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7章::会用人话唱歌的"白鸟"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7章:会用人话唱歌的"白鸟"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主子!主子!不好了!江姑娘飞上天去了!”高福慌慌张张回转来报。

“你说什么?”四阿哥和十三阿哥异口同声,齐齐地猛地立起身来,脸色倏变。

“江姑娘在草芨坡飞上天去了,就是用昨天下午绷上坯布的那个怪东西飞的,奴才亲眼所见,”高福显然也没从目睹白日飞天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有些语无伦次:“李卫和带路的衙差们还在岭上守着,先让我快马回来报个信,说也许江姑娘还会回到岭上”。

“她是怎么飞上天的?”四阿哥苍白着脸,一双眼睛更显得幽黑清冷,十三阿哥已是神情呆滞。

“奴才等人随她到了草芨岭上,那里有个大坡,她试了风向,然后托付着那个怪物事逆风跑了一段,就飞起来了,起先那个怪物事好象不太管用,飞不了多高就会落下来,她也不知道是怎么鼓捣的,又飞了几次,就飞得很高,很快就无影无踪了,奴才该死!”

四阿哥只觉得心头空荡荡的,12岁那年遭逢额娘佟佳氏孝懿皇后逝去时那种可怕的心境依稀又回来了,那是一种正觉着过着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却骤然间被劫掠得一毫不剩,一无所有的可怕感觉,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无力地挥了挥右手,看到主子这种脸色,高福战战兢兢地退了出来。

半晌,四阿哥才瞧见身旁的十三阿哥象遭雷劈了一样,木怔怔的,满脸都是伤心,又伸臂无言地在弟弟的肩头拍了拍。

“怪不得昨儿个下午缝坯布时那么开心,怪不得她会唱那只西洋的曲儿。”十三阿哥神情怔怔,连声音也变得低哑。

经他一提,四阿哥忆起昨天下午的情形,心内又是一痛,当时,由于觉得伤势好了许多,又听说她造了一个巨型的怪物事,于是同十三弟一道去院里看看热闹,正听见江明月带着小丫环翠儿边缝坯布,边轻松哼唱:

I~believe~I~can~fly

I~believe~I~can~touch~the~sky

I~think~about~it~every~night~and~day

spread~my~wings~and~flyaway

I~believe~I~can~soar

I~see~me~running~through~that~open~door

……

闻此曲,与十三弟相顾骇然——英吉利文!皇阿玛重用西洋传教士汤若望、南怀仁等,在南书房也给众皇子们开设西学科目,什么拉丁文、几何学、天文之类的,这英吉利文虽然学得不精,但多少也能听懂一些。

“我相信我能飞翔,我相信我能飞到天空上,我rì日夜夜想着这件事,展开我的翅膀飞离而去……”虽然曲儿很动听,可听懂了曲中的意思,两人的心里都不太痛快——原来她心心念念想的只是要离开,但又想,只是这么个绷上布的竹架子,能飞上天去,怎么可能?

可如今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她难道真的是谪凡的仙女?恢复了法力?居然可以乘一个竹竿架子飞天而去。

十三阿哥的眼里渐渐升起了水汽:“怪不得今天一早走之前,她那么奇怪,还说把扑克牌留给我们解闷,要合影留念,让我们站在一起对着一个怪盒子笑……四哥,我知道她终究会走的,可不知怎么,我这里好空,好疼,象给什么给挖去一块似的,好难受……”他撕扯着胸前的衣裳。

“十三弟!”四阿哥叹息一般地叫了一声,伸出右臂将弟弟揽到怀里,胤祥此时的感觉,他自认是最清楚不过了,因为那也是他的感觉。他抱住自己的弟弟,好象也要把心脏中蚀空的部分给填满,也分不清是安慰弟弟,还是安慰自己,轻轻地说着:“消长盈虚,天地之至理,离合聚散,浮生之常情,有些人就象鸟儿,偶然的起落,随时都会准备飞离,十三弟你又何必为此伤心呢?”

他这么说着,眼前仿佛又浮现出江明月灵秀黠慧的笑容,可是,为什么每每想起她再也不会回来,都会有种心如刀割般的感觉……

※※※※

一队长龙般的队伍浩浩荡荡地直奔清江县而来。

“我说八哥九哥,瞧十四弟还真是着急赶路,到底是一个额娘生的,比我们更血亲啊。”一名圆头胖脑浓眉大眼的锦衣少年望着奔到队列最前方的骑者说道。

“老十,说什么浑话!”与他并排骑在马背上的一名锦衣公子,用狭长的凤目很不满地横了他一眼,截住了话头,随即压低声音教训道:“也不看看地方”。

“呵呵,九哥说的是,还不是这天热给闹的嘛,都热糊涂了”,被称为“老十”的圆脸少年讪讪的一笑:“四哥受了伤,我不也挂着嘛,顶着大毒日头,巴巴地上赶着一两百里来看他。”

他虽这么大声地掩饰着,心里还是忿忿然:“老四和老十三这次出京去查淮河决堤案,弄到被人下黑手,昨儿个遇刺的加急密折一到,皇阿玛冲天大怒差点把金殿顶给掀了,两淮巡抚、河道总督衙门这帮囚攮的,这回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死),也是屎(死)了,十四弟自请带御医侍卫过来也就罢了,可八哥偏也要奏请一道来,我和九哥自是也得陪着,这大暑天马不解鞍地奔波赶路,可折腾死十爷我了。”

咦?前头怎么停了,十四弟做出了停的手势。

但见八阿哥一促马缰,赶上前头的十四阿哥,“十四弟,什么事?”

“八哥,天上有人?”尚带有几分稚气的十四阿哥,朝天上一指。

“天上有人?”几位皇子运足练过多年骑射的目力向上望,只见天穹高处,有白云映衬,一只白鸟般的物事,飘飘摇摇,忽高忽低,满天自在遨游般地飞着,那大鸟生得奇特,翅翼并不见动,只在下方悬着个长条形的物事,飞得低些时,隐约觉出是一个人形,风中隐隐转来女子清亮的歌声: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噢~~~~

狂风一样舞蹈

挣脱怀抱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噢~~~~

翅膀卷起风暴

心生呼啸……

“是我热昏了头吧?我听见那只鸟在唱歌,唱得还是人话”。十阿哥有些犯迷糊。

八阿哥、九阿哥也看呆了,饶是他们自认见多识广,也从未看过这样的奇景。

“这只鸟我要了,我要射它下来。”十四阿哥抽弓搭箭,弓弦满月瞄准,箭尖随着那只“白鸟”移动。

江明月并不知道有人已举箭瞄准她了,她高歌完这一曲,还沉浸于飞翔的快意中。

飞了四个多钟头了,技术越来越娴熟,清江县上方的天空也不知“犁”了多少遍了,可时空之门在哪里呢?

江明月忖道:我是不是该说些咒语呢?比如唵,嘛,呢,哄什么的,或是芝麻开门,英文的也行,Sesame,OpentheDoor.老天啊,卖糕的(MyGod),佛祖菩萨,真主安拉,诸天神仙,如果你们让我落到这个时空是为了拯救未来雍正皇帝的性命,那我做到了,他现在已伤势无碍,求求你们,打开时空隧道,让我回去吧。

她正在求祷着,老天估计是故意在使坏,风行气流转弱,滑翔器下飞,岂知偏偏这时,一支箭破空而上……

(收藏票啊,推荐票,呼吁,呼吁,再呼吁!!!!!!!)

……本章完结,下一章“:邂逅诸皇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