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1章: 往事如刀(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41章 往事如刀(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掌握天下的司马澄开始露出本来面目,那温文尔雅下的霸道暴虐,叫叶翔寒心,却更不放心独处深宫的李清容。

他听从了部下杜秋风的建议,远离京城,只在逢年过节时去探望李清容,一则慰她孤寂,二则亦是警告司马澄,李清容的背后,不只有李家,还有高手如云的开天盟。

永熙三年的中秋节,叶翔一如既往地去探凝华宫的李清容,却意外地发现李清容亲手端给自己的甜汤中,被下过某种药物。他知道是毒药,就如知道李清容心里的痛苦,以及,对他的怨恨。毕竟,是他叶翔,一手将她的心上人重伤逐走,又将她推入了那暴虐昏君的怀中。这两年,司马澄对待后宫越发得残暴了。李清容,必然也受了极大委屈吧。

而叶翔,忏悔中度过了那么些日子,早已对李清容歉疚万份。所以,他喝光了李清容的甜汤。

他不曾想到的是,汤中下的,是春r*。

缠绵之时,司马澄出现。但他居然丝毫没怪义弟欺嫂,直指李清容以皇后之尊勾(河蟹)引了叶翔,要处死皇后。

李清容,李清容,这如秋风中枫叶般单薄绮丽的女子,始终是叶翔的软肋。叶翔在心乱如麻之时,解剑屈服,跪倒在司马澄面前,称是自己强(河蟹)暴了皇后,与皇后无关。

直至那时,叶翔都在疑心着是李清容自己设下的陷阱,而不曾想过这药会是司马澄下的。谁都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妾与他人有染,哪怕是自己最不喜爱的小妾,更别说是自己处心积虑娶来的皇后了。

等他见到司马澄专为他这样的高手准备的精钢牢房,寒铁锁链,才知原来司马澄早有预谋。

可惜已经为人鱼肉,一切都晚了。

司马澄没有杀他。也许,以心爱的女人为饵嬴来的战争,对于他自己的打击也是不小;也许,他还企图牵制叶翔辖下的开天盟势力;也许,叶翔和李清容的感情,早已引起了司马澄的不满,这么多年的虚与委蛇,更让他自己怒上加怒,不想让叶翔那么轻易地死去。

总之,司马澄没有杀他,却变着法的折磨他。不只肉tǐ,更可怕的是精神的折磨,他似乎疯狂地嫉妒着叶翔笑傲天下狷狂自任的少年意气,用近乎变态的折磨,一点点磨挫少年的傲气和风骨,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他最后竟放了叶翔。

叶翔知道一定是皇后的原因,但李清容始终不曾告诉过他,为救出他,她到底曾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但他深信,那代价的惨重,可能一如他所受到的伤害。而司马澄敢选择释放,更多的原因,必然是料定,一个如叶翔这般外表温和内里高傲的少年,经受了那样的伤害,绝对没有办法再抬起头来做人,更别说重新做回笑傲天下的开天盟之主了。

“你知道吗?”叶翔伏在云飞飞颈窝处,炙热的鼻息喷涌在云飞飞的肌肤上,烫得云飞飞快熏出眼泪来。

“那日你在大街上捡回我时,我所受到的屈辱,跟我给关押时所经受的,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清晰,带了无可奈何的悠悠噫叹:“任何人经受了那一切,都不会再想活着,更别说,还敢拥有什么理想,或抱负了。许多时候,死亡才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所以我后来绝食了,只盼着死亡能快些到来。可这时李清容叫人传话来,叫我等着,说她会救我。因为不放心,她不顾一切乔装进去见我,要我起誓,绝对不许有自尽的念头。”

不知不觉,云飞飞的泪水一点一滴滚下,滴落在叶翔已经干燥蓬松的发上,听他那么疲乏那么无力地继续说道:“她一向知道,我从不违背她的意思。宁可死了,也不会令她难过。所以,她会不顾一切闯入牢中逼我发誓;所以,她会不顾一切出宫来见我,只为我给她一个承诺,振作起来,重整开天盟。”

云飞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紧握他冰凉的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往事如刀(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