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19章:即使杀人,光明磊落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19章即使杀人,光明磊落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铭,要不要出去走走?"落月看着撑着脸颊看着天花板无聊的无铭,笑着问道,这丫头,平日里忙最多就是随阿大练武,今天不知怎的,这样清闲.

"好啊好啊."无铭差点跳起来,"阿大和爷在谈事情,说晚上才能教我武功.姐姐肯陪我出去?"

"对啊,你去叫阿大吧,我们半柱香后在楼下会合."自从上次被无铭差点刺死,无论到那里,秦艽总要阿大或巴顿他们跟着落月,落月也习惯了.

"姐姐,就我们二个去嘛,我才不要他象死神一样跟在我们后面,别人都不敢走进我们了."无铭拉着落月的手撒娇.

"可是,他们不会答应吧."落月有些犹豫,秦艽不会放她这样出去.

"姐姐,我们易容吧.无铭的看家本领,就是使毒和暗器,就数易容了."无铭想着能和姐姐二个人出去玩,费几点时辰易下容也是划算的.

"你个小妮子."落月轻轻点了无铭的鼻子,算是答应了.

无铭高兴的欢天喜地,拿出了随身的包囊,仔仔细细帮落月拈上人皮面具,又盘了发髻,总觉得少了什么,对了,少了发簪,落月从来不带那些东西,眼下又没有.

"无铭,你拿白色的绸子缠上去吧."落月知道无铭犹豫的原因,这满街的红男绿女,那个不是穿戴的浑身环佩,又有几个女子头上一件饰品都没有?

"姐姐,无铭一直想知道,其他的女人都喜欢那些首饰,为什么姐姐一件都没有,爷没给你买吗?他看上去不是很穷."无铭拿着白绸细细缠到落月的发中,她还不知道秦艽是虞天候,只当他是个普通的什么庄的少庄主.

"他不穷,但我要的他给不起."落月听着无铭的抱怨,轻轻笑了.

"姐姐看上的是什么啊?贵到他买一样都买不起吗?"无铭更加糊涂了.

"我要的,是他的心,他当然给不起."落月说完着句,拍拍无铭的手,示意她不要再问.落月只想要秦艽的心,但秦艽是虞天候,他心中还要容下天下,那么多人那么多事等着他去管,肯放下那些来江南陪她几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姐姐,好了."无铭拿着铜镜在落月眼前晃,"我本来想帮姐姐化成普通人的相貌,但姐姐看上去还是好美."

铜镜中的女子只能算个中等姿色,但精巧的发髻缠着白绸,后面的头发披在腰际,白绸也是凌乱的垂下,不似以前的清冷,倒象个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

"姐姐,再等无铭些时候,你先换衣服吧."无铭说着,把一套衣服塞在落月手里,自己趴在桌上对着铜镜帮自己易容.

落月看着手中的衣服,是改良的胡服,窄袖短襟,虽是白裳,已经不似自己以前的气质.罢了,看无铭那么高兴,随她胡闹一回好了.

"姐姐,我好了."

"无铭,你好厉害啊."落月看着无铭变成了个不折不扣的贴身侍女,由衷称赞道.

"姐姐,你这身打扮,再添把剑,就是个侠女了."无铭也看着落月一身利落的短装,蹬着蛮靴,柔中带刚,似是个闯荡江湖的侠女子,"可惜,无铭身上除了毒,就只有一把的暗器.无铭没有剑,要不把阿大的偷过来."

"走了拉,你还想添麻烦吗?"落月好气的看着异想天开的无铭,能混出去就不错了,还想着去偷剑.

落月和无铭下楼的时候,秦艽和阿大正巧在下面喝茶.但无铭却是胸有成竹,退都没退一步,依着原先的步调,不慌不乱地走着.

秦艽和阿大都不喜欢看女子,随他多美的女子,都只当花一样,看一眼,好漂亮,然后又去做自己的事.

阿大是背对门口坐着的,他先看到了易容后的二人,无铭即使易容了也不会改变她的性情,看着阿大看着自己却没认出来,调皮地朝他眨眨眼睛,阿大看着,也没当回事,继续喝茶,权当杭州女子的大胆多情.

但茶水喝到一半,还在口里,阿大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这丫鬟怎么走在主子前面?回过头来,看着秦艽,"爷."

"随她们去吧,你今天就留在这里,我在后面跟着她们."秦艽又咽下有口茶水,放了茶碗,站起身.

该是无铭的主意吧,真的有几下子,但对落月,即使容貌衣服都已经变了,凭着心里的默契,不回身就感觉到她走近了,等她走到眼前却是个陌生的女子,想想,也知道是易容了.秦艽想着,挑了个距离,远远跟着落月.

"姐姐,姐姐,快点,快点啊."无铭出了客栈,便一阵小跑到了集市.回身跳起来对落月招手.

"无铭,你别闹了."落月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又看着无铭蹦蹦跳跳的样子,生怕她陪人推倒踩伤了.

"姐姐,你看这里的东西好漂亮."落月好不容易走进,就被无铭一手拉着胳膊扯到一个商摊前.

摊位上摆的都是女儿家欢喜的小东西,胭脂香粉,发簪耳环,漂亮但显得花俏."无铭,你喜欢就买吧."落月塞了锭银子给她.

"姐姐,无铭能用这些吗?这是姑娘家用的."无铭看着手里的银子,觉得自己还小.

"无铭你已经够大了,能够打扮了."落月不管无铭的难为情,拿起发簪就在无铭的头上比,又选了对耳环,"老板,这几个发簪还有这对耳环,我全要了,另外,给我包几分胭脂,不要香粉."落月指着自己选中的东西,对摊主吩咐道.

"二位姑娘慢走."摊主包好东西,热情送着她们离开.

"哇,妹妹选的东西好漂亮啊."不知那里来的几个地痞看着落月怀里的东西,伸手就要来抓,"借爷看下!."

说是看东西,实际上是想轻薄落月,无铭一眼就知道他们的诡计,横了一步,挡住**伸出的手.

那个地痞看着个小丫头瞪圆了眼睛看自己,不由嘿嘿一笑,"怎么了,小妹妹也想陪爷玩玩?那就来个双龙戏珠好不好?"

听着如此轻薄的话,其他地痞跟着附和地笑了,"对啊对啊,小娘子今天就嫁人吧,不过新郎要我们轮着当."

在十丈外的秦艽听着这些不堪入耳的话,一握剑,想宰了他们几个,但剑身还只出鞘几尺,那些地痞就倒地了.秦艽停住了拔剑的手,看着落月和无铭二人,刚刚的人是无铭杀的罢.她什么时候这样厉害了?

"无铭,你杀了人了."落月蹲下身探了几人的鼻息.

"无铭出手,本就想置他们于死地."无铭上前取下尸体上的暗器,冷冷说道.

落月看着无铭手中的暗器,薄薄的金花,尖利处闪着寒光,自然是喂了毒的."无铭,你不该这样视人命如草芥."

"姐姐,无铭的名字是姐姐给的,无铭除了姐姐,什么都不会记在心里."无铭看着落月眼中的忧愁,依旧冷冷的说,除了落月,别的人,她想杀谁就杀谁,才不管什么老子人命可贵.

落月看着无铭的眼神,转过身,"无铭,你随我来."

无铭看着落月的背影,愣了几秒,马上就快步跟上去,姐姐要去那里呢?

无铭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复,落月在一家兵器行前面停下来,看着上面的金字招牌.

"姐姐,我们是要进去吗?来这里干什么?"无铭不解.

"你在外面等我."落月不理睬无铭满头的疑问,走进了兵器行.

"小姐,您想要买什么样的兵器?"掌柜殷勤地对落月说.

"我只要一条马鞭."落月懒的看掌柜商业性的笑容,只吐出这样一句话.

"小姐,小的这里是兵器行!"掌柜的以为是有人存心来找茬,语气中慢慢的不信任.

"难道这些不够吗?"落月掏出锭银子,扔向掌柜.

"既然小姐坚持,小的只能勉强做到了.阿荣,去马房拿节赶马的鞭子过来."掌柜见了银子,就眉开眼笑,对着伙计吩咐.

只一下,落月便拿到了马鞭,不再看掌柜满脸奉承的笑,卷着鞭子,出了店门.

无铭站在门口看着落月出来,手中拿着节马鞭,以为落月是要惩罚她轻易杀了几个人,要来鞭笞她.双膝跪地,无铭垂着头,等着落月的惩罚.她真心喜欢姐姐,只要姐姐愿意,随时能把自己的命拿去.

久久不见落月的鞭笞,缓缓抬起头,却看见落月将马鞭递到自己面前."拿着."落月轻轻说.茫然的望着落月,不懂她的意思,但依然伸手接过了马鞭.

"无铭,我给你这个名字,是想让你不被世间万物迷惑,不是让你为所欲为.这节鞭子送与你,以后你就拿它做武器,你记住,即使是杀人,也要光明磊落,不要用暗器阴毒那类见不得人的把戏."

无铭看着落月高高在上的眼睛,小小的心还不懂地为什么要光明磊落,但她知道什么是气节.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他怨他,不曾后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