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4章::十三阿哥的惊吓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4章:十三阿哥的惊吓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江府衙后堂。

玫瑰花瓣,大木浴桶。江明月泡在温热的水里,舒服地闭上眼睛。

不过脑子可没闲着:从那里给掉下来,嗯…空中一定有什么,可能是当时我搜索的范围太小了,当务之急,得先造一个非动力式三角翼滑翔器,把那地方的上空再犁一遍,这种东东上初中时就做过,还在航模比赛上得过奖,考上大学那年家里奖励去鸣沙山旅游玩过真家伙,那种在空中做大鸟的感觉可真好啊。

对了,要考虑这地方是否有适合滑翔的山,风向如何,空气是不是属上升气流,我得叫两位皇子从清江县令弄一份地形图,再找几个当地人询问一下气候情况,我如果画出图纸也不知道这里的工业水平能不能生产出来?明天去考察一下,如果不行,就先做个细竹竿骨架简易版的。

可,如果那上空没有时空通道,我该怎么办呢?江明月吓得一啰嗦,猛地睁开眼睛,难道要重返雅鲁藏布江找到那个蓝莹莹的湖?该死的老天!虽然儒勒•凡尔纳的探险小说是我的最爱,你也没必要让我亲身实践一番吧。

从河北省到青藏高原,按清朝的交通水平如果不想走个一年半载,那么热气球是个最佳选择,制作那玩艺技术上倒没什么难度,可是得有资金支持,至少要有场地去做,我是不是还得办几个工厂去圈钱啊,我的妈呀,这下动静可大了,说不定还得买房买地大搞房地产。

嗯……即便是热气球造好了,航向定位也是个难题,那种东东受天气、风向的局限性比较大,现在是农历六月,按理说多刮的是东南季风,弄不好会吹到蒙古去,虽然我可以再弄出个动力引擎装置削除天气的影响,可是动力源也是个大难题。

还有,我还得找些经验丰富的猎人训练我的山林生存能力,还得造些防身武器,保险起见枪支也在考虑之列,否则上赶着去那里,喂了华南虎那可是天下第一冤啦,要是我一个人去,绝对不行,我是要回家,不是去找死,看来还培养一些人护送我同行……她思考着,只觉得象是扯着了一团乱麻,越扯事情越多。

要不,就制造一种类似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制成的大型强粒子对撞机,不过我不是学空间物理专业的,虽然看过有关LHC理论,但那见鬼的只有蚊子万亿分之一的亚原子粒子,怎么才能给弄出来,以我少得可怜的空间物理知识和清朝工艺条件,能造出来这种机器的机率,估计我都能去月球遛达一圈了。

要不,乘热气球飘到魔鬼三角之称百慕大去试试,那里神秘万端,说不定就是地球的时空之门……

如果一切都不行,还有就是最后一招,她悲哀地想道:就象《小王子》那本书里写的一样,身体太重了,我只能以灵魂的形式回去。

呸,呸,呸,江明月,爸妈给你的生命不是让你这样随便Over了,事情也许没你想象的那么糟,江明月,打起精神来,你一定能回家的,她不断给自己打气。

她很快出了浴桶,穿好衣服,擦干秀发上的水珠,拿出军用背包中的日记本和黑色自来水笔,开始列行动计划架构,并不断充实细节,渐渐的,一个详细的计划浮出水面。

还缺少什么呢?她微皱着好看的眉头思忖着,忽然笑道:“咿呀!差点忘记了最重要的事。”她在计划的第一列之上,用笔大大地写下一行字:“快乐地过每一天,永远不丧失希望。”

希望?她想着这个词,口中自然而然地唱了出来。

看天空飘的云还有梦

看生命回家路路长漫漫

看阴天的岁月越走越远

远方的回忆的你的微笑

天黑路茫茫心中的彷徨

没犹豫的方向

希望的翅膀一天终张开

飞翔天上

这曲陈慧琳版的《希望》是她和同学K歌时的拿手曲目,她动情地唱着,将声线的纯净空灵发挥到了极致,加上饱满的感情,音符就象闪闪发亮的银丝,从她嘴里吐出。

一曲终了,自己先吓了一跳,这首歌的歌词好象就是为了她今天的状况而写,邪门!太妖了!简直象是谶语。

她正惊异感叹,门外忽然传来击掌声。

“谁在那里?”

“我,胤祥,叫你去吃饭。”十三阿哥喜气洋洋的声音。

“等等啊”,江明月边应声,边来到妆台铜镜前,梳顺已经八成干的头发,两侧的发丝拢在脑后,用一只有机玻璃材质宝石红色泽三叶堇花型的发圈绑扎成一小捻发束固定,见铜镜里的女孩子,修眉如画,睫眼纯聪,顾盼神飞,一副青春无敌的架势,嘿嘿,貌似十七八,赚到了,她心里美着,而后开了门。

开门处,见十三阿哥正满含笑意,忽然神色大变,而后俊眼圆睁,惊道:“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他马上别过脸,脸颊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江明月回看身上,大红色F1法拉利短袖T恤,Jeans淡蓝精细绣花钉珠片的及膝牛仔中裤,赤着脚趿着一双有细细带子,镶有金属环嵌水钻亮饰的凉拖(旅游时玩水或当拖鞋用的),小小的趾甲上自己做过美甲,粉红色作底画了些银粉星星,美丽又妖娆,这么热的天气,不穿这个穿什么,没什么不妥啊。

一见十三阿哥那模样,随即恍然,这等露胳膊露腿的,清代的“古董”们是接受不了。可看他尴尬的样子,好可爱,忍不住要逗逗他。

“这是我家乡的一种服饰,不好看吗?”江明月故意说。

十三阿哥神态窘迫,眼神躲避着,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

“喂!跟你说话呢,你王顾左右而不言,是何道理!”江明月佯嗔道。

十三阿哥没奈何转过头,笑得很苦相,脸上越来越红,连耳朵都红上了。

“我们走吧。”江明月故意抬脚要走。

“不,不行!”十三阿哥惊慌地把她拖进房,关上门道,“你穿成这样不能出去”。

“为什么?”

“你会被浸猪笼的。”

江明月吓了一跳,吐吐舌头说:“啊?那就算了,留着浸别人吧。”

“你得再换件别的衣裳。”

“我告诉过你,我本来是同我哥在山中旅行的,压根就没带几套衣服,要不,还穿我的绿色迷彩服。”

十三阿哥一脸的惊吓。

他想了想,又诧异道:“陈县令的夫人不是已经给你送来了一些衣服吗?”

“你们这里的服装我不会穿,噢,对了!我还带了件连衣裙,专门拍照时穿的,也是短袖,裙长到这里,”江明月朝膝盖上方比划了一下,“你见了,可能会来个‘不可承受之晕’。”

“那你等等,我去想想办法,你可千万别出来。”十三阿哥不敢再听下去,落荒而逃。

※※※

清朝的服饰,呵呵,见识了。

江明月在一名小丫环的帮助下,总算学会了穿衣的工序,小丫环原本对她有几分怯意,但见她平易可人,言笑晏晏,表情也就自然多了,边为她梳妆,边回答了一些她提出的问题。

江明月知道了清江县令名唤陈渭,小丫鬟是县令夫人的陪嫁丫环翠儿,江明月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翠儿有关于清江县的物价水平,银子和铜钱的比率,有几家布店?几家铁匠铺,手艺最好的是哪家,小丫环一一作答。

“小姐,你看这样行吗?”翠儿怯怯地问。

江明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头大乐,没想到我倒有做还珠格格的潜质,发式一梳,很比赵薇版的小燕子更觉灵气,呵呵,满意满意。

“哇!太好了,翠儿,你的手好巧啊,你能当个最好的发型师,谢谢,谢谢你!”她喜孜孜地左照右照,翠儿脸上也漾起了笑容,本来嘛,任何人的工作要是获得了赞扬和认同都会挺高兴的。

翠儿高兴地开了门,门外的十三阿哥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回身看到她,呆在当地。

“怎么样?我扮清朝的女孩象不象样?”江明月华丽丽地转个身,象来个T台秀。

“……”

“很难看吗?不会吧,这么热的天,我包了三层,牺牲多大啊,算了,猪笼肯定远离我了,难看就难看,走啦走啦!”她从旁边拿起她的军用大背包(这里面的东西太过重要,她要随身携带)。

“不…是,你这样…很美。”十三阿哥轻轻地说,脸色又有些泛红。

“谢谢,你也很英俊。”她从不吝啬对别人的夸奖。

“你要拿这个?”十三阿哥迟疑地看着她的大背包。

“是啊,这里面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过重要,我不能让它离开我的视线。”

“那——我来帮你拿。”

“好啊,谢谢你!只是请轻拿轻放。”江明月将背包递给他,她倒也不是偷懒,只是觉得自己一身清代旗装,拿着个大军用背包是有些不伦不类。

……本章完结,下一章“:明月行止,严重动人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