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8章: 皇后(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38章 皇后(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云飞飞不觉郝然,道:“姐姐谬赞了。像姐姐这样的人物,才是人间的绝色啊。若换上女装,只怕连皇后娘娘,也是比不上姐姐的风韵呢。”

李清容宝石般的黑眸蓦地睁大,有些玩味似的在二人身上一扫,而叶翔显然尴尬不安起来。

云飞飞再不知自己哪里说错了,正不明所以时,叶翔轻咳一声,微笑道:“飞飞,清容,她……正是当今的北周皇后。”

“啊!”云飞飞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皇宫中那高贵无畴的皇后娘娘,怎会孤身一人跑到这么荒僻的地方来,惊得一时怔住说不出话来。

而李清容只微笑道:“出了皇宫,没有所谓的皇后。叶翔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也是我最好的妹妹。”

她低了头,将叶翔腰间匆忙系就的凌乱结子解开,重新系了一朵如梅花般俏逸的结子,才又笑道:“妹妹,我是这次是私自出宫的,并不能多呆。且将三弟借我一会儿,静静地说些话儿吧。”

云飞飞有些傻傻地应了一声,李清容才回头冲叶翔一笑,道:“走吧。”

叶翔也不答言,垂了头,安静地跟随在李清容身后。

那种澄澈到心底的安静,竟是云飞飞从不曾见到过的。这个男子,已经习惯了用笑容掩饰人后的悲伤,用波澜不惊来掩饰心底的暗涛汹涌。但这么久以来,云飞飞似已经习惯了从他潇洒的表象,去玩味那深层的不可捉摸的悲哀。

可这一刻,他居然只剩了安静。安静的背后,还是安静。

“叶子!叶子!”明知带走叶子的是皇后,云飞飞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惴惴,生怕失去一样的惴惴。什么时候起,她开始为叶子而患得患失?再怎么了不得,他也不过是云飞飞拣来的叶子罢了。

可便是一片破叶子,也比秦枫强罢?

当心头突然冷到极致时,伸过来的手,即便如叶子般冰凉,也是可以温暖人心的罢?

云飞飞推开窗户。

窗外天空碧蓝,很少的几缕流云,丝丝飘散,流淌向远方。紫竹林紫涛翻滚,浮沉不定,没有绿竹的滴翠诱人,却另有一番浩翰大气,波澜壮阔。

李清容和叶翔二人,缓缓向竹林中步去。虽然两个身影,相距不过几步,可不知为什么,他们看来,居然同样的那么寂寥,那么落寞,那么忧伤,犹如两只受伤落伍的孤单鸿雁。

叶翔,从地位尊贵的开天盟盟主叶三公子,沦为了受尽践踏的酒鬼,自是有千种委屈万般伤痛;但皇后呢?传说中,皇宫虽是混乱,独她荣宠依旧,甚至今年连她娘家的小侄儿都受封了侯爵,为何她的眼底,还是数不尽的寂寞如伤?

云飞飞叹口气,突然恨自己,为什么不生一对千里眼,顺风耳,便可以看看这两个不寻常的人物,正在做什么,说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阑珊春意里的日光更加明媚得耀眼了。

叶翔耷拉着袖子,慢慢从林中步出。不知是不是禁不住那午时阳光的灼晒,走了片刻,他用手掌搭在额上挡了挡阳光,定了定神,才用双手按在面颊在揉搓着。忽一眼看到云飞飞正在窗户远远望着自己,似吃了一惊,冲她挥了挥手,才挺直腰杆,加快了步伐。

回到楼中,哑婆早已备了饭菜,笑嘻嘻迎了缓缓下楼来的云飞飞,又小心翼翼扶了叶翔坐下。

丁香站在一旁,有心想取笑两句,忽见二人神色都有些异样,总算乖觉地住了口。

眼见叶翔喝了两口清粥,轻轻吐一口气,闭了闭那倦乏得黯然无光的眼,道:“哑婆,帮我备些热水吧,我想洗个澡。”

哑婆领命而去,叶翔搁了筷,慢慢将头低了下去,埋在搁在桌上的胳膊下,微微地叹着气,却有些像是痛苦的呻吟。

飞飞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肩,想去安慰两句,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那密密层层的竹林深处,皇后和他,说了什么?他们和司马澄,又是怎样的错综复杂的关系?

突然之间,心头多了几分萧索和难过。在云飞飞眼里,叶子是云飞飞的叶子,可叶子到底有过什么遭遇,却从不曾跟她讲过。那么,在叶翔的眼里,他是云飞飞的叶子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皇后(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