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16章:若无信任,无须解释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16章若无信任,无须解释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霓裳虽然是自己投湖的,却在水中只是放开了血琴,然后大力的挣扎,搀杂着惊呼声溅起一阵阵水花.

无铭看着这样,也不去救她,"姐姐,她这是干嘛?."无铭气呼呼向落月抱怨.

"她是不甘心."落月扯了长衫,一下跳入水中向霓裳游去.她是习水边生长的,水性熟得象鱼一样.

"怎么回事?"秦艽拿着外衫从船舱里走出来,看着湖中挣扎的霓裳,又看了看气呼呼的无铭,仿佛明白了什么,脱了靴子就跳下水.

霓裳看见秦艽跳下水来救自己了,可落月却已经快碰到自己.一下子,挣扎的越加厉害,溅起的水花让落月抬起手来擦脸,只一下,便趁着扬起的手抓着落月的肩膀,狠狠沉下去.落月水性很好,但没想到自己好心相救,得来的这样的结果,连连呛了几口水,挣扎中秦艽潜下去一手抱着落月的腰,一手抓着霓裳的胳膊.

"你没事吧?"秦艽看着呛水呛到眼睛通红的落月.

"没事.你救霓裳姑娘上去吧."落月缓了口气,踩着水,离开秦艽的怀抱.

"爷,霓裳的命不打紧.您去捞下小姐的琴吧,晚了就沉入湖底了."霓裳靠在秦艽怀里,一眼泪水的看着秦艽.

"不必了,我自己去看看.你们先上去吧."落月说完就潜下了水,这琴是雪兽送来的,但现在又别人亲手扔掉,觉得对不起雪兽.

秦艽抱着霓裳上船,一身湿淋淋的,轻薄的罗裳贴在身上,玲珑碧露.无铭看着,扭头不管他们,只是紧紧盯着湖心的落月.巴顿他们几个也都下水了,帮着落月捞琴,但琴一直没找到.落月仍然没死心,一次次深深吸气,然后潜入水中.单薄的身子在硕大的湖中好生孤单.

"阿大,你去叫她上来.还在水中,怕要着凉了."秦艽看着湖中的落月,不忍心让她再去.

落月听见了阿大的声音,低头看了眼幽幽的湖水,血琴,这是天命吗?

缓缓又回船边,阿大拽着落月的手将她拉上来.落月冷得浑身发抖,湿淋淋地在走过的船面留下一路水痕.

秦艽看见这样的落月,想上前将她抱在怀里,但霓裳却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襟,满眼惊恐地看着自己,也不好推开.

"大家都没事了就好."落月看着秦艽拿长衫将霓裳抱在怀里,二个人湿淋淋的,衣裳贴在身上,落月就看着这样的二人紧紧相拥.转身走向阿大,拿了他手上的干巾,倔强地擦着一头湿湿的黑发.

"小姐,你."

"无铭,霓裳自不量力抚了小姐的琴.你那样对我,霓裳不怨恨你."无铭刚想开口问落月为什么不怪霓裳沉了她的琴,却被霓裳打断了.霓裳在赌,赌无铭的刁蛮,赌落月对无铭的庇护,也赌自己在秦艽心中的地位.

"你在说什么?"无铭一口就听出了霓裳是在陷害她,瞪圆了双眼,凶神恶煞地看着霓裳.

"霓裳没有什么恶意,霓裳只是说不怪无铭."霓裳在秦艽怀里缩了缩.除了阿大,无铭,落月,什么人都相信了这次落水是无铭看不惯霓裳抚了落月的琴,将霓裳推到水里.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无铭气到喷火,攥着拳头就要去打霓裳.

"无铭,退下!"落月轻声一喝.

"小姐,为什么?"无铭伸出的拳头停在半空.

"随我回客栈."落月也不多言,说完,转过身看也不看他们,"阿大,要画舫靠岸."

客栈中,店家看着湿淋淋的一行人,看样子心情不好,不敢去招惹,身上干的二个人,阿大和无铭,也是阴沉着脸,看样子也不能去招惹.就这样,他们入客栈的时候没有人招呼,无铭本就气没处发,现在正想骂小二一顿,却看着落月正回头冷冷看着自己.低下头,乖乖跟落月上了楼.

"小姐,这是干净的衣服,你快换上吧,别着凉了."无铭拿着一套衣服,放在床上,对着站在窗前的落月说.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落月依旧没有回头,看着一轮夕阳.

听见无铭关门的声音,许久后,落月回过身来,背对着门口,缓缓解下已经被t体温熨的半干的衣裳.忽然听见后面有开门声,也没在意,该是无铭又回来了吧.落月头也不回,伸手去拿床上的衣服.胳膊却被狠狠拽过去,身子被硬生生扳过来.

"落月,霓裳说的是真的?"秦艽抓着只穿了件肚兜的落月,也不管她一身的湿气没擦干.

"她又说了什么?"落月冷眼看着秦艽.

"她只是一直求我别怪无铭."

"求你?在你怀里求你吗?"落月抬起右手,在秦艽胸膛上一节节的爬,斜着桃花眼,轻笑地问着秦艽.

"我只问你是与不是!"秦艽知道落月在挑逗他,手扳直着落月的肩,"你怎么可以要无铭把霓裳推下水?无铭这样的人,早就不该让她留下来."

"霓裳,霓裳,叫得多亲热."落月推开秦艽的手,"既然你都相信她了,还来问我干什么!"

"因为我不信!"秦艽一把抱起落月,将她压在身下,"落月,你告诉我,是不是每个我看过的女子,你都要这般?"秦艽俯下身扯咬着落月圆滑的肩头.

"秦艽."落月看着床幔,安静叫出秦艽的全名,"滚出去."

秦艽看着落月的眼睛,那眼里满是平静,没有怨愤,没有犹豫,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满眼的愠色.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艽不明白,落月为什么那样霸道了,心中满满的都是她,从没有人能抢占她一点点位置,他也不明白,自己一直抱在怀里的女子怎么能那样残忍.倔强,秦艽心里想到了这样一个词,落月的倔强,不解释也不否认,只是干净叫自己滚出去!秦艽心扯,滚出去?平静地叫自己滚出去?

落月也不明白,秦艽为什么为了一个才相处不过几天的女子这样来质问自己.压着无铭不让她胡闹,只是相信秦艽.自己也不解释,如果信任不再,再多的解释都是徒劳.倔强到如此地步的女子,甘愿被误会,也不愿低三下四的解释什么.

霓裳确实赌赢了,不是赢在自己在秦艽心中的地位,也不是赢在秦艽对落月的不信任,恰恰是赢在秦艽对落月的太过信任,信任她爱他,信任她为了他能做出任何事.可惜,这样的感情,霓裳永远猜不到.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如蛇蝎,机关算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