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9章: 真意(二)

《胭脂乱:飞凤翔鸾〖全本已出版〗》

第59章 真意(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做什么事?能做什么呢?

紫竹林外,他们也曾二人独处。再见面时,云飞飞面色潮红,衣衫凌乱,是不胜春意的娇羞。

那时,云飞飞并不是叶子的飞飞,而现在……云飞飞依然不属于他,只不过,叶子依然是云飞飞的叶子……

有一种涩意,在突然之间翻江倒海。

叶翔侧过身,将脸埋向被子。几乎感觉不到锦被的温暖,只有丝丝落拓的青草气息,慢慢隔了棉花泌出来。

密林中,却没有叶翔想象中的旖旎。

几株极大的榕树,密密的枝丫快要将闪烁的星子尽情掩去,连整个天幕也似给压得低低得。山间的晚风吹过,有很清苦甘冽的野花香味,拂到那默然静立的一男一女身上,亦是细碎的清冷。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要做得那样绝。”云飞飞靠在榕树粗大的树干上,无意识地用手搓着微带温润的树皮,问着:“便是你怕我拖累你,回京后大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做你的秦家大少爷,并不会少一根汗毛。为何一定要领兵来,将我最后一点希望也践踏到无影无踪?”

秦枫英俊的轮廓在星光下显得苍白而僵硬,他垂着头,慢慢道:“飞飞,我不想害你,只是,你身边的那个男子,干系太大。他太可怕了。”

“你说叶子?不是因为你,叶子至今还在紫竹林中,过他消极却逍遥的避世生活。他一路帮我助我,何曾伤害到你分毫?”叶子虽然讨厌,虽然该死,虽然天天伤她的心,但云飞飞一听秦枫非议他,立刻激动起来。

秦枫抬起眼,有明显的波澜涌动:“飞飞,这不是伤害不伤害的问题。皇上恨他入骨,任何人沾惹他分毫,都难免那抄家灭族的罪责。我只作不知倒也容易,而你家中尚有祖父和叔叔兄长,难道不怕么?更何况这杀人如麻的魔头,日日伴在你身侧,叫我如何放心?”

“你……你!”云飞飞气极反笑:“原来你出卖了我,我还应该感谢你?我只是不知你什么时候看到叶翔杀人如麻?他曾为狗皇帝争夺天下,用鲜血托起了狗皇帝的皇位,终究落得个鸟尽弓藏的悲剧也便罢了,你还能扣他个杀人魔头的帽子!可笑我白认识你那许多年,却不知你有这等颠倒黑白的好口才!”

“何况,若不是这个魔头日日伴我身侧,为我冒了生命危险出手相援,我早给,早给……”云飞飞啮唇冷笑,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

秦枫锁紧那浓黑的眉,也不由得神情苦楚,哑着嗓子道:“飞飞,你,你该知道我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伤到你。这样吧,等我回到京城,一定求李老太尉帮忙,让他出面作保,成全了我们,我们依旧如以前般开心伴着,好不好?”

云飞飞看着秦枫渐渐明亮起来的自信的眼睛,似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每次相约时那痴痴迷迷的模样,不由纵声大笑,一直笑出了眼泪:“你,你还想和我在一起?和我在一起?”

秦枫亦听出了云飞飞话语中的讥讽之意,咬了咬唇,努力按捺住情绪道:“是,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我会等你,等你理解我的那一天。”

“理解你是怎样的苦心孤诣接近权贵,不惜卖了情人求取荣华?”云飞飞拍着树干,调侃道:“你大概知道我最近心情不好,特地过来讲笑话给我听吧?如果有一天,我的脸皮能这树皮那么厚,也许能理解你吧?对了,你的脸皮有多厚?是不是比树干还厚?”

……本章完结,下一章“ 真意(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