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20章:爱他怨他,不曾后悔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20章爱他怨他,不曾后悔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铭,过来坐下,姐姐给你梳妆."落月笑着拉过无铭,让她做在梳妆台前的雕花镂空的圆凳上.

在兵器行门口无铭接过落月递给她的长鞭后,便默默随着落月回了客栈.一路无言.

"姐姐,无铭以后就用鞭."无铭看着铜镜反射着的落月,语气说得很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无铭,姐姐知道你吃了很多苦,对很多事都不再在乎.但你要记住,一个人如果随心所欲,他便会成魔.嗔痴骄淫,终会被罪孽吞噬."落月绕到无铭面前,半跪在她膝边,覆着她的手说到.

"姐姐,无铭真会有那样坏吗?"无铭还不知道落月为什么三番二次对她说这样严重的话,她只想有大作为,一身的凌厉杀尽所有的挡道者.她从小生活的世界,不是被杀就是杀人,她觉得,有些事,天经地义.

"无铭,你不是个俗女子,终有一天,你会站到所有人都羡慕的高度.而那高度,姐姐不希望是由累累白骨堆上去的."落月轻轻的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没有灵力,已经不能肯定无铭的未来,却偏偏劝说她要光明磊落,要气度凛然.落月只知道,无铭这样的女子,若要耍起心计,便是无人能挡,她太烈,太聪明,落月只希望她不要太毒.

"姐姐,无铭答应你.以后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一切只听姐姐的吩咐."无铭看着落月的眼神,不想让她在伤心下去.

"罢了,不再说这些了,无名,姐姐给你盘发."落月站起身,细细为无铭编着发股,先拿三股,慢慢的加进旁边的垂发,蜿蜿蜒蜒.在无铭的头侧织着蜈蚣辫,混着粉色的发带.蜈蚣辫编好后,又忙着盘脑后的头发,最后,才插上自己选的银簪.银簪上雕着个漂亮的凤凰,垂着细细小小的银珠,一晃头,轻轻的声音.

"转过来,我给你擦胭脂."落月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扳过身子,轻轻将胭脂涂在双颊,抹在唇上,细细涂匀,落月挑着她的下巴看了一阵,才从后面拿过铜镜,"你看下吧."

无铭看着镜中的女子,挤眉弄眼了几下,镜子里的女子也跟着挤眉弄眼,"姐姐,这真的是我啊?"原来是不相信那是她自己.

"喜欢吗?"落月轻轻的笑,看着无铭的样子.

"喜欢是喜欢,可是,这不象我."无铭有些发愁,一直当自己是野丫头,平常也是简简单单抓个发髻,穿着黑衣和其他男子称兄道弟.其他的女孩子当然对她也是能躲就躲,现在看着镜子中的女子,清新淡雅,没有浑身的乖戾.

"只要有这个,你还是你."落月看着无铭窘迫的声音,将鞭子递给她,"无铭,这样的你很美,你也该长大了."

"姐姐,无铭长大了还是你的无铭."看着手中的长鞭,无铭开心的笑了.

"恩,永远都会是."落月也笑了.

"姐姐,无铭是不是也能找到象爷对姐姐那样好的男子,那个男子一定要是英武非凡,一定要是个大人物."无铭想真自己长大了,不禁想着自己的未来的心上人.

"无铭,永远,永远,都不要心爱的男人爱上自己."落月听着无铭的话,只是吐出这样一句.

"姐姐,我不懂."无铭真的不懂落月的话.落月那么爱着秦艽,她应该不曾后悔爱他,为什么这样是说?

"爱他时,一切美好;怨他时,人生灰暗."落月走到窗前,看着吐出新芽的柳树.她爱他,不曾后悔,只是有些感觉累了.情劫之苦,她不想无铭再去承受.

"姐姐,那你,没想过离开?"无铭知道落月有时候很伤心,在秦艽抱着霓裳上船的时候,在自己一身湿淋淋秦艽却将别的女人抱在怀里的时候,在自己忍让得来的却是秦艽怒气的责问的时候,在说起秦艽心中不止自己,还有天下的时候.落月都是哀愁的.

如果落月不是那样爱他,凭她如此的无欲无求的心境,断不会爱他,怨他.图增烦恼.

"我不后悔深爱他,只是后悔爱上他.但再来一次,我还是会义无返顾的爱上他."落月依旧看着一树的青芽,又是个春天.

"姐姐,无铭如果爱上一个人,也会义无返顾的.如果来来去去,始终只有孤身一人,那即使什么都得到了,有什么意思?欢苦悲愁,风雨同舟!"无铭这算是第一次不听落月的话,倔强地说着.

"无铭,你会遇到的,你命中注定的人."落月背对着无铭轻轻地笑了,无铭啊,每个人的生命都劫迫无数,但最大的一个劫,是自己真心爱上的人.看来,她懂,无铭也懂,依旧不信命.

"姐姐."无铭轻轻的唤,她怕落月声了她的气.

"姐姐没事,你出去玩吧.我想休息了."落月转回身,对无铭微笑.她怎么会怪她呢?不会的.

"是,无铭先下去了."无铭退出了房门,想着自己今天还没练武,又拿着长鞭,要去练习了,不能辜负了姐姐.

客栈的后面,是个清清静静的院落,一身的黄裳,头上的银簪发出轻轻的碰撞声,无铭甩着鞭,想要击中自己看中的那片树叶.正练得高兴,看见阿大跨着剑从走廊走来,一时想戏弄一下阿大,一隐身形,躲在垂柳的阴影中,静待阿大走进.

阿大早已看清了前面有人,但那习黄裳不是自己熟悉的,看见那人隐进暗处,不露声色,按着原来的步调走进.

无铭看着阿大走进,一扬长鞭,狠狠甩过去,击中了!无铭正在高兴自己计谋得逞,却感觉,不对,阿大在笑,侧着身,保持着刚刚走路的姿势,动也没动.

阿大看准了鞭子甩过来的时机,早已一手抓住了,一运劲,拖着垂柳后面的人出来.无铭没有意识到,脚步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你到底是谁?暗算我干什么?"阿大看着摔在地上的女子,没错,一习黄裳,自己没见过,只是这个女子的身形有些熟悉.

"哼,我只不过跟你开玩笑,你生那么大气干什么?"无铭气呼呼的爬起来,刚刚被摔破了膝盖,也磨破了一身黄裳.

"无铭?是你!"阿大看着眼前的无铭,有些认不出来了,一直把她当小丫头看待,没有想到她竟一夕成人,盘着粉色发带搀杂的发髻,带着泠泠作响的银簪,竟也是如此动人."你的膝盖没怎么样吧."

"哼,不要你管!"无铭一瘸一拐地走了,一身狼狈,却还是那样倔强,她的性情还是没变啊.阿大看着无铭的背影想到.

无铭出去后,落月躺在床踏上小憩,斜仰着,看外面藏蓝的天空,好纯净.

迷糊中,感觉有人披了件衣服在自己身上,睁开眼,果然是秦艽,落月朝他轻轻的笑了,看着他坐在床榻边,侧过身子看着自己.

"落月,对不起,这几天没陪你.侯府的文件已经堆到向山一样了,只能差人每天送来给我批阅."秦艽宠腻的看着躺着的落月,伸手抚过她散在脸上的发丝.

"艽,是我太任性,要你来这么远的地方."落月轻轻握住秦艽抚在自己脸上的手,一点都不怪他,"如果事情急,我们就回京吧."

"落月,我应付的来的.明天我陪你去泛湖,二十四番花信风也该来了."

"谢谢,艽."

"我们之间,还要说这二个字吗?"秦艽伸出手指点了点落月的唇.甜甜的情意容满了整个房间.

落月柔柔的笑了,她不后悔,不后悔放弃灵力送他他出林,也不后悔残忍的预言随他出林.不后悔爱上他,即使有怨,即使有劫,也不皱一下眉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窦初开,如花美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