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章: 圣旨(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5章 圣旨(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丁香叹道:“小姐,你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总是这么胡闹,名声坏了,秦公子听说了,一定不喜欢!”

“秦枫,秦枫去边关了。如果他在,我才不会一个人出去呢!”云飞飞精神略好,挺了挺肩,扑闪着涩痛的眼睛。秦家和云家本是世交,秦枫亦是个翩翩公子,文才武略俱佳,又与云飞飞自幼相识,若不是祖父云渊嫌秦枫性子太过柔懦,只怕早就订下亲了。

“真是想不通,秦公子性子好又是什么错,老太爷和老爷为什么就不喜欢他呢?”丁香掩嘴打了个呵欠,继续喃喃说。

云飞飞听得心烦意乱,怒道:“不喜欢就不喜欢,只要我喜欢就成。如果他们不许我嫁他,我,我就嫁了今天那个无赖醉鬼,气死他们!”

丁香哈哈一笑,瞌睡也没了,叫道:“那个从屎尿堆里救出来的酒鬼?小姐你真是天才,我服你了!可是,你就不嫌他臭么?西山两个村夫帮他洗了几遍,还是一股子怪味呢!连他住的那个小棚子都是臭哄哄的……不过说实在的,他长得蛮好看的,年纪也不大哦,容貌上看,倒也配得过小姐去!”

云飞飞做了个呕吐的动作,恶狠狠道:“你敢再说,我把你配了他!”

忽觉一阵阴影飘过,祠堂里顿时阴暗许多。云渊恨怒的洪亮嗓音已经传来:“好你个大家闺秀,素日真是纵你过头了,到了这会子,还在胡言乱语!给我起来,去把《女范》抄个十遍,不抄完,休想踏出房门一步!”

云飞飞差点晕倒,呻吟道:“爷爷,能改成罚别的么……”

丁香却掩着嘴,偷偷在笑。

两日后的午间,云家的大厅里,金湛湛的“诗礼传家”匾额下,老太爷云渊叫来次子云聪,坐在花梨木的太师椅上,端了盏茶,一边吹拂着茶叶慢慢啜着,一边谈论云飞飞之事。

云聪皱眉道:“父亲,飞飞这孩子,性子却与她的娘亲一般,只怕我们终究是约束不住的,不如早些嫁了省事。”

云飞飞的母亲,却是庶族出身,性情异常刚烈,云飞飞父亲青年夭逝后,她数日不吃不喝,生生绝食而死,叫人惊讶感佩至今。

云渊听提到飞飞母亲,不由更怒,“砰”地一声将茶盏砸在案上,喝道:“说嫁就嫁了么?这孩子自幼便没有父母,性子又这么执拗古怪,不帮她好好找个人家,只怕这辈子都会受罪!叫你替他好好寻访,怎么到现在也没找出个合适的人家来?”

云聪嘀咕道:“这丫头不让别人受罪就够了,谁又敢让她受罪?”

云渊又是一声断喝:“你说什么?你是存心让她老子娘,和我这把老骨头都死不瞑目么?我瞧你的心里,就只你的宝贝坤儿,从没替侄女打算过!”

云聪忙跪倒在地,道:“儿子不敢,儿子不敢!”他冤枉啊,他在自己儿子云聪身上花费的时间,只怕远没花在刁钻侄女身上的时间多。

云老太爷犹自拍着案几,正恨恨间,忽然门口苍头直冲进来,慌慌张张道:“太爷,老爷,宫中来人了,要太爷老爷小姐准备接旨!”

云渊站了起来,惊讶道:“接旨?”登基三年多的新帝司马澄,远不如先皇那般宠遇云家,历数上次接旨,已是三年前的事了。那一次,云渊离开了政治权力的最中心,而云聪则迁为谏议大夫。

……本章完结,下一章“ 圣旨(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