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62章:眉目如画,自有命数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62章眉目如画,自有命数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不随意,真的如此吗?”手上的白绸轻轻的抚摩,白玉静静地温暖着.对冷冰蝶,是他心里永远的憾.如果没有白狐,应该不会如此难过,“真的好难过.”

落月的聪明清冷,上官芩算是彻底领会到了.一句话,说给白狐,说给自己.白狐不能忘了自己,自己不能忘了冷冰蝶,所以一切都是化不开的悲哀.我们竟然,都是如此被上天玩弄.

晕开了结局,白狐,是最骄傲冷漠的女子,她会愿意遍体鳞伤地等待,也不愿意求地一声的爱语.她爱他,从头至尾都不需要回报!只是在最后,守着仅存的尊严.

苦涩的笑,上官芩看着怀里的女子,不愿醒来,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沉沉的睡,不象白狐的性格.她说过的,不要承诺,不要未来.只是年轻到轻狂,以为拿得起放得下.到头来,两败俱伤.

忽然想起了虞天候,为了一个女子,愿意反驳了天下.秦艽的霸气,秦艽给落月的爱,是上官芩永远也给不起的.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他的性情就如表面那样儒雅.

“你打算怎么做?”白虎甩开了折扇,轻轻的摇,即使是冬季,他仍然没有改掉这样的习惯,没有改,也没有打算改.一双丹凤眼看着面无表情的秦艽.

已经过了一夜了,虞天候眼下的一抹青色昭示着昨夜的无眠.

“容雅在我们手上,皇上不会对她怎么样的.”依旧没有表情,棱角分明的脸显得分外残酷.

“你想过没有?”白虎的笑和秦艽对比强烈,披散了一头的发,他总是乐得懒散,“他能做到皇上的位置,不缺少手足相残,平了你虞天候,一个皇妹的代价,不算多.”

“那依你的意思,衬早杀了容雅祭旗罢了.”秦艽的语气有些不容置疑,也有些任性.他已经懒的去想其他办法了,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反了.

白虎笑的更欢了,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那里是天下传言心思无底的虞天候啊.

“你笑什么?”秦艽斜眼看着嘴角几乎裂到耳根的白虎,真是的,现在还有心思笑.

“我笑你天真.”白虎还是止不住笑,笑着笑着,却有些悲哀,“你若走出这一步,你想过她会怎么样吗?你可以不管不忠不义的罪名,她却要生生世世被称做惑乱天下的妖物.”

“我看谁敢这样说!”

“你冲我吼什么吼?”白虎看着铁青着脸的秦艽,有些好笑.

“哼.”秦艽看也没看他,甩着袖子就走了.

满心的希望有时候是在暗示人们,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拼命拼命到达了终点.然后只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就象以前落月告诉自己,那个预言,终有一天,会被别人抱在怀里,会带着脚环为别人踏舞,会斜着一双桃花眼在别人的钦羡下一步登天,封为桃妃.还是不顾那样可怖的未来而执意带她出林.

“侯爷,有人一定要见你.”才转过回廊,就见阿大快步过来禀报着.

“谁?”微微一皱眉,想见他的人太多了,一时也猜不到谁.

“虞天候可曾记得长江上的一遇?”秦艽正思躇着.忽又闻一爽朗的声音,夹杂着笑,中气十足.

北方的天气多干燥,冬日向来也是下雪不下雨,但现在出现在秦艽面前的人,格格不入着北方.蓑衣斗笠,甚至不顾彻骨的寒意卷起了裤腿,应该更适合南方那样的水乡罢.

“前辈.”秦艽颔首行礼,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对于这样的高人,不会忘.长江的波涛上潇洒自在的垂水而立,对落月说过两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走的无影无踪.

“侯爷,属下先行告退.”阿大知趣着,悄声退了下去.

“前辈,但求指点迷津.”

“似乎,你并不迷茫.”老者佝偻着身子,卷起的裤腿现出青筋暴露的小腿.他年纪很大了,大到人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前辈.”秦艽看着他,单薄着立于北国的冬季.反差强烈着诉说人的坚韧.人定胜天,人定胜天!

“放了和康公主,习落月自有她的命数.”幽幽的道来,只是不忍看着人们彷徨,就会透露着天意.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一声冷喝,秦艽的敌意很明显.落月的名应该只有他一人知道,而眼前的人,是敌是友?

……本章完结,下一章“落月之名,剪水双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