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3章::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3章: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当然是找路回家了。”江明月苦涩地笑笑。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又对望了一眼,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眼神微黯。

“噢,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在你们这里?”江明月想到了一个问题。

“康熙四十二年六月初九。”十三阿哥很快回答。

“康熙四十二年六月初九。”江明月梦呓似的低声重复一下。

真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一天之内我失去了我的世界,连“魂穿”都不是,在这些人眼皮子底下来个“本尊穿”,连个能遮掩的身份都没有,还杀了人,居然一下子三十多号人…江明月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啰嗦,她的神情呈现出凄苦的忧伤,手指紧紧攥着车厢坐板的木头边缘。

“你在害怕吗?”一直沉默的四阿哥忽然开口发问,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很磁性的低沉,一种很有魅力的声线。

江明月下意识地看过来,直望进他那双幽黑深邃的眸子中,冰雪式的清冷完全消褪,透出一种柔和的暖意,令人感到信赖,感到安全,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别怕。”他凝视着她,双眸幽深而和煦,语意是安慰的,但仍隐含着一股子一言可决的霸意:“以后你都不用怕”。

江明月也凝视着他,猜想着他的意思大概是“以后由我罩着你,万事都OK”吧,这么个冷人,居然挺好心,还会安慰我呢,只是我的“怕”,是你无能为力的,纵然十八年后你将统治这个国家。

江明月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但还是向他微笑致意:“谢谢!呃……我不知道你们这里说感谢别人的话是怎么表达的,我是想说我多谢你的善意。”

“你用不着说谢”,十三阿哥在旁接口道:“要说谢,要不是你从天而降挟滚雷劈死了那帮子杀手,又为四哥医毒伤,我们几个能不能活着,还是两说呢,这份救命之恩我们谢你还谢不完呢,不管怎么样,不管你以后找没找到路回家,都不用怕,我可是对你发过毒誓,保你一世平安,一生富贵的,等这次回京,我们奏明皇阿玛,他一定会好好封赏,哦,不,感谢你的。”十三阿哥忽然意识到,对方是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说封赏似乎不妥,急忙换词。

“四皇子,十三皇子,我求你们一件事可以吗?”

“你叫我‘胤祥’吧,我也叫你‘明月’好了,不要说求,我正愁没法报你的恩呢,你有事直管开口”。

江明月笑了笑,心说,这十三阿哥还真是个爽利人,“好吧,四皇子,嗯…胤祥,我,”

“慢着,”四阿哥一下打断话头:“四皇子他可不叫‘胤祥’,他叫‘胤禛’”。说着话,板了脸,气度骤然变得很冷,给人一种冰雪雕成的错觉。

怎么?他学过川剧中的变脸吗?我说错什么了吗?江明月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四阿哥见她茫然不语,人象是被吓住了,心头一软,放缓语气道:“叫我‘胤禛’”。

不会吧,没叫他的名字,就给甩脸子,这位仁兄还真是事事争强,不落人后,有这个心劲儿怪不得他能最终爬上那只龙椅呢,他脸色变得可真快,怪不得他老爹康熙皇帝曾给他“喜怒无常”的评语呢……

“四哥,你别吓着她!明月!喂!喂!”十三阿哥伸手在她发呆的目光前晃了晃。

江明月从一串“怪不得”思考状态回过神来,故意叹了口气道:“好吧,我遵命就是,只是你说事就说事,脸色别再‘娇容三变’的,吓得我整个一惊弓之鸟,为了补偿我,现在要求再多了一个,胤禛,胤祥,我现在求你们两件事,可以吗?”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又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露出好笑又好玩的神情。四阿哥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一副静待下文的神情,而十三阿哥咧嘴笑道:“请说,但有驱使,莫敢不从。”

“第一件:我想请二位能保密关于我的事,也请你们管住手下人不要向外透露,我能来这里,是老天开了个大玩笑,自己都觉得蹊跷,你们的国度对我都是很陌生的,我可不想惹麻烦,要是被这里的人当作‘妖女降世’,我说不准连小命都保不住。”

四阿哥的神情一下变得凝重,连十三阿哥也严肃起来,半晌,四阿哥沉声道:“你所虑的是,十三弟,你吩咐下去。”

十三阿哥应了一声,一撩车门帘,探头下令:“年羹尧你们六个听着,今天发生的事,尤其是这位姑娘的事,对外不准露半点口风。”

话音方落,有两名青衣少年忽然脸色大变,翻身下马,双双跪在尘土中,赶车的人相机把车子停住了。

其中一名青衣少年战战兢兢地说道:“十三爷,奴才该死…奴才斗胆刚才去清江县衙搬兵时,已经把情形说给清江县令听了。”

四阿哥闻言,面沉似水,一抹厉色一闪而过。“四哥,这……”十三阿哥求助似地望向他。

四阿哥剑眉微皱,略思索了一下,看着江明月道:“事已至此,我会下令给清江县令缄口,有一点请你放心,无论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胤禛定会一力保你周全,十三弟,叫这两个奴才起来吧,回府后再自领二十下板子。”

十三阿哥象是松了口气,道:“李卫、高福都起来吧,该说的,不该说的,下次长点记性。”

李卫?江明月立刻探头饶有兴趣地看,见那个口中说着:“谢主子、谢十三爷开恩,狗儿再也不敢了”的青衣少年,在地上磕了个头,立起身来,见他大约和十三阿哥差不多的年纪,十六七岁上下,长相挺端正,中等个头,重新上马时,身手很是劲健。

李狗儿?他就是李卫啊,和电视里的不像嘛,只是一想起《雍正王朝》里的李卫查科场舞弊案时那句的经典台词:“猴崽子们,抄家伙,跟着爷,拿人去”,她脸上就笑微微了。

等转过念头,忽然醒觉四阿哥和十三阿哥正奇怪地盯着她。

“噢,只是好奇,看看是谁这么倒霉,为了这么个事就要挨板子,”她一付机灵鬼的情状:“不要告诉我他们挨板子,是被我连累的吧,能不能不打啊,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四阿哥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她,一副至尊宝听唐僧唱Onlyyou的神情,女唐僧还在滔滔不绝:“你处罚他们,可以,但请找个别的名目,别让人家心里骂我,说遇见我江明月绝没好事,乒乒乓乓到处开血花,说了就说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很快就会离开,你能不能下令不打啊,我数一二三,不回答,就算你答应啦。一二三,好!成交。”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啊,四阿哥想晕过去,可心里又有点舍不得。

十三阿哥带着景仰无比的惊愕,一脸骇笑看着这个生平未见的“话痨”。替人求情,尤其向冷面王四哥当面求情,而且能求到如此境界者,强哉骄!

“这算是第二个要求吗?”四阿哥罩着额头呻吟道,他觉得又有想笑场的冲动,只得努力忍着,以维护平日的冷面形象。

“啊?第二个?那第一个不是没成吗?它得升位,算第一要求,哎,别愣着,快传令啊,把事给做实了。”江明月催着十三阿哥。

十三阿哥本就有心为两人开脱,只是当时碍于江明月的颜面,现在事主都在求情,正合心意,见四哥蒙着额头没表示反对,于是再次传令免罚,车厢外面李卫和高福二人又是一阵谢恩。

江明月心头一阵腻味,这就是封建时代啊,半点人权也无,当奴才处处屈膝,挨打还要跪倒谢恩,不打更象是如获大赦,只差感激涕零了,我那个时空虽然也有社会阶层之分,可比这里是天壤之别,耶酥基督、佛祖菩萨、安拉胡大、诸天所有的神仙……我江明月虽然以前是个无神论者,但我从现在决定相信你们,只要你们肯发发慈悲让我回家…让我回家…

她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见她忽然沉默下来,目光含悲,仿佛看着那看不见的辽远,唇角还残留有一缕凄然的笑,看上去十分忧伤,心头都齐齐莫名地一痛,只觉得为了换她一个开心明朗的笑容,无论做什么都可以。

“你怎么了?”十三阿哥关切地问:“你还没说第二个要求呢?”

江明月的目光束拢,投注过来,说出了她的要求:“我…需要一些人,一些物,向你们暂借。”

……本章完结,下一章“:十三阿哥的惊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