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章: 初遇(三)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3章 初遇(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飞飞气得又要大叫,忽听得身畔有人道:“老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簪子上的珠子,可是上好的海珠,没有三五百两,决计是买不到的。”

云飞飞扭过头,便见一俊伟贵气的金袍男子擦着她身子,缓缓踱了过来,一双深眸在她的面庞上凝了片刻,笑道:“姑娘,收起你的簪子吧,这五十两,我来出好了!”

金袍男子使了个眼色,身旁的侍卫果然掏出五锭十两的银子递给老板,道:“老板,看明白了,这可是真银?”

老板眉眼俱开,点头哈腰道:“是,是,自然是真银!”他接过银子,看也不看就将银子揣到怀里,躬着身子向外退去。

“阿弥陀佛!”丁香叫道:“这年头还是好人多!”

云飞飞吐了口气,将头发草草挽起簪住,笑道:“多谢公子仗义出手!不知公子家住何方?我改日叫人将五十两银子送还给公子便是!”

锦袍男子笑道:“姑娘认识此人?”

云飞飞鄙夷看了那醉鬼一眼,道:“不认识。但总不能眼看着这人给活活打死了吧!”

锦袍男子道:“姑娘不能眼看人被活活打死,在下又于心何忍呢?姑娘用心既与在下一般,又何必在乎谁给的银子?”

这时老板带了伙计已悄悄走了,而围观之人见没了好戏看,也便失望散去。

云飞飞恨恨道:“可恶,这么多人,居然都是袖手旁观看热闹的!”

锦袍男子摇了摇头,眼中露出悲天悯人之色,叹道:“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哪!”

他缓缓走到那醉鬼身畔,不顾那污秽,语重心长道:“兄弟,从此,可要好好做人了。再有这等事,只怕谁也救不了你!”他说着,居然伸出手来,恨铁不成钢般在那人背心拍了一下。

说也奇怪,这么多棍子打砸下来,那人只如烂泥一般倒在地上,哼都不曾哼一下,但锦袍男子这轻轻一击,他却浑身剧烈颤抖了几下,发出了一声极痛苦地呻吟,将头昂了一昂,才又扑倒下来,却不再动弹了。

锦袍男子微微笑了一笑,接过身旁随从递过的锦帕,擦了擦手,随手弃了,才立起身来,道:“在下姓陈,单名一个斯字,尚不知姑娘芳名贵姓?”

“陈斯?嗯,我叫云飞飞!”云飞飞灿烂一笑,道:“很高兴认识这样的仗义之士!”

一旁丁香又在惨叫:“小姐,天黑了,我们该回去啦!老爷的鞭子打下来,真不是玩的!”

云飞飞扬手又要一个爆栗,这次丁香闪得快,一直闪到了陈斯身后,道:“小姐,别打啦!”

云飞飞不耐烦道:“知道啦,去找个脚夫来,将这人扔河里洗一洗,安顿下来再说吧!”

丁香的眼珠子快要掉下来,道:“这个人?这么臭?”

云飞飞道:“救人就救到底了。晚上这么冷,他这样子撑到明天,不臭死也给冻死了。怎么了?你好歹算是我云飞飞的侍女,多多给些银子,不会连个脚夫都雇不到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别说在这几度战火纷飞的大周都城雇上个把脚夫了。

眼看云飞飞带了丁香和醉鬼离开,陈斯俊雅的笑容渐渐冷凝。

“主人,叶……这个要犯给这女子救走了,可如何是好?要不要继续盯着?”侍从鬼魅一样出现,低声询问。

“不用了!”陈斯抚着披在金袍上的淡金发丝,潇洒地一拂袖,自语般道:“我就不信,以他那般骄傲的性子,在狱中磨挫了这许多时日,又受到这等折辱,还能爬得起来!”

“何况,”陈斯的面容渐渐沉入苍溟的暮色,暗昧不清,声音也透出了几分诡异:“我刚刚那一掌,已废去了他的武功,他又怎么再和我斗,又怎么跟我争清容,哈哈,哈哈……”

陈斯挥着长袖,得意的笑声在街道上飞扬,透着森森的寒意。

“扑簌簌……”,几只寒鸦从某处屋宇惊起,掠过陈斯的头顶,发出喑哑的“嘎”声嘶叫。

鸦声中,那陈斯依旧在继续森森说着:“查一查,这个女子什么来路,实在有趣得紧,我要她!”

天,彻底黑了,不见明月,连星子都黯淡无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圣旨(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