱着包袱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无铭不由怒火中烧,翻身下马,瞪圆眼睛看着他们,"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真不要脸!"

几个恶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怔怔回头看是何方神圣,却只见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嘿嘿一笑,"小丫头,是不是也想陪爷玩一玩."

"是啊,本姑娘就陪你们玩玩."不等他们再说话,无铭便一个侧步近身,赤手空拳地打起来.

无铭今年才满十岁,纵使功夫底子再好,手无片刃,同时对付几个膀圆腰粗的大男人,也自然渐渐落了下风.一声惊呼,无铭胸口被打中一拳,半躺在地上的无铭,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擦着嘴角的血迹,满眼倔强看着那几个不怀好意的男子.

"小丫头,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其中一个为首的低下那张贼猩猩的脸,紧紧盯着无铭的脸,"小丫头长的还真水灵,那爷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一边说着轻薄的话,一边伸手要来摸无铭的胸部.但yín荡的笑瞬间便成了惊恐的尖叫,他的手,他的手被利剑齐跟切断,血淋淋地落在地上.

阿大一手执剑,一手拖起地上的无铭,护在怀里."你没事吧."阿大冷冷看着那几个吓得发抖的恶汉,问着怀里的无铭.

"恩."无铭从未被男子抱在怀中,一时间没了往日的任性,温顺地答道.

"你们几个,还不快滚,再让我见到你们,休怪我剑下无情!"阿大不是善男信女,但不愿见血晦了侯爷他们赏玩的兴致,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便让他们走.

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恶汉听见阿大这么一说,纷纷连滚带爬地跑了.

"以后不要那么胡闹了."阿大收起利剑,看着无铭唇边的血迹,皱了皱眉,"快回去罢,你的姐姐肯定担心你了."

我胡闹?本来还想申辩的无铭却一把被阿大抱上了马.算了,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原谅你好了.

"恩公留步."阿大刚想策马,却听见后面有人唤,停了马鞭,掉转马头看向后面,原来是先前那个粗布麻衣的女子.

"小女子霓裳谢过二位恩公救命之情."女子柔柔弱弱的跪下来.

"你再跪我就要折寿拉."无铭大声嚷嚷,"你快些起来罢,霓裳姐姐.你怎么孤身一人在这?"

"回恩公,霓裳双亲前几天亡了.霓裳来杭州投靠亲戚."说起伤心事,女子又是一声声抽泣.

"你一个弱女子在这荒郊野地的着实不安全,我们也是去杭州,你要不随我们一路吧."阿大不喜欢看见女孩子哭,既然顺路,也做回善事.

"真的吗?"霓裳一抬头,满眼的喜悦之色.

阿大和无铭见到那双眼睛后都皱了皱眉.他们二个都见过落月的眼睛,举世无双的桃花媚眼,却没有多余的妩媚,只是流光溢彩.而眼前这个女子的眼睛,不,应该说眼神,单纯到几乎见底,盈盈秋波,让人想坼了所有的防备.

所有的事情都有一个度,单纯的女子让人心疼,但世间,没有女子天生就是这样的眼神,清澈见底?还是暗藏心计?

……本章完结,下一章“沉琴入湖,又有何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