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75章:凤怒生威,梦祭咒法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75章凤怒生威,梦祭咒法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 “你要去那里!”扔了配剑在桌上,起身就拽着白狐拉回房里。

“我白狐要去哪向来没人管得了。”一脸冷冽看着反手关紧房门的上官芩,扬手拿了桌上的剑。

“你现在打不过我。”利刃刺目的寒光上官芩眼睛都没眨一下。任由她白狐怎么样的声名显赫,上次慕容雪留下的伤足够让她再躺半年。

“你少罗嗦。”凤怒生威,白狐的怒气显而易见,她容忍不了这样的蔑视和屈辱。绕着剑花就要攻上官芩的面门,凌厉残酷,白狐是杀手,一出手就是要索命的。

上官芩就算再迟钝也看得出白狐浑身的杀气,就象无铭一样,毫不遮掩地从身上每处毛孔里散发出来。无铭接了白虎门把江南的朝廷官员折腾了个遍,虞天候这几天也快把东海掀翻了,现在白狐也杀气凌厉拿着剑攻自己的命门。一时间,上官芩甚至有些怀疑白狐就是帮着秦艽的,帮着拆了自己的台,帮着让冰妃和自己万劫不复。

想到了这里,上官芩下手自然不轻,十层的内力裹着剑光,一掌就震翻了白狐拿剑的手。

上官芩愣住了,白狐却笑了。白狐是不用剑的,生疏的招式根本奈何不了镇远将军,何况白狐根本从头至尾都没有用全力,浑身的杀意没有一点化在剑招里。揉着震麻的手腕,白狐依旧笑着望着上官芩,很好,只一招,就看透了他对自己的不信任。

坚刃的剑身丁冬着磨光的地砖,混着空气中,提醒着上官芩刚刚的一幕。用全力化解别人处处留情的招式。这就是他说他爱白狐,这就是他说不让白狐再离开。

“让开,我要离开这里。”白狐抬着发酸的手腕,轻轻示意着上官芩不要再拦自己。

上官芩站在门口依旧不动。

“放心,我不会去对付你的冷冰蝶。”微微坠眼,给着上官芩一个承诺,就象这七年一样,没有动过冷冰蝶。远远离开朝廷,不再管任何纠葛。白狐觉得自己苍老了,那么久以前就在心里的爱恋,背了师门也从未后悔,到现在,忽然觉得没有力气了。或许心志还在,但青春已经不能再坚持。她只想离开,留一点尊严。

想了这么远,再抬眼时上官芩还站在那里,一点都没有挪开的意思。

“我不放你走。”

七年前,白狐走了,整整七年,除非她想,没有人能找到她。上官芩知道,现在一别,就是今生不见。白狐的倔强和骄傲,就让上官芩余生都念着自己,做为惩罚。忘不了,见不到,这就是白狐。

“你莫要让我叫白虎过来和你打一架。”睁着一双丹凤眼,看着眼前无理取闹的上官芩,自己打不过他,就不信白虎也打不过他。不就一堵房门,她白狐竟沦落到被困在这里。

“你弟弟来了,也带你不走。”面无表情的说完,不管白狐涣散的瞳孔。

“上官将军,我请你放过我。”一习罗衣的白狐颓然倒身下拜,那双膝,连天地都没跪过,就给一个困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屈身。如果时光流转,白狐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遵从师命,杀了上官芩,或许你可以说她自私,但只有那样,心才不会象现在这么疼。

“我说过,我不放你走。”他是一个将军,习惯下没有人敢违抗的军令,却从来不善于解释,对白狐,也是毫无温度的重复一个命令。没有解释,没有安慰,扬手就点了白狐的睡穴,他不让她走,即便只留空壳在自己身边。

“琴离,你知道梦祭吗?”秦艽手肘支着背靠在栏杆上仰头看天上无云的星空,即便满天的繁星,也是黑到窒息的浓重。

“很古老的一种法术,把自己的情感刻在别人的脑海中,出现在梦里。”琴离站在后面看着虞天候,能看见他飞扬的发,漂亮的眼睛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是从苗疆传到东瀛的咒法,为了惩罚别人对往事的遗忘。”秦艽没有回身,看不清他的表情,“那你能破吗?”

“不,太古老了。我从未见过人用。”轻轻的摇头,苗蛊能惑人心,但混淆着现实和梦境的法术,是不为天道所容的。苗人们从很早以前就放弃了,梦祭,现在的教众恐怕连知道这个名字的都很少了。

“苗人不用,那现在用的只能是东瀛的人了?”不再看天,天罡不正早显露着妖人作祟。

“凭他们也敢跟苗人比蛊?”琴离忽然知道秦艽在想什么了,轻轻的笑,猫天生就是捕耗子的,比狮子大的老鼠也要怕猫,东瀛的秘法从苗疆传过去,就这点本事,也敢和祖师爷叫板?

……本章完结,下一章“蝶香小筑,心若南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