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目录] > 第96章:古风古韵,廊腰漫回(下章马上回到落月身上)

《凤魅倾天·鸳鸯错 (全本完结)》

第96章古风古韵,廊腰漫回(下章马上回到落月身上)

虎牙妹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铭,你连我也打?”躲过了一打金花,白虎只得减慢了脚程立在旁边看打算抽鞭子的无铭,真是好烈的丫头,自己于她,算是旧识且是前辈,一句不合就劈头盖脸的不留情面,如此的年纪就已经把江湖从塞北搅和到江南,还长几年,只怕要闹翻天了。

“你又不是姐姐,我凭什么不打你?”这世间,恐怕无铭只服了落月一人,别人惹恼了她,只能是不留情面的报复,刚刚白虎的那句话,对于无铭来说,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越想越气,银鞭甩的招招贴着白虎的衣角过去,无铭当然不会真打,有着警告的用处就够了,等下打伤了还得自己帮着上药。

“你又不是她,我为什么不还手?”白虎听着无铭的话,紧接着是一句。无铭性子象火,真的该管教一下,要不然以后碰到什么高手,迟早要吃亏的。一挥折扇,竹质纸面的扇子竟然截住了熟银锻造的鞭子,看着无铭不可思议的样子,白虎只是笑笑的手一抖,扇子折起来的韧劲巧妙化在银鞭里,几乎是一瞬间,无铭灌在里面的内力现在全部打在了旁边的树上,尴尬的抽不回来了。

“你给我记着,我回头告诉姐姐,说你欺负我。”无铭急红了脸,看着若无其事转身就走的白虎破口大骂,等着白色的身影逐渐远了,无铭一咬牙灌了十足的内力在掌风上,干脆就震断了嵌住自己鞭子的树。这是无铭最丢脸的一次,先出手打人竟然武器都拿不回来了,唯一感激的是周边没人。绕了鞭子在右手上,无铭依旧嘟嘟囔囔,一定要告诉姐姐,真是气死自己了。

“无铭,快到了,等下有你出气的人。”仰头看着上面,隐约有个檐牙高啄的样子,古风古影,白虎笑的意味深长。

“你不要告诉我,我们走这么久你就让我来揍人?”无铭很怀疑白虎的性子,因为太过随性,说不定是哪个人得罪他了,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讨回来。想了一下,也不对呀,白虎的武功比自己高太多,随便怎么样的人根本不能从他眼皮下逃走,更不用说追这么远,也不用说要自己来揍人。

“不是,但你要粘着他,直到他答应为止。”白虎只懂的对付女人的办法,但对付现在要去见的那个人,实在是力不从心。拉着无铭一起,虽然这丫头脾气暴躁了一点,不过很多的事她总有自己的法子,聪明如此,应该能成。

“什么?你要我去粘人?!”无铭又是气得大叫,早说过自己不是那些平常家的姑娘,马上马下武刀弄枪惯了,早就忘了女子本应做什么,更别说娇嗔的去求人。

“叫什么,你唱红脸,我唱黑脸,分别行动而已。”白虎毫不在意,一共就两人,总不能自己做好人吧,从来没做过,也没想法去做一次。

“那到底是什么人,至于我们两人这么费心。”江湖上什么前辈什么大师,无铭向来不屑于去拜见屈身的,看着白虎吊儿郎当的样子似乎也不象那些规规矩矩的晚生后辈,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神仙值得两个人费劲周章演场戏,还得一定要成不可。

“你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馆娃宫吧。”白虎臃懒半眯着眼,狭长的丹凤眼在日光投下的剪影下显得似一弯新月。馆娃宫是吴王当年亲笔题名赐给西施的,夫差亡国后,西施被视为不详之物沉入湖底,苏州的百姓自古是安乐闲适的,不忍心将历史的罪名再加给这个可怜的女子,保留着当年的遗迹。古风古韵着廊腰漫回,很少有人知道上面依旧有着人隐居。

“你别告诉我是去找西子的魂魄。”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一惊,找个亡国的女子干什,不会是让她回来再来媚惑君心好颠覆天下吧?虽然对那个皇帝向来没什么好言语,他的江山不稳也与己无关,但无铭可没这个闲心招魂过来搅和的天下纷争,弄到最后自己这辈子也得在乱世中生活了。

“当然不是,找的是范蠡的后人,叫范謦。”白虎好笑的看着脸色有些不正常的无铭,就算真的有报复皇上让他亡国的念头,也没必要扰了前人的安宁,何况中原人杰地灵,江南的水乡也有着太多绝色的女子,足够让个沉迷女色的昏君亡国灭种。

“我管他是谁的后人,你告诉我找到他有什么用?”无铭的脾气从这句话就表露无遗,要是换做了别人一定惊讶着那个富甲天下的陶朱公的后人为何在这离苏州不过百里的地方隐居,固执拒绝着将水乡的繁华,也一定疑惑着这个范謦是不是当年范大夫和西施的延续。可偏偏无铭不管这么多,谁是谁的后人,她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于己,是祖先的血统而已,重要的是今世的纠葛和轰轰烈烈与否。

“你呀,知道他是范蠡之后还问这样的问题,找他当然是占卜。”无奈的摇摇头,有时候什么都不在乎反到也不好,总是错过了许多,于终结处回头的时候,会有太多的遗憾。白虎想这些的时候,不是为无铭错过了马上想到此行的目的而遗憾,而是为她和聂萧青心哀,总是以为不在乎,总是以为能放下,无铭的倔强后面其实象自己的姐姐一样,脆弱到不堪一击。白狐已经累到情愿忘了所有,无铭却还是连提都不愿提。白狐是爱到固执,无铭是固执到不肯去尝试。终究有一天,所有的都会有看透的时候,但那之前,都会为现在所有的倔强付出代价。

“占卜?要那个范謦算血琴在哪里?”无铭是聪明绝顶的,只是说一个词,就能想到所有关联的东西,可惜她想不到白虎现在为她担心的事,“那还能不能算姐姐什么时候能回到侯爷身边?”

“他肯不肯算我还不知道,你就这么贪心问这么多。”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依旧没心没肺的无铭,罢了,以后的事教予天去决定。

----------------------------

听说有姐妹不喜欢看写无铭的,虎牙那点稿就先不传了.写文就是要大家开心的,马上写落月和虞天候的事.(不能马上就写他们见面吧,你让虎牙绕几下绕个理由出来先)

……本章完结,下一章“希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