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2章::有美同车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2章:有美同车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官道,马车。

木质古式车厢里有三个人——四阿哥平躺在对面,十三阿哥和江明月坐在这一侧的两端,空间挺局促,三人也是各怀心思。

江明月撩开半幅车帘,目送自己的降落地渐渐远去,那地方人影艟艟,一些来自河间府清江县的衙役正在着手处理那些尸体,她神情关注地看着这一场景,觉得自己日后还是有必要再来这里好好搜寻一下。

年羹尧率众青衣人骑着高头大马环卫在马车周围,前面开道的是河间府清江县的陈县令和三班衙役,队列还是浩浩荡荡,身历其中,倒是比看电视剧更加真切。

五分钟前,当十三阿哥开口邀她江明月同行时,她想了想,便爽快答应了,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可去,跟他们去清江县衙总好过在这死了人的荒野上一直呆着吧。

看到清江县令带来的马匹,她有些跃跃欲试,十三阿哥当时好奇地问:“你的骑术很好吗?”她答道:“算不上好,只在出去旅游时骑过几次。”但是四阿哥清泠泠地在旁来了句:“如果你不想被人围观的话,还是坐车里。”

她一阵兴沮,不过承认他说的有道理,要是自己头戴钢盔,身穿军绿迷彩服,骑马在清朝的街道上招摇过市,轻则是让人当耍猴看似的指指点点,重则说不定会被当作妖女换来乱石如雨了,所以只有向现实低头,随他们兄弟二人挤在这个木制车厢中。

此刻她怀着一种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攀着车帘望着降落地区渐行渐远,象是割断了与未来的某种联系,心里忽然充满了怅惘和紧张。

十三阿哥见她看着车窗外,便拿过那只透明的纯净水瓶子在手中把玩,捏了捏,瓶身很软,发出些轻微的噼啪响声,很快又回复原状。

他又看向江明月,想起一柱香的辰光之前他曾问过她的情形--

“这是什么制的?软水晶吗?”

彼时她微有愕然,随即笑了,笑容如花盛放:“软水晶?嗯,很好听,很诗意,可比叫塑料瓶强多了。”

十三阿哥探手入怀,又拿出一个小袋子,细细端详着上面金黄色的麦穗图案,不知何人有这样的画功,那麦穗逼真到了极点,连麦芒都清晰可见,上面还写有四个字‘皇室麦片。’当时他一看见就惊问:“皇室麦片?你是皇室中人?”此问一出,惹得所有人都盯着她看。

“啊?”彼时她露出惊愕的表情,接着一脸的哑然失笑,简短地否认:“不是。”

可没有人会把她的否认当真,她的行事气度、她身上所挟绝非寻常之物,还有她曾叫过“皇兄”,以及当清江县令率领人来接驾时跪了一地,口中叫破他和四哥是皇子身份,她仍毫无惊讶惶恐之相,只是澹定地含笑看着,种种迹象足以表明她的身份绝对不低,应该是一名公主,她的否认许是对自身安全考虑想掩藏身份吧。

这个小袋子叫‘麦片’的物事,当时见她撕开一角,将里面的粉末倒在一个透明的被她叫做什么‘一次性杯子’的物事里,再兑上水给四哥吃了,说是补充“什么能量和葡萄糖”,这种说法闻所未闻,这些东西也是见所未见,不过,她的那些“止痛药、解毒片、纯净水、麦片”在四哥服用了后,身上的症候倒是明显好转了很多,她见自己如此地好奇,也大方地送了一包给自己。

十三阿哥重新把这包麦片珍视地收回怀里,仍旧将目光投注到江明月身上。

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仙女吗?她象是带着魔法,所有听她说话的人都会笑起来,就连四哥那样严肃的人也能被她逗得开怀大笑。

就在一炷香前,在喂四哥吃东西时,她的肚子开始咕咕叫,正痛得满头大汗的四哥闻声都是一怔,当时就有些想笑,所有人都是一副想笑又忍笑的表情,她看上去好似有些尴尬,不过嘴上却道:“有什么好笑!没见过肚子饿到咕咕叫的美女吗?”

大家闻此言,先是一愣,然后忍笑忍得更辛苦,她又说了:“肚子饿会咕咕叫,证明我是肉tǐ凡胎,你们千万不能因为我从天上掉下来,就想杀了我吃肉肉,我可不包延年益寿。”

这句话引发了哄堂,就连四哥都掌不住,边大笑边痛得倒吸气,“喂喂喂,别花枝乱颤的,小心伤口,外伤没好,别再笑出内伤。”她还在那里劝,四哥直把右手盖在眼睛上,笑得直抽搐,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还从未见过四哥如此开怀笑过。

十三阿哥一边想着,移转目光看向四阿哥,却发现他的四哥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眺望车窗外的少女,目光中有自己从未见过的迷茫和柔和。

她是谁?

四阿哥端详着这神秘的少女。

他记得她双手的温柔,当她的手移开,心中居然会生出一种莫名的失落。

他记得她关切地问:“你怎么样?很疼吗?”脸上的神情也象替他痛似的呲着牙,透着一脸的不忍和怜惜。

他记得她清澈温柔的眼神:“你刚才有些中暑的症状,想不想再喝点水?”然后扶起他的头,用一个透明的瓶子喂给他喝,那水的味道宛如甘露。

当她要让他服食两枚药丸和一杯叫“麦片”的东西时,年羹尧等几个奴才都挺身而出,要求先以身试毒,她看上去有些不悦,嘟起的小嘴宛如樱珠,神情妩媚动人之极:“喂!凡是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我不是个坏人,你们很忌惮我吗?”

可笑连年羹尧也被她这句话噎得胡碴脸上红了一红,“呃…我等绝无此意,姑娘你怎么这么想?”

“因为同你说话的,是个聪明人,”她嘟着嘴娇嗔:“放心,老天爷让我从天上掉下来,可不是为了毒死他的”。

后来在吃那个叫“麦片”的东西时,听到她的肚子咕咕叫……“有什么好笑!没见过肚子饿到咕咕叫的美女吗?肚子饿会咕咕叫,证明我是肉ti凡胎,你们千万不能因为我从天上掉下来,就想杀了我吃肉肉,我可不包延年益寿。”

想到这里,四阿哥唇角不由自主又漾起了一丝微笑。自她从天而降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时辰,甚至还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从哪里来?但她的言语行为之种种,不知怎的在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可以和她很亲近,这是自额娘佟佳氏孝懿皇后逝去后,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有这种感觉,这种亲近感连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德妃都不曾有过。

“姑娘,还没请教你尊姓大名?”十三阿哥觉得车厢里太静,所以率先开了口。

江明月从车窗外收回目光,微笑道:“我姓江,江明月”。

“好名字!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是造物者之无尽蔵也,江上清风,山间明月,天地间两大至美合二为一,很好,正配你。”十三阿哥很诚挚的赞道。

江明月虽然理科出身,但学过的古文还好没有全还给老师,知道他说的是苏东坡的《前赤壁赋》中的句子,她眨眨眼俏皮地说道:“谢谢,这名字配我,我也这么认为。”

十三阿哥闻言爽朗地大笑起来,躺着的四阿哥幽黑的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

“姑娘是何方人氏?”

江明月张张嘴,想着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难不成说我来自三百年后的未来?她小心地寻找着措词:“实不相瞒,我不是你们国家的人,我来自一个地方叫中国,这事说起来是有点匪夷所思,我本来同我哥哥一道去山林里旅行探险,可能是误入时空隧道,所以来到这里,请相信,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迷路了。”一想起现代社会的家和亲人,她心里一阵难过,秀美的脸上笼罩了一层忧郁的阴云。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目光一碰,又研判地看着她。

“姑娘日后如何打算?”

“我?当然是找路回家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