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23章:计谋掳人,各怀鬼胎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23章计谋掳人,各怀鬼胎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湖的风光真的细致,湖畔边的垂柳只是个序幕,而满湖的清澈让人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微不足道.于宇宙,太阳,星辰,人类的生命只不过是短短一瞬,而在着一瞬中,我们感受欢喜,悲苦,忧愁``````

"艽,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寂寞.''落月似乎感觉到了那片宁静隐藏的浓重悲凉.

"落月,得眷如此,今生在无他求!''秦艽知道落月的心意,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很卑微.没遇到她之前,自己在忙些什么啊?

不再出声,落月靠在秦艽怀里站在船头,看着一湖静谧.

秦艽也默默感受着不可多得的安静,一皱眉,不远处有人开了几条船来,不断有人下水,搅得一湖安谧瞬间不见.

"给我捞,我今天一定要把它找到.''

"好好,霓裳姑娘吩咐,就是本府的吩咐,还没听见吗!''

聒噪的声音更让人听真心烦意躁,落月却听着一声霓裳,沉思了半晌."艽,难道霓裳姑娘嫁给你知府?''

秦艽一声冷笑,敢来这里坏了自己难得的清静,真是活腻了.扬手叫船家把船摇近,看着霓裳一身穿金戴银,妖媚地站在甲板上,指挥着捕快.

"霓裳姑娘,别来无恙?''秦艽抬起下巴,轻蔑地说到.

"啊,爷.''霓裳本来见了秦艽一脸的欢喜,但又看看被抱在怀里的落月,再看看自己一身的打扮,真是庸俗不堪.

"大胆.看见知府大人还不下跪.''一旁的师爷阴阳怪气地朝秦艽喊.可惜马上被秦艽一道冷冽的眼光吓的收回了声.

"霓裳姑娘,你真的嫁给了知府大人?''落月看着穿着奢华的霓裳,又听见别人叫那个发福的男子大人,也确信了霓裳和他的关系不一般.

"她怎么会嫁.她不过是个花娘.''秦艽冷眼看着霓裳眼角的抽搐,看样子自己是猜对了.

"艽.''落月掐了一下秦艽的手,那样的话说出来,未免太伤人了.

"不错,霓裳现在是水云斋的花魁,爷有空也来玩玩.霓裳一定好生伺候.''霓裳干脆豁出去了,更家人尽可夫地说.

"霓裳姑娘,要不要我们帮你赎身?''落月不忍看她落入风尘,究竟是什么,让她从当日一个粗布麻衣的弱女子,变的如此浪荡.

"不必了.霓裳现在好吃好喝,日子好过得很.而且,水云斋并没有我的卖身契,霓裳只是自愿在那的.过几天,那个庙大,霓裳在换个地.''那日,阿大送她出了客栈以后,并没有去找她的亲戚,而是进了杭州城最大的歌舫.她不要做普通的女子,即使污了自己的身子,也要出人头地!

"你不用劝他了.那样的女子,浪惯了.''秦艽对着落月说,不想落月在跟她白费唇舌,在回身看着霓裳,"我在游湖,你捞东西,过些时辰.''

霓裳真的气极了,气到自己都不顾什么后果了.一把粘上制服,"大人,霓裳要捞到,现在就要.他把你看成什么人了,说过些时候就过些时候?根本没把你堂堂杭州知府放在眼里.''

"就是,就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一旁的师爷也在煽风点火.

"你们,你们,还有你们几个,都给我上,抓住他!''知府挺着大肚子,胡乱地指着旁边的捕快.

"是.''

霓裳看着秦艽的小船被一拨拨得人弄左右摇晃,冷冷笑着.即使不能伤你,你们也该下水洗洗身子了.

秦艽看着小船的摇晃,抱着怀里的落月,没有拔剑,只是用掌劲震开袭击的人,刚刚嫌巴顿他们四个碍事,叫他们留在岸上了,现在可好,那些人象苍蝇一样扑过来,自己不想见血,只是把他们仍进湖里,他们还是不知死活的游过来.

也该有个了结了,不能惊了怀里的人.秦艽依旧环着落月,一踏船舱,凭着自己的轻功,点着水面,来到知府和霓裳乘坐的大船上.

秦艽定了身形,看着这艘大船,雕花镂空,船边的桅杆是用上好的红木做的,垂着红绸,极尽奢华.秦艽看了一圈,低头对着落月笑着说道,"这艘船还喜欢吗?''

落月满眼不解的看着秦艽,不知怎么回答.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喜欢了.''秦艽笑的有些大声,抱着落月,对着船头的知府和霓裳走去,"我的娘子喜欢这艘船,那只好麻烦你们下去了.''

秦艽依旧再笑着,笑的有些邪恶,一步一步走着.伸手抓了制服一把扔进湖里,又看着霓裳,"我不想碰你,你自己下去吧.''

"你给本府记住,本府一定要你满门抄斩.''知府吃劲地打着水,旁边的捕快把他手忙脚乱地抬带最近的小船上.

霓裳看着大人的狼狈,也不想让别人误会自己,纵使秦艽不扔自己下水,也不能待在上面.一咬牙,翻身下水,游到了知府的旁边.

"原来她会游泳啊.''落月轻轻的自语,她只知道当日霓裳是耍诈落水,但本以为她是真的不懂水.

"你才知道啊.''秦艽看着迷糊的落月,勾起好看的唇线.

原来他知道了啊.落月心里想着."我们今天就回去吧,那个知府应该不会甘休,等下会到客栈去,无铭这丫头,等下又冲动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来.''

"好.''秦艽答应了落月,转过身对着霓裳说道,"那把血琴你不要捞了,你得不到的.它,也本不是你的.''

霓裳看着被抱在怀里的落月,她恨极了那份安静,无论什么,总是安安静静靠在秦艽怀里,等着她的心上人为她撑起一片天.霓裳攥紧了拳头,指甲钳进肉里,她要悔了那份人人称羡的爱情!

"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知府大人一想着刚刚在水里的狼狈,气地脸色发紫,本就短短的胡须更是气的一楞一楞.

"大人.我们一定要报仇.裳儿知道他们住在那个客栈,大人我们现在就去吧,晚了可能他们就走了.''霓裳边拿着罗巾帮知府擦掉水,边咬牙切齿地说.

"还是裳儿想得周到,本府现在就调集人马去.裳儿你就留在这里,等要受不了见血的画面.''知府说着,在霓裳怀里摸了一把.

"霓裳就在这里等着您归来.''霓裳低垂着头答到,她本就不会去,知府里那点废物怎么能把他们抓回来,她还得自己想办法.

"叶儿,去把白虎公子请来.''知府出了门后,霓裳对着贴身侍女说的到.

一柱香后,叶儿在门外说,"小姐,白公子来了.''

"请进.''霓裳站起了身,她处心积虑待在青楼,处心积虑结交各式各样的人物,只是为了自己有那么一刻,能用上.

"霓裳姑娘找晚生有什么事?''白虎摇着扇,自顾自的坐下来.他生性风流,喜欢美丽的女子,但不会对抱同一个女子睡二次.遭尽世人唾骂,但风流如此,也自得些女子倾心相许,相信自己是不同的,一定能占了他的心.

"白公子,霓裳只想和你做个买卖.''霓裳推过来一个小匣子,轻轻打开,里面满满的是黄金,"我要你们白虎门去掳个人.''

白虎嘿嘿笑了一声,扇子一摇,"霓裳姑娘太看的起晚生了,白虎门只做二件事,一是保膘,二是杀人,而这杀人的买卖你要找我姐姐去谈.告辞了.''

霓裳连忙上前拦住起身的白虎,"公子,若是报酬再加上霓裳呢.''轻轻靠在白虎怀里,什么破白虎门,即接杀人的档又保镖,心里想着,嘴上不能这样说,"霓裳知道公子的规矩.但公子的姐姐不是男子,霓裳在着窑子中,也不能认识你姐姐.''

"霓裳姑娘,你很漂亮.''白虎轻轻推开了在他怀里的霓裳,"可是,你还没有到陪我睡二次的地步.''

又是一句伤人的话,霓裳不了解,为什么自己会落到如此的地步?都是那个女子,霓裳脑中闪过落月的影子,是她,每次看到她都会让自己沉不住气.嘴角轻扯.

"白公子,如果有个女子能获你的欢心呢?''霓裳巧妙的看着白虎的眼神,没见过落月的样子,但她的清冷足够让风流成性的白虎伤神一阵子,"那个女子,戴着斗笠,轻轻的白纱垂到腰际,一习的白衣,微风吹来的时候,扬起了衣角,露出赤着的双足.但无论什么风,都吹不起她的白纱.''

白虎笑了,这个女子的确能获自己的欢心,这不就是在西湖边遇见的吗?"我答应你,我帮你去掳人,这个女子,你能给我吗?''

"公子,我要你去掳的,就是她.''本来想要白虎把落月掳来,好好折磨一番,看样子,白虎对她有些兴趣,不过没关系,所有的女人,他都只碰一次,"公子睡过她后,霓裳第二天就来领人.公子,这是报酬.''

"她是我的,你休想动她.''白虎看的出霓裳对她的恨,虽然只见过一次,但还是不想她受苦,"报酬我不会要,这次不是买卖,是我白虎自己想做的事.''

随后,霓裳对白虎说了客栈的位置,还说了知府今晚会带人去客栈.

"霓裳姑娘,你从开始就想的调虎离山?''白虎抚着扇笑了,这样的女子,自己过于小看.

……本章完结,下一章“落月失踪,大闹青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