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2章: 毁旨(三)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12章 毁旨(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聪跟着道:“对啊,飞飞,你以为圣旨亦是儿戏么?一句抗旨不遵,就够我们满门抄斩的!”

云飞飞虽是无法无天,倒也知道圣旨的厉害,噙着泪道:“我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么?只能听从这昏君摆布么?”

云渊苍老地嗓音挤出苦笑:“傻孩子,我们又能如何呢?朝廷处置我们,只怕比捏死苍蝇还容易得多!”

云聪跺脚道:“我就是奇怪,飞飞生得虽是不错,可到底算不上倾国倾城,皇上从哪里知道了我们飞飞,点了名要她进宫去?”

云飞飞也想不起自己怎会与那皇帝有牵扯。她嘴唇颤抖了片刻,道:“好,我再想想。”

云聪不耐烦道:“还想什么?圣旨都下来了,不去由得你么?”

云飞飞横了叔叔一眼,道:“我困了,先睡一觉总行吧!放心,明天我一早就会起来学宫中礼仪!”

云飞飞“砰”地一声推开门,只闻门外一声惨叫,却是丁香正伏在门旁听得起劲,冷不防云飞飞一推门,差点把她鼻子给撞歪了。

云飞飞一把拎起丁香耳朵,道:“死丫头,只呆在这里看我笑话么?你放心,有一天我给人开膛破肚,不会忘了把你也拉上一把!要入宫,我必定把你也带了去!”

丁香这次发出的惨叫更是惊天动地,连云渊、云聪的脸都惊绿了。

云聪似看到流了满地的血肉肠肚,只觉天越发得冷了,不由将衣袍紧了一紧。

而云渊瞪着那被云飞飞踩得满是泥泞的圣旨,嘴唇颤抖,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半夜三更,雨终于停了,一轮残月隐在乌云之中,散着微微的红晕。

天依然很冷,从云府侧门围墙跳下来的两个人影不时用手呵着气,一溜烟向远方奔去。

一个人影在叫:“小姐,别走得那么快!”

另一个人影亦在叫:“不快行么?我可不想给那昏君开膛破肚!”

围墙内,一个须发皆张的老者微驼了背,站在黑暗之中叹息:“走吧,走吧,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千万别再回来了!”

云飞飞带了丁香一气奔出去三四里路,终于放慢了脚步。

丁香问道:“我们这样一走了之,真的行么?”

云飞飞迟疑片刻,道:“不行也得行。反正等在那里挨宰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丁香愁道:“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劲。这是圣旨呢。我们逃了,会不会从此就成了朝廷钦犯,一直给追杀着?还有,老爷和老太爷,会不会因此给朝廷问罪?”

云飞飞顿了顿脚步,又继续前行道:“怕什么,这天下可大着呢,又不是只大周一个国家。过了长江,就是南齐。我们可以逃那里去,就当去江南散心了;不然可以去漠北。听说白天曜和匈奴人联手,建立了魏国,势力虽不如我们北周,却也不是北周说灭就灭得了的。至于爷爷和叔叔,总不能因为女儿逃走就砍头吧?如果撤了他们的封号和官职,倒是有可能。不过这样的昏君,不做他的臣子只怕还活得长久些!”

云飞飞恨恨飞起一脚踢在路旁树干上,道:“这般倒行逆施,我倒要看他横行到几时!年号居然还叫永熙,永熙永熙,这般下去还熙和得了?还不如叫永完!永远完蛋!趁早完蛋!”

丁香快哭出来了,压抑着嗓音道:“小姐啊,你声音小些。叫人听见,不等开膛破肚,脑袋便立时给喀嚓了!”

云飞飞这时却停下了脚步,迟疑道:“咦,我怎么觉得我忘了什么事了?”

丁香瞪大眼睛,道:“小姐,我们是不是少拿了什么东西?这会子要回去拿吗?”

“这会子回去,不是找死?”云飞飞转着她亮晶晶的眼珠,背起手转悠了一会儿,忽然“啊”了一声,扭身就往来路跑去。

丁香边追边喊道:“小姐,你真的回去找死啊?”

云飞飞骂道:“你个死丫头才找死!我要去西山把叶子给带上!”

“啊?”丁香住了脚,叫道:“为什么带上那个怪人?嫌我们逃跑不够麻烦啊?”

云飞飞回身一把拉住丁香,道:“你懂什么?我们如果把叶子一个人丢在西山,他会死的!”

“为什么?”

云飞飞道:“我说他会死,他就会死,哪有什么为什么?”

其实云飞飞也不知道理由。只是想到那苍白笑容下的一抹绝望,她直觉感到,如果没人看住叶子,他真的会死。

叶子是云飞飞的叶子,自然云飞飞要看住他,不让他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逃亡(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