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嫡女策,素手天下 [目录] > 第73章:红了荷花,故人来(四)

《嫡女策,素手天下》

第73章红了荷花,故人来(四)

苏若鸢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成远在家中排行第五,母亲被抬入宋府前,是身份卑微的歌姬,故而连出家祈福都轮不到他。

也正因他母亲的出身,他在裕德街混得风生水起,人送绰号‘裕德小爷爷’,那一身痞气,官家公子不像,倒似极了只使下三滥的地头蛇。

平时在国子监有几个要好的庶家子喜欢与他一道,可谓‘乌合之众’,提之则让慕坚摇头叹气。

娶门好亲事,是他唯一的出路。

起先汐婵对他的暗示起了作用,他琢磨着慕家这两个嫡出姐妹定是一个鼻孔出气,不便多问,就想从慕汐灵那里打主意。

几次三番纠缠,果真知晓了一些,更起了那样的歹念。

没料到还没来得及付之行动,就传出陈月泽与才将回京的祁璟轩大打出手,为的正是慕汐瑶!

他有做恶的心,却无跟国公府公子还有大祁皇子争女人的胆,念头打消得倒也干脆。

哪知此事一波三折,沸沸扬扬间,隐约又传他也参与其中,人是满头雾水,缘由都没容他稍作打听,陈月泽为保汐瑶名声,仗着自己身份地位高,将他生生威胁了好几道。

待袁洛星将这一桩整齐讲完,别说不顾闺秀仪态扶在窗边疯笑的慕汐婵,就连四婢都几忍不住,喷笑出声。

说起来,宋成远宋公子在京城恶名昭彰,让他多认一件,那是脸上添光,可这不能认,不能问,连提都不准提,着实把他憋屈得够呛!

等这屋中一干女眷笑够了,陈月泽才走到汐瑶她们二人对面坐下,隔着偌大的桌子,卷手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才道,“那事到底是如何,你两个还不清楚?母亲说了,既然已经担下,岂有只担一半的道理?”

“那照陈公子的说法,你只是奉了大长公主的命令,才如此做的咯?”

汐婵也走过来,在他左边的空位落座,俏皮的眨着眼,振振有词道,“我方才还想今日怎么也得让大姐姐做东谢你一回,而后我又觉得姐姐该去谢大长公主才是,可我再一想,似乎这谢都可免了,反正从小你与姐姐就不讲这些客套,若真谢,岂不显得生分?”

她与陈月泽的交情不比汐瑶的浅,两人都喜舞刀弄枪,每年国子监小试,在骑术和箭术上,分别为男女中的第一,说起话来,倒比别人更加随性。

且是自小到大,她说话都喜把他和自家长姐凑成一对,这点尤为让袁洛星不快!

从前汐瑶还会辩驳几句,今日她偏不作声。

陈月泽见火苗烧到自己身上,立刻提眉醒神,佯作讶异的同汐婵玩笑,说,“我岂敢与十二皇子抢人?慕家一门忠烈,你大姐姐现如今等着皇上指婚,就是十二皇子想娶,怕是都要暗地里去求好几回,唉……”

他叹了一口气,摇头,“我是没这个福气喽!”

……本章完结,下一章“红了荷花,故人来(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