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章: 光摄处,月无踪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章 光摄处,月无踪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明月,你速度快点!不叫你来,嚷着要来,现在磨磨蹭蹭,尽掉链子,瞧瞧你那腿劲儿,以前我教你的,都就着大米饭吃了吧……”

队列中排在倒数第二的女孩听了这话没好气地喘吁吁地嚷道:“江明宇,别耍你那教官作派,我这就打手机向爷爷和三伯参你一本,你这一路赶牛赶羊一样地赶我,这都走了四道山梁了,你当我是你们特种兵啊,以我这体力,咱全中国女的当中也能排个前三名了。”

“噗哧,”队列当中有一年青小伙闻言笑了出来,其他人的脸上都有些笑意,这对堂兄妹一路上斗嘴不断,倒也消乏。

队列领头那个的‘江明宇’扯了扯嘴角,透出些幸灾乐祸:“这山里要是有信号,你尽管打,爷爷的拐杖可伸不到这儿,现在你三哥我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专治治你这娇气包,少废话,留着力气走路吧,别净扯那些没用的。”

那江明月也不含糊,气喘吁吁地道:“行,咱现在就提住这口真气,你就候着回去等我参你吧,你将接受我AK47般的唾沫突突,我将字字血、声声泪地控告你这一路上摧残我的所作所为……”

话没说完,行进中的众人又被她逗得笑翻了。

阳光筛过密林,落在江明月的军用钢盔和绿色迷彩服上形成了几处斑驳的光点,好象她本人就是个发光体。

事实上,她是在“发”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灵动俏皮,大概又累又热的缘故,光洁的额头和秀巧的鼻尖上沁出一层细汗,双颊晕红,苹果似得红扑扑得可爱,脸型是线条精致的鹅蛋脸,五官生得很是秀美,细瞧之下有几分神似韩剧《浪漫满屋》里的韩智恩,嘟起嘴娇嗔的模样更觉着像。

168的个子穿着一套合身的绿色迷彩服,亭亭玉立,她就像破开空谷幽林射大地的一抹阳光,灿烂轻盈,整个人都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灵慧纯美的气质。

今年她21岁了,出身军人世家,爷爷是中将军衔的老革命,父亲和三个伯伯现都在军中任职,孙辈中就只她一个女孩,排行最小,天姿聪颖,脑筋口才都灵光,还有一年就会从中科大少年班机械工程学硕士毕业,在家中极受宠爱,有江家的“混世魔女”之称。

江明宇是她三伯的儿子,现役中国人民解放军某特种大队。大概江家都有些不安份的东西在血液里,即便是难得的军中假期,江明宇这人也在家里也呆不了几天,总是要找些刺激。

正好这世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以折腾自己为最大的乐趣,喜欢背包徒步跋山涉水,这种族群当今社会有个名号“驴友”。

受过特殊野外训练的江明宇几年下来轻轻松松跻身于驴友中‘资深老法师’的行列,此番他将目的地定为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五名同队战友和一名一块长大的发小闻讯之下,立刻一拍即合,小妹江明月适逢暑假也不甘落后,软磨硬泡地也非要来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第一峡谷,于是有了这次七人组的雅鲁藏布江大探险。

山道异常崎岖,江明月努力地走着,觉得太累了,颈下挂了数码相机也跟着捣乱,左晃右晃,打乱步伐节奏,只得拿一只手把住。

断后的年青小伙黄雄看出她已是十分疲惫,朝江明宇喊道:“我说老大,要不在前头还是歇一下吧,小妹能走那么久,也不容易,反正过了多雄拉山口,再走就是一路下坡了,要好走得多,今天肯定到得了波密。”

队列中的其他人也随声符和,开路的江明宇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那累得够呛的妹妹,神情掠过一丝心疼,别看他总说些“狠话”刺激江明月,但战友黄雄他们都知道,这老大有多疼爱这位妹妹,平时在军营闲聊时把他妹妹夸得天上有地下无,言语之中很为她自豪,但当着面,仿佛又怕助长小姑娘的骄傲似的,于言语上颇多弹压。

只听江明宇调笑道:“只怕现在一坐下,她那口真气一泄,就不想再站起来了,到时咱还得扎个担架,明月,还是再坚持一下,过了这个谷地到古乡湖我们再打尖,要不,把你背上那背包也给我吧。”

江明月望望三哥,虽然也很想撂包袱,可看着男士们人人已背得象个骆驼,自己的那份防潮垫睡袋等物也在三哥背上,现在身后背的那个包看上去挺大,其实份量已算最轻的,里面只装了些速食面等食品、野炊的作料、一只急救药箱、一个笔记本电脑和自己的换洗衣物和某些女性专用物品,要是连这个背包也依赖别人,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江明月英勇地把头一摇,道:“不必了,我江明月何许人也,虽然体力如同无边落木萧萧下,意志却如不尽长江滚滚来,凭咱金刚不动明王般坚韧不拔的意志,你们就如同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地景仰我吧……”

话还没说完,又引发一通暴笑,“老大,你这妹妹可真有意思。”几名特种兵队友笑道。

江明宇以手遮额,做出一付惨不忍睹状,朗诵般地道:“唉,见笑见笑,我后悔,我真的后悔,带——她——来——啊。”他说这句话本来是想烘托这个搞笑的气氛,可没想到在此后一小时,这会是他的沥血般的心声。

说说笑笑,一小时后,一行七人来到一处风光如画的胜境——两旁是青山陡壁,迎面可见是一个蓝莹莹的湖。

“GoodHeavens!这就叫海子吗?太美了!虽神仙境界,也不过如此。”江明月热情洋溢地赞道,喜得是眉飞色舞,猛然间觉得疲劳尽去,力气再来,忙不迭地用数码相机横拍竖拍。

男士们放下沉重的背包,有的去了湖边掬水洗脸,有的开始支炊具,江明宇在细查地图,谁也没料到,一脸狂喜的江明月为了拍个远景,跑到离人群较远的地方。

这时,一束奇异的光束投注在蓝莹莹的湖面上,比太阳光更亮一些,湖面如镜,居然呈一个大折角,反射出一道光柱打在对面高高的峭壁上,光柱又从峭壁裸石又反射到地上,形成一个光圈,有点象舞台追光灯的样子。

“三哥,看!这是什么!”

随着江明月一声喊,在场的人们移目过来正看到了奇观,全都惊呆了,光柱转折反射,聚光圈似地照在地上,这算是哪种天文现象?

岂料意外就在这一瞬发生了。

江明月拍过这一奇观,收好相机,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乐颠颠地跑过去,像幼时玩跳房子游戏般地向朝地上光圈里一跳,正打算向众人炫耀,忽然传来了三哥江明宇惊恐至极的大叫:“不——明月!”江明月只看见三哥满脸恐慌地拼命地向她跑来,眼前一黑,她失去了知觉。

其他六人亲眼看到这难以置信的一幕,他们看见江明月以一种很可爱的姿态地跳进了地上的那个光圈,光柱陡然发出金黄色的强光,但在场的人们清晰地看见,光柱里的女孩象沙粒做的似的,很快地,訇然消散,象溶解了一般,不过她的神情并没有没有痛苦,仍保持着可爱而得意的神情,像风吹沙粒般地消失。

与此同时,狂叫着的江明宇,猛虎般地飞扑出去,要拽住江明月,就在扑出的一瞬,光柱消失了,他正砸在满是碎石和杂草的地上。

江明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神色可怕地游目四顾,找寻江明月的身影,江明月却已是无影无踪。

“小妹!明月!”他悲号着,嘶喊着,发疯似地刨着坚硬的碎石地。

他的几名特种兵战友已赶上来,也带着难以置信,梦幻般的神情四处搜寻,江明月好象凭空消失了,半个人影也没见着。

只见江明宇如疯如狂地抓刨着刚才光圈落下的地方,碎石很快把他的根根手指都变得血肉模糊,几个人不敢停顿,都帮着挖掘,大家刚扒出一小石坑,黄雄冷汗就下来了,石坑底下是花岗岩。

任何人的身体都不可能穿过这样坚固的岩层。

江明宇恍如未见,血指还在上面徒劳地抓刨着,黄雄急得攥住他的双腕,吼道:“老大,你清醒点,小妹不在这里,你再这样,手就废了!”

江明宇拼力挣扎着,仰天嘶吼:“江明月,你出来,别玩了,三哥认输了,你出来!出来啊!”这铁一样的汉子流着泪就这么仰天嘶喊着,象一头挖去了心的野兽。

四个小时后,两架军用直升机来到了山谷,江明月的父亲陆军部参谋长江浩然、XX研究所的专家组,踪迹搜寻专家、警犬开始搜寻,毫无结果。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华丽丽地从天而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