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5章: 醉酒(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35章 醉酒(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马澄害了我的叶子么?他也害了我,害得我失掉了自己的梦,自己的梦。”少女的梦中,除了自己,就只有一个秦枫。如果不是司马澄,秦枫会不会继续是云飞飞的梦中情人,直到永远,永远?

永远已经太远了。

云飞飞拎过原先夺过来的酒坛,仰脖便喝,边喝边笑道:“好,我们一起喝,然后醉了,在梦里一起骂死打死那个司马澄。”

其实她从没有见过司马澄,虽然给这般追杀,也只想过要逃,从不曾想过与大周皇帝为敌,或是取他性命。但她见叶子这般颓丧,无由地觉得司马澄罪该万死,恨得牙都痒痒起来,心头一把火直涌起来,只想把这冰冷的酒水灌下,好浇灭那火焰。

谁想以酒浇火,越浇越烈。

烈烈如焚,直煮心肺。

“叶子,还有酒么?”迷糊间,她听到自己这么问着叶子。

而她的叶子只是垂眸将她倾倒的身子抱在自己腕间,然后另一只手抬起,高举起酒坛,仰脖,吞咽。

泪水忽然之间就糊了她一脸。

司马澄,你这么害我的叶子,我恨透你了!

意识飘忽前,她听到自己这么喊着,然后抱住了叶子的腰。

其实,她忘了一件事。

叶子几乎从不曾讲过,司马澄是如何害她的。

她似乎只是,心痛着叶子的心痛。

第二天,云飞飞是被叩门声吵醒的。

“笃、笃、笃”,一声,又一声,间隔很久,声音很轻,试探般的小心翼翼,却又持续不断,锲而不舍。

懒懒伸个腰,才觉得睡的姿势很舒服。头下的枕头软软的,双手拥着的被子也是软软的,甚至很是温热,有着青春肌体般的弹性。

温热?弹性?

云飞飞忽然跳了起来,然后呆住。

她居然衣衫凌乱地睡在叶翔床上,头枕着叶翔的胳膊,手搭着叶翔的胸部,甚至一条腿还很不雅地搁在了叶翔腿上,而叶翔,小衣几乎大半敞着,露着比女子还洁白眩目的肌肤。

敢情她睡梦中抱着的被子竟是叶翔!

“啊!”云飞飞的尖叫透过紫竹楼直冲云宵,把晨间的黄莺惊得站立不稳,纷纷跌落尘埃!

几乎同时,门外之人惊惶地用力砸开了门。

丁香和哑婆一齐现身在门口,然后一齐背转过身,哑婆连连摇手,而丁香连连尖叫:“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这声音倒也不大,正好够把跌落尘埃的黄莺又惊得飞起来,掠翅而逃。

尖叫之后,是“哐”的一声沉重闷响,给匆忙砸开的门被用更快的速度关上。

这一番闹腾,叶翔终于也醒了。

便是不醒,也会给愤怒的云飞飞掐醒。

“你对我做什么了?你这个坏蛋!”云飞飞捏着拳头,没头没脸地锤向叶翔。

叶翔显然没弄清状况,抱头鼠窜直向后闪去。可惜床上的腾挪空间太小,他的身手虽是敏捷,身体却已直摔了下去,但闻“咣”的一声,却是砸碎了一只空酒坛。

地上一片狼藉,隔日的酒水将木质的地板淋得斑斑驳驳,酒坛和酒坛碎片四处都是,锦被掉在地上,滚了许多的不知谁胃中吐出的秽物,眼看已污秽得不能盖了。

叶翔一边扶住疼痛不堪的头,一边揉着眼睛想问时,云飞飞已不肯甘休地滚到地上,又爬过来打他。

叶翔躲了几次,终于忍耐不住,反手只一抓,已将云飞飞的手捉住,将她按得一时动弹不了,才有空问道:“飞飞,怎么了?”

云飞飞眼眶里水光转动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来:“你为什么欺负我?”

叶翔有些傻眼地瞪着她,好半天才醒悟过来,慢慢放开云飞飞的手,道:“应该,没有吧?”他,还不至于糊涂至斯吧?

云飞飞涨得满脸的赤红,叫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应该没有啊?”

“有没有,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叶翔用力揉起太阳穴,用力回忆昨晚醉酒前的情形,苦笑着。他的酒量不浅,云飞飞的酒量却不行,不过半坛下去,早就烂醉如泥,吐得一塌糊涂。他便将云飞飞扶到床上睡去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以他的自持,应该只是疯了一样喝酒吧?

而那可恶的云飞飞居然还是一脸地愤怒问着他:“我醉了,又怎会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醉酒(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