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2章: 诀择(一)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52章 诀择(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翔只淡淡而笑,微微抬手掩了头,由她不轻不重打着。

身后立刻传来大片的哄笑声。

叶翔目光盯在云飞飞脖颈处,居然有些促狭之意。

云飞飞一低头,才意识到自己穿了件小衣跑了出来,领口半敞,叶翔距离如此之近,不免春光偶露。不由大羞,甩手便想打他一耳光。

在众部下面前,叶翔却也不由她轻易便打着耳光了,一低头闪过,轻笑一声,退后几步道:“还不去穿上衣服呢。”

云飞飞自是不好再追,忙着钻回帘幕,披上衣衫。

啃着滚烫的鸡腿时,云飞飞摸着自己的脸颊,居然和鸡腿一般的烫,心里暗暗咒骂那该死的叶子,却舍不得用太狠毒的字眼了。

这时突然有人惊叫:“火,火!”

云飞飞等俱是一惊,忙冲过去看时,只见紫竹林的方向,一道浓烟,冲天而起,隐可见火焰吞吐,飞扬而上。

杜秋风叹道:“他们居然那么快便攻进去了。司马澄身边,看来不乏能人啊。”

哑公指天划地,啊啊直叫,显然在咒骂着;哑婆却是浊泪片片,纵横老脸。紫竹林是叶翔之父叶栖寒年轻时便开始经营的家园,当时便由二人在打理,实在已与他们的生活融作一起,便是一草一木,亦觉休憩相关。蓦然见到毁于一旦,自是心痛不堪。

叶翔只是淡淡看那烟花冲宵而起,云雾般蒸腾,然后渐渐飘散,面容极是平静,眸子幽深如潭,看不出一丝波动来。那一身的素青袍子逆风飘拂,亦是随意之极,看来甚是飘逸不羁。

云飞飞却走过去,默然握住叶翔别在身后的双手。

那在身后紧扣的双手,别得死紧,指甲几乎要掐到肌肉里。恬淡轻松的外表下,他的心头必也是极痛的吧?生他养他的紫竹楼,落难时最后的避风港,终于也毁于一旦了。

云飞飞柔软的小手在那簌簌跳动青筋的手指手背上轻轻抚摸了好一会儿,那双手才渐渐松开,由着云飞飞捏住。

许久,叶翔淡然如水的眸渐渐垂下,努力弯作月牙的形状,微笑道:“不过是紫竹楼给烧了,改天我自然可以重建个更好的。不过,我们来时的密道虽是隐蔽,未必他们就不能发现,为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杜秋风点头道:“好。但也不须太赶。便是发现了,那密道也不方便大军通过。若要从别处绕来,至少得有个两三天的路程。”

叶翔点一点头,微笑道:“估计大家也休整得差不多了,趁着天色渐黑,我们赶路吧。”

众人一齐诺了,不过片刻便已收拾齐整,迅速奔向前方。

这次众人都运了轻功赶路,云飞飞、丁香自然是万万赶不上。走了一小段,丁香已经爬在大长的背上了。那么高大一个人,驮了娇小的丁香,自然如驼个婴儿般轻松了。

苦了的是云飞飞。

叶翔身为开天盟之主,却多少还有顾忌,方才抱了她潜水本是不得已为之,此时不肯在众部下面前亦如大长般亲密随意,只将云飞飞半挽半抱于腕中,带了她一路而行。如此走上一两个时辰倒也罢了,到第三个时辰,云飞飞的身体越来越沉重,落脚如有千钧般吃力。只是知道叶翔性情外谦实傲,何况自有一份心结,不愿在部下面前太显亲呢,只咬牙忍着。叶翔觉出手上的份量越来越重,自是知道原因,扭头去寻哑婆,只盼她能将云飞飞背上一段。

谁知哑婆一见他瞧向自己,立刻愁眉苦脸,装模作样地捶着腰。哑公亦极配合地跑到她身旁作势搀扶。若论哑婆轻功,本是不低,可惜她装傻的工夫更是一流,显然是绝不肯去帮叶翔这个倒忙了。

叶翔明知她有意,却也不好勉强,低头问道:“飞飞,累得厉害么?”

云飞飞勉强笑道:“不累啊,我没事的。”

她若说自己很累,或许叶翔还会犹豫一下,可这一句不累,反叫叶翔心头一热,反手一拨已将她放到自己背上,背了便行。

云飞飞心下欢喜,凑他耳边道:“不怕他们笑你失了威仪么?放我下来吧。”

叶翔苦笑道:“只怕,只怕他们心头正盼我在你面前没了威仪呢。他们,他们实在是群仗义的人,总是我连累了他们,连累了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诀择(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