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32章:千疮百孔,净无尘埃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32章千疮百孔,净无尘埃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霓裳躺在床上,艰难地想要睁开眼睛,恍惚间,觉得有人扯开自己的衣领,冰凉的手指在脖颈上游走。

“谁?”霓裳完全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捂着领口,她已经不想做原来那个随意被人狎玩的妓子。瞪大了眼睛,看见的却是习白衣,落月?!落月拿着药瓶俯身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霓裳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你终于醒了?”落月轻轻的说,“昨天晚上阿大把你从护城河抱回来.你别动,我给你抹药,能去掉你的疤。”

霓裳一时惊得不知怎么办,一动不动看着落月拿纤长的手指粘着药膏图在自己伤痕上,清清凉凉。

“为什么要救我?”霓裳冷冷地问着落月,也许自己已经肮脏不堪,也许自己已经一无是处,但还是不想,不想对落月感恩戴德。面纱后的脸孔有些模糊,从来不知道她是什么要的绝色,但清心寡欲的风姿却不是一层白纱能遮住的。

落月没有说话,静静地涂抹着药膏。她不是不想回答,只是不知道怎样回答.自己不是善男信女,无意做尽天下的好事。只是霓裳,落月想她象琴离一样,总有一天,能明白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本不该如此。

“我不要你的可怜。”霓裳甩开落月的手,顺着力推开了她。霓裳的骄傲或许没有继续存在的理由,但苟且的乞求不是她愿意要的。

落月本在想怎么回答霓裳,没有料到霓裳会推她一把,一时没站稳,踉跄退后了几步靠在柱子才稳住身形。药瓶摔碎了,药膏洒落了一地。落月看着霓裳,象头受伤的小兽,拼命维护自己的尊严。

房门被一脚题开,秦艽大步跨进来,走到落月身边一把揽住,看着霓裳冷冰冰的说,“不知好歹。”

”艽,我说了我再给霓裳上药,你不能进来的。”低头看了一地的药渣,“只擦了一次,会不会有用?”

“这是波斯的贡品,去疤的灵药。只一次就行了。本是给你的,偏要给别人,现在,碎了一地。”秦艽想起落月不顾自己的不快,将珍贵的药给了霓裳,语气中有些怒意。

落月抬头不语,秦艽也不说话,揽着落月就要出去。

“艽,等一下。”落月轻轻推开秦艽的怀抱,转身走到床边,看着满眼血丝的霓裳,“霓裳姑娘,你好些休息,无铭已经走了,这里只有我一个女子,有什么事,你要侍从来告诉我。”

“我不要你的可怜!我不要!''''霓裳有些崩溃,她不需要落月这样的宽容,她请愿落月冷冷的数落自己,冷冷的看自己的笑话。

“霓裳姑娘,你没有能让我可怜的地方。路是你自己选的,我无力去评价它的优劣。”落月看着愤怒的霓裳,莫名的悲哀,即便这般了,她的性格还似个骄傲的公主,人最可悲的,也许是心意还在,物变人迁。空留躯壳感受红尘万丈。

落月说完,就转过身,揽着秦艽的臂膀缓缓走了出去。

霓裳看着静静关闭的房门,脑中还是围绕着落月的话。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大勇大智,无欲无求。自己不甘心不如她,却是心服口服。怕受伤,远远的走开,却是慢慢的中毒.迎上去,痛得彻骨,醒得越快。落月的话是如此尖锐,千疮百孔,却是莫名的宁静。

“艽,谢谢你。”落月轻轻的说,昨天阿大抱着霓裳回来的时候,秦艽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挥手就让霓裳住进了厢房。

“落月,你不用谢我。她已经这样了,我们不救,就只能等死了。”秦艽说着,霓裳内脏已经被别人踩坏了,一身的淤青,不知又碰到什么仇人。

“不怕她又甩诈?”落月笑着看着秦艽,“我从来不知道你这样好心。”

“落月,我在你心里很坏吗?”秦艽揽要横抱起落月,笑着抱着她旋转,大好的春光,一院的明媚,落月轻轻绕住秦艽的脖子,一习白衣,随着旋转飞舞,落月笑的很开心,盈盈笑颜看着抱着自己的秦艽,转的很快,却凭着一身的武艺,没有丝毫脚步的凌乱,他看着落月,满眼的宠腻。

“艽,放我下来,我头晕了。”落月笑着求饶,脚终于着地了,头仍然很晕,摇摇晃晃靠在秦艽怀里,秦艽象座山样的任晕头转向的落月靠着,没想到自己苦修的武艺有一天会用来博女子一笑。

“艽,我跟你说认真的。你不怕霓裳是苦肉计?”落月揉着发胀的头,问着秦艽。什么时候,自己处心积虑想着事情的背后,处处提防。轻轻的皱眉,抬头看着秦艽。

“我们无愧就行了.就算是,我也应付的来的.”秦艽揉着落月的发,最不喜欢看她皱眉的样子.只愿为她撑起一片无尘的天,看她永远的笑。

“艽,我不安。霓裳如果不能看透,以她的聪慧,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救她,只是觉得,这样的人,不能留下什么就死去,可惜。”落月轻轻的说,霓裳很聪明,她的心计不止那样,如果不是她太急着报复,完全可以有时间等着时机到来。

“我本以为她会成为象上官芩那样的人,我太高估她了。也许,成为白狐那样的女子,她也不能做到。”

“上官芩有什么好,我想,霓裳已经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她没有必要象上官芩一样。”落月有些微怒,她从来不知道万人敬仰有什么好,上官芩怎么样,镇远大将军怎样,听着秦艽的话,仿佛人真的为权势而生,而秦艽,也是那中的一个。

“人不应该要有作为吗?”秦艽看着落月,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语气突然有些生硬。

“艽,我知道了。你是虞天候。”落月眼神有些空洞,很小声的说,似乎在自语。虞天候,该为了他的天下去拼搏,他的野心并没有在自己的温柔乡里沉没,就向自己以前问他想不想做皇帝,他回答说不知道一样。如果心爱的人想要的不只是平凡,那么,自己只能帮他去夺得。轻轻的笑.落月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那样处心积虑了,他,就是天下,而自己,做什么都为了他。

秦艽轻轻抱紧了落月,他知道落月心里在犹豫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她应该不喜欢那样的尔虞我诈。她在叹息,为她自己,为他自己,为了无可奈何的世俗。“落月,如果没有你,我即使有了天下,我也是一无所有。”

他是男人,愿意为了他的女人去博取,去得到更多,让她更幸福。而一个女子,其实只要简单的幸福就够了,金银环佩,绫罗绸缎,只是累赘。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爱就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展颜落泪,皆由君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