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18章::邂逅诸皇子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18章:邂逅诸皇子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咔”的一声,这箭正射在塔架的主竿上,余势未衰,箭头穿透了绷在上面的坯布,空气本来从伞翼平滑的坯布表面上下经过提供了上升力,现在因箭头的破洞引发失衡,滑翔器剧震,江明月刚惊叫了一声:“我的天哪!”,滑翔器已经猛地忽东忽西没头苍蝇似地乱撞起来。

江明月猝逢大变,她本能地想尖叫,但喉咙因恐惧而发紧,心紧张得快要从胸腔跳出来了,残余的理智和求生的本能让她拼命冷静,握紧三角架摇控杆,不断调整身体重心,免得滑翔器象石头一般地直线下落。

坯布的破洞被强劲的风撕扯得更大,气流直接跑了,无法形成足够的抬升力,被箭劈裂的塔架竹竿也在吱吱作响,江明月下决心必须迫降了,她展露出非凡的勇气。

“TMD!撑住!翅膀,你给我撑住喽……”她粗鲁地大吼着,褪尽一切斯文的外衣,暴露出属于江家人血液中原始的强悍、冒险和生命力,就象当年她爷爷打鬼子打老蒋在枪林弹雨奔突,象大哥江明耀在对越反击战中一样勇敢。

“…翅膀!把头抬起来,慢慢下去…我有活到120岁的生平大愿,你可千万别让我落空喽……”她大叫着,不断调整重心,操纵着三角架摇控杆,紧张到额上黄豆大的汗珠下雨似地往下掉,但她的心中没有死亡这个词。

“好…好翅膀…希望之翼,你的名字没叫错…就这样…慢慢下去……”她口中滔滔不绝地念叨着,缓解着紧张,极力控制着三角架,自觉得那操控杆上都能攥出几根指印,掌心里全是汗水,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准备降落,江明月…你别着慌,你一定会没事的…好在古代都是农田…”她口中絮絮地说着,开始做准备降落动作,屈起了双腿,足尖准备先着地……

点地、起落、前冲……总算落到了实处。

拣回一条命啊!

待江明月回过神来,忙拔出瑞士军刀割断背后吊带,摘下钢盔,卸下挂在胸口前的军用背包,一仰身,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真玄啊!她拼命地呼吸,调整着如敲劲鼓一般的剧烈心跳和还在后怕的情绪,她这才觉得吓坏了,摘下眼前当风镜使用的墨镜,又看见天上的蓝天白云,还活着,感觉真不赖,动动手脚,零件都在,老天这次还算够意思,居然毫发无伤。

怎么会有马蹄声,地面都有些抖,远远地还夹杂着些人群轰鸣的欢呼声,她侧过头,吓了一跳,一大队乌鸦鸦的人马正向她这边急驰而来,她连忙坐起来,细细一看,没错,那队人马转瞬又近了。

她站起身,再一看衣上沾着些草屑,尘土,忙拍打着,略作整理,然后站直了,迎接着不可知之事的挑战。

马蹄的的,尘埃大起,那一队人马奔至近前,看到江明月,全体人等一下变得静寂无声,所有人的眼睛集体睁大:在一只大风筝似的怪物事前,站立着的是一名神秘的,明丽的少女,虽然衣服上沾了些泥土,草屑,但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绝色容光,她双眸清冽,灿如朗星,神情透出一些疑惑和恐惧,但人还保持着镇定。

她穿了一身样式新奇的衣裳,藕荷色衫子,袖口束袖,有点类似劲装,同色的绸裤,足蹬鸽灰色系绳布靴,外罩淡绯色椒茧轻绡长衣,薄如蝉翼,腰间系暖玉色绣花合扣腰带,更衬得腰线纤婉、身形高挑轻盈,灵秀绝伦,微风吹拂轻绡衣裾,整个人有了一种奇特的灵动,象是随时会翩然飞去。

如果这时江明月手中再拿一根翠绿的竹杖,那就活脱脱地是83版射雕中翁美龄饰演黄蓉的妆扮,起先她为了行动方便起见,原本想要女扮男装,但后来发现行不通,清朝男子的大光脑门是一个难题,她可舍不得剃了青丝,若用瓜皮小帽掩饰,暑天戴帽更扎眼,而且穿男装得束胸,不利于空中飞行呼吸不说,又易热出痱子,所以她还是决定保持女儿本色,从陈县令夫人送来的衣物中挑出来这些衣物,参照她喜欢的“黄蓉版”的灵感,经小丫环翠儿的巧手改造,弄出这么一套来,自觉便利性和美感度兼备,在试飞时做‘天外飞仙’再合适不过了,果然,成功地震得大队人马集体失语。

“十四弟,这…这就是你射下来的白鸟?”十阿哥瞠目结舌地望着江明月,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十四弟?

江明月现在对这种叫法极为敏感了,她的目光移在最靠前的马上锦衣少年上,毫无悬念地看到一个面熟的面容,如果四阿哥胤禛的脸再年轻几岁,脸型略圆些,带些稚气,表情会喜怒形于色,眉宇间再飞扬跳脱一点,就是这位的脸孔,明白了…那么其他穿锦衣的几位呢…江明月目光又移…

倒抽一口气,又一绝顶美男子,这位堪称丰神如玉、气质温文贵逸,正注视着自己,神情有些好奇,似在微微含笑,与四阿哥的“冷”相比,他的“暖”让人更觉得如沐春风。

看向他的马侧,眼睛又是一亮,骑者是一名将阴柔美发扬到极致的男子,五官精致得出奇,连美女都得自惭,狭长的凤目注视着自己,透出些玩味之意,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力。

再看首先开言发问者,圆头胖脸、浓眉大眼,与这几个极品美男相比,外貌逊色垫底,但胜在气场不错,有一种粗莽鲁直的感觉,反倒让人觉得更加实在、真实。

那么多穿越文不是白看的,江明月立时猜出道他们是谁?觉得有了底牌,心头的紧张慢慢舒解了些。

“你是何人?”十四阿哥见她一个个打量过来,忍不住开口发问。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是何人?那支箭可是你射的?”江明月清泠泠地反问,一想到自己差点被摔成肉饼,她就心生恚怒,俏脸也是一寒。

“大胆!这位是当今圣上的十四皇子,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对他说话,还不跪下。”这世上永远不缺狗奴才,已有奴才开始帮腔。

“噢!十四皇子?”江明月一挑眉:“那么爱新觉罗胤禛是你什么人?”

皇阿哥们闻言齐齐吃了一惊。

面面相觑之后,八阿哥温文地开口了:“这位姑娘,你认识我们四哥?”

江明月不答,反而问道:“你们是去清江县衙吗?转告他,弟债兄还,他又欠了我一项大人情,若有机会我定要向他讨回的。”

被她一语道破目的地,众人更加吃惊,又见她口气很大,摸不准她是什么来路。

“这位姑娘,好象同四哥很熟,敢问芳名,何方人氏,我们也好转告。”九阿哥笑嘻嘻地接口道,口吻中透出些轻薄。

江明月对此人的印象转恶,傲然道:“胤禛和胤祥若知道十四皇子干得‘好事’,也自然知道我是谁?怎么?能在天上飞的人很多吗?”

人人闻此言都在暗暗吃惊,她居然敢直呼两位皇阿哥的名讳。

十阿哥却丝毫不觉,激动地一拍大腿:“原来真是你在天上飞?我还当我热昏了头,听见天上有鸟唱歌,唱得还是人话,原来是你啊!”

看他那傻样,江明月心里暗笑道:十阿哥号称“草包”,穿越文诚不欺我。

“阁下是在提醒我祸从口出么?难不成我乘兴唱个歌,就活该要吃他一箭?在你们的国家,难道皇子就该视生命如草芥,随意放箭杀人?杀生?”她冷笑着反诘,口角锐利。

你们的国家?她不是清国人?一双双眼睛紧盯着江明月。

“你到底是何人?”十四阿哥见问了半天,也不知她的来历,终究按捺不住喝问。

江明月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冷淡地下了逐客令:“你们可以走了。”

皇阿哥们相互之间望了望,彼此都有些怒极反笑,这是何方神圣?在大清地界上,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嚣张摆谱的人物,敢在几位皇阿哥跟前这么仗腰子。

此女可飞翔于天上,来历稀奇,居然还会认识老四和老十三?看这形势,动强?万一她跟老四真的有交情,撕破脸就不好办了;服软?连她是谁都没搞清楚,单凭她这么一句话,这大队人马就得退兵,传出去以后都没法混了;最好的对策是带她一起去清江县衙,见到老四弄明她的身份后,再弈后着。

皇阿哥们打了一阵眉眼官司后,八阿哥温文尔雅地开了口:“这位姑娘,我十四弟莽撞,若有得罪之处,我代他向你赔个礼。”说完在马上拱了拱手。

江明月看他仪容俊美,谈吐有礼,心头有几分消气,也学他样拱了拱手:“好说,看你还挺有几分绅士风度,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弟弟射坏了我的飞行器,我也就不追究了。”

她还要追究!给她三分颜色就开起了染坊!皇阿哥们气恼之余,更觉得有趣。

八阿哥神色不变,笑若春风:“姑娘大量,我自是感激,你既与我四哥是朋友,今日又是我们得罪在先,有心邀你同往清江县衙,摆酒赔礼,还请姑娘赏光。”

江明月暗自心喜,费了脑子绕了半天,总算达到目的了,你想啊!三角翼也没法飞,这暑天热地,方向全无的,当然要搭顺风车了。可若是一开始求这些皇阿哥搭便车,这些自恃高贵的人物说不定会拒绝,身份、气势上也落了下乘,现在是他们求着让我搭便车,架子面子都有了,还真是可喜可贺。

她假作沉吟了一下,于是微然一笑:“也好,既然你如此盛意,我要是不领情,倒显得小器了,只是不知你们是否在意,把这‘证物’一并带去,”她指指还插着一支箭的三角翼,“放心,在你们四哥面前,我不会告黑状的。”

皇阿哥们的视线又互相碰撞,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有趣和好奇。

……本章完结,下一章“:渐入是非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