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6章: 醉酒(三)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36章 醉酒(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个小迷糊啊,到底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叶翔已耐不住心头的烦乱,随口道:“你醉了,我也醉了,我又怎会知道?”

醉酒其实真是一件好事,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面对,尤其,不用面对那些殷殷仰望自己的生死兄弟。他爬到床下,继续找酒。但触手处,只有冰凉的竹壁。

酒,居然喝光了。

叶翔沮丧地将头埋在黑暗的床底,一下一下击着地板,痛苦地摇了摇头。

这时有人拽他的脚。

“出来,出来!”云飞飞把他从床底拖出来,居然满面的泪痕。

“既然……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云飞飞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神情却不由有些忸怩道:“你从此可得听我的话,好好做个男子汉。”

叶翔漫声应了,却将伸手够着了一只酒坛,摇了一摇,喝尽了最后一滴酒,无奈地叹口气,将酒坛扔到了一边,转身去探查别的酒坛。

云飞飞不等他拿到手,一脚飞过去踢得远远的,拎起叶翔的衣襟,吼道:“你答应我好好做个男子汉了,还像个狗一样找酒喝?”

叶翔怔了怔,自己刚才随口答应了什么了吗?

看来宿醉未醒时,最好一句话都不要多说。

云飞飞不依不饶,继续吼道:“你还不穿衣服起来,去梳洗吃早餐?”

叶翔用力揉着干涩的面颊,苦笑道:“飞飞,让我安静安静,好么?”

安静?叶翔已经够安静了,安静得近乎沮丧,甚至近乎绝望。那深黑如夜晚天空的黑眸,郁结着层云叠雾,摸索往酒坛的手苍白得看得见根根碧筋,跳动得极是无力。

云飞飞不知不觉滚下泪来,声音不由低缓下来:“我知道你心里有着天大的委屈,也知道你现在不愿见你那些生死兄弟。可是,酒醉真是个好办法么?你一醒过来,你的兄弟们定然还守在紫竹林外,等着你出现;司马澄如果一意害你,多半还会再派人来杀你。不,不对,不是杀你,是折辱你,让你生不如死!”

叶翔脸面更加苍白,闪着近乎青玉般透明的色泽,他的唇颤抖了片刻,突地笑道:“是啊,与其生不如死,不如醉死来得干净!飞飞,真为我好,帮我再弄个几十坛酒来吧!”

云飞飞气得七窍生烟,将右手高高的举了起来,似狠狠甩他一耳光;但叶翔视若未睹,竟泥雕木塑般呆坐地下,黯然垂头。云飞飞终于没能打下去,手掌在空中慢慢绻作了拳头,捏得紧紧的,然后失声哭道:“你想死,你这么想死,昨晚又招惹我做什么?”

叶翔这才恍惚明白云飞飞的意思,他抬手抚住云飞飞的头,沿着她的长发滑下,目光渐渐澹然。他温柔道:“你放心,当日我错过一次,便是喝再多酒,也不至于糊涂到去侵辱你的清白。唯一恨的是,我已不再是当年的叶翔,不然,我一定好好守着你,护着你,直到你找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云飞飞听到这话,原该松一口气,可不知为何,心中似有某种绵软如絮的物事被撕扯开来,软软酸酸地疼痛,反觉更加委屈,扯住叶翔的衣裳,低低泣道:“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当年的叶翔呢。你既是我的叶子,就得好好守着我,护着我!”

叶翔又抓到一只酒坛,仰脖一喝,却是空的,一滴俱无,顿时双手无力垂下,黯然苦笑。

这时居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除了他们俩,紫竹楼只哑公哑婆和丁香了。他们误闯了一次,知道正是尴尬时候,又怎会再次敲门?

可现在的敲门声却更加急促,急促中带了某种兴奋,似守侯了许多时候,终于等到了久违已久的情人一般,惊讶而欢喜。

投在窗棂上的人影,一个正在敲门,他身材略矮,微微驼着,正是哑公。

另一人却极苗条,苗条得简直过于纤瘦了。而她的声音,亦在清越中带了种纤细的温柔:“三弟,是我。还不开门么?”

叶翔如受雷击,整个人跳了起来,冲到门前,却扶住门框,顿住,战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皇后(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