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7章: 撤离(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47章 撤离(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啊?”云飞飞恍然悟出他的言外之意,正是说她和杜秋风一样的笨,甩起手来要敲他的头,忽然笑起来,奔往楼中。

一直跑到雕刻双鹤的大门前,她才回身大笑道:“叶子,看见你又会开玩笑了,真好!”

她说了这话,在面容泛起红晕之前,已闪身进了屋中。

叶子挠了挠头,突然亦是一笑;只有那不知所谓的丁香翻着白眼,嘀咕道:“两个白痴!”

叶子回头一本正经道:“哪里是两个,分明是三个啊!”

“骂我也是白痴?”丁香想一会儿,总算明白了,跺着脚道:“别以为你武功变好了,我就怕你了,你等着!”

她脱下鞋子,抓在手中,正要赶着去打叶子,叶子已飘身入楼,口中径在笑道:“我要去收拾下东西,呆会好从后山密道离开。你想必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不如都丢给司马澄手下那帮王八羔子算了!”

丁香拎了鞋怔怔站了半天,忽然明白过来,忙趿上鞋,顾不上系好,叫道:“你们都在收拾东西么?等等我,等等我啊……”

她才不想给留在这里等那见鬼的皇帝呢?光想想就可以打个半天寒噤了。

开天盟的人退得倒也快,不过片刻,便齐齐奔到紫竹楼前,却犹面含怒气,不少人的刀剑上还在滴着血。

叶翔已带了哑公哑婆和云飞飞主仆肃然立于门前草地上,很清淡的湖蓝色长袍袭于身上,气度沉凝却不失飘逸,如果说略嫌苍白消瘦的面容还让众人略有忐忑的话,他左手中提着的赤金吞口嵌珠宝剑已足以让人心神大定。

何况,他那么澹然地立于风中,一缕碎发从额前顺从垂下,随风而舞,掩得那眼神都开始飘忽遥远,看似亲切,却分明有着种高高在上的孤独寂寞,汇聚成奇特的清冷高贵凛不可犯气质来。

开天盟的盟主,名震天下的叶三公子啊!

“都来了么?”叶翔眸光瞥处,明如星子。

杜秋风匆忙向前,恭谨答道:“都来了,我们驻扎的屋子本就离紫竹林近,身手又比司马澄手下那班脓包侍卫高许多,纵是敌众我寡,脱困还是没问题的。”

他没再问叶翔下面该怎么办。明知叶翔功力才不过恢复了三四成,可这时候,他突然也对叶翔充满信心。

叶三公子似乎生来便有种让人敬服的气质,远比那司马澄强多了。可惜却遇到了李清容那个前世冤家。

不过,也许,这种现象快要结束了。

那位号称喜欢秦枫的女子,看叶翔的眼神,分明有种超出朋友情谊的怜惜,和倾慕?

杜秋风暗暗笑了。他才不信,年轻的男子和女子之间,还存在一种情谊,叫友情。

便真的原来只是友情,经过那么许多日子的彼此感染,也该稍有变质了吧?

他很乐于继续看到那种变质,就如酒的酝酿,时日久了,可能某一日一开封,立时便香醇醉人。

叶翔并没有让人失望。他淡淡笑道:“大家都没事就好。楼后有处密道,直通十里外的另一处山洞。大家跟我来!”

众人一阵雀跃。

困守孤岛般的紫竹林,想来的确不是件舒心的事,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愿让人逼到那样的死角,负隅顽抗的结局毕竟大多比较凄惨。

紫竹林的后方亦是一片林子,却没了紫竹,只有凤尾森森,芭蕉舒展,一直延伸到后方的悬崖边,便是大片细长茂密的水草,挤挤挨挨沿着崖边在淤泥边生了一大片,随风晃动时,起伏如波,居然很是壮观。再往东方走一段,便见得浅浅水色一抹,微微荡漾,泊出一湾清明的小溪,开始极浅,似快要干涸了一般,越往前走,水色越深,到得后来,竟如深潭一般的深碧色,看不到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 撤离(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