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章: 毁旨(一)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10章 毁旨(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聪将云飞飞领进书房,连丁香都没放进来,就亲自将门关了,才道:“父亲,飞飞回来了!”

白发苍苍的云渊正翻看着云飞飞抄的《女范》,叹息道:“两三天了,你居然一遍还没抄完?”声音却很低哑,不复原来的声如洪钟。

云飞飞盯着祖父的白发,突觉祖父在一夜之间老了许多。以前怎么没注意到祖父有那么多的白发?

她慢慢走到祖父跟前,蹲下身子,低低道:“爷爷,我现在就抄,一定很快抄十遍出来。”

云渊扔开云飞飞的帽子,摸着孙女漆黑的长发,声音也是少有的温和:“你不用抄啦!只是,只是你的性子,一定要收敛一下了。”

云飞飞见自己犯错后爷爷居然还会这么和蔼,反倒是惊心,强笑道:“是,爷爷,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做一个听话懂规矩的大家闺秀!”

云渊摇了摇头,道:“你不用去学什么大家闺秀风范的,明天宫里会来人,好好教你宫中礼节的。”

“宫中礼节?”云飞飞翻着眼睛不知所云。

云渊将手边金黄锦帛的圣旨轻轻送到云飞飞手中。

云飞飞疑惑看了祖父和叔父一眼,才慢慢打开,却几乎信不过自己的眼睛。

“贞婉贤淑?秀外慧中?征为贵人?”云飞飞的凄厉惨叫穿破书房窗棂,惊得丁香在外捂住耳朵,然后呆呆怔道:“贞婉贤淑?秀外慧中?这说的是谁呢?应该不是小姐吧?”

她瞪着书房紧闭的门,不由抱住了肩。

谁说吹面不寒杨柳风?这雨蒙蒙的天气,分明是春寒料峭,直冻得人瑟瑟发抖!

“我不会入宫,不会当什么贵人!”云飞飞一把将圣旨掷在地上,冷笑道:“当今皇上究竟有多少妃嫔,又有多么荒唐,祖父和叔父应该比我清楚吧?何况他那人品,哼!”

云聪大急,伸手来掩云飞飞嘴巴,道:“丫头,你不要命了?那是皇上!”

云飞飞涨红了脸,道:“什么皇上,他的皇位从哪里来的,难道叔叔不知道?那鲜血,流了三四年了,只怕还会继续流下去!”

云聪又惊又怒,看着云渊,只盼他发声话阻止云飞飞的妄语。

而云渊只是怔怔做在案前,发出一声无奈悠长的叹息。

云渊知道,云飞飞说得没有错。论起残暴无耻,当今的皇上司马澄可算是出类拔萃的。

先帝共生五子,大皇子司马湛自幼封了太子,二皇子赵王司马海,三皇子长沙王司马澄,四皇子东海王司马清,五皇子成都王司马渝。先帝驾崩三天之后,太子司马湛突然暴病而亡,其后除了较小的五皇子,其余三位皇子各凭手段,在都城掀起了血雨腥风。

本来庶出的三皇子只有皇后贾氏的家族势力相助,胜出的机会最小,但谁也不曾想,那看来温文尔雅的司马澄,竟结交了两个了不得的人物。

一人是铁血军的领头白天曜,此人出身匈奴贵族,任侠慷慨,武艺高强,所辖铁血军尽是以一当十的死士,本在北方胡汉混居处活动,后不知怎的结识了司马澄,竟是一见如故,在司马澄争位之时更是不遗余力,全力相助。

另一人却是开天盟的盟主叶翔。所谓开天盟,本是叶翔父亲所创,正是北方最大的武林联盟,其盟主地位,俨然是等同于北方武林盟主。这位叶三公子据说年纪极轻,习武天份极高。父亲故去时,他虽未弱冠,便身负一身惊人艺业,被父亲的忠实部下拥上了开天盟盟主之位。本来尚有部分帮派不服的,但只与叶翔打一照面,毋须交手,立时臣服,可见其人格魅力之大。——而据传这叶三公子亦是个翩翩美男子,上至公侯小姐,下至风尘女子,为他倾心的大有人在。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毁旨(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