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1章::把爷当卖唱的了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1章:把爷当卖唱的了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江明月睡到了自然醒,睁开了眼睛。

小丫环翠儿连忙移步到床前,欣喜道:“小姐,你醒了。”

“唔,早!翠儿!”她懒洋洋地坐起来,觉得头有点沉,用手撑着。

翠儿抿着嘴笑道:“不早啦!小姐,都过巳时了。”与这位新主人相处这是第六天,小丫环觉得她服侍的人是世上最尊贵、最和善、最可亲的主人。

“啊?巳时,”江明月心里换算着时间,连忙找枕下的手表,却发现仍带在左腕上,一看之下,脱口而出:“猪啊,睡到10:33,今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急忙起来穿衣、洗漱。

翠儿边侍候着,边说道:“十三爷、十爷、十四爷轮不丢地都来过几趟了,听说你还睡着,又走了,说不准等会子又来了。”

“都是昨天他们起哄灌的我,还有胆子来!噢!翠儿,我昨天没闹出什么笑话吧。”江明月有点不确定,她只记起一些片断。

翠儿忍不住发笑,露出一嘴细白的米牙:“也没什么出格的事,就是唱上了,扶回来时还唱来着,还指天叫什么回去的,到屋里我和墨菊就服侍你睡下了,十三爷送来了解酒汤、四爷也叫人送来了一份,都没用上,你没吐酒,睡得也沉。”

“是啊,睡得可够沉的,好翠儿,麻烦给弄些吃的来,吃完我要开工了。”

“可四爷叫人过来传了话,说等小姐起了,去那边用早膳。”

“什么时候传的话?”

“传了几次话了,最近的那次是辰时一刻”。

江明月算了一下时间,讶然道:“那也差不多近两个钟头了,他这早饭还没吃吗?肯定吃过了,我可不去看空桌子。算了,我本来计划要去张铁匠的铺子看我的图纸变成啥样了,连带中饭都在外头吃吧。”说完菱花铜镜里照了照,对赵薇版‘小燕子’的民间形象十分满意,起身准备出门。

“小姐,求你还是去四爷那里去一趟吧,别让奴婢为难。”翠儿面有难色地说着。

江明月想了想,出门同东主说一声,也是为客之道,于是笑吟吟道:“好吧,我这就去一趟,放心,我怎么忍心让我们翠儿为难呢,咦?你眼里起红丝了。”江明月对上翠儿的眼睛,专注地打量着:“该不会昨晚为了看顾我没睡好吧。”

小丫环神情有些紧张,带着愧疚不安地说着:“不敢欺瞒小姐,三更天后奴婢犯困,在脚踏上睡过去了。”

江明月心脏一抽。

对于一个秉承平等观念的现代人,若是有一名十四岁的小女孩,与自己又是非亲非故的,就因为自己喝醉酒守了半夜,小猫似的蜷在床边脚踏上睡了,早上还得侍候自己起床,为自己梳妆……卖糕的(MyGod!),要被爷爷那个老革命知道,就算是再疼我,也得大骂我“腐化”,把我当人民的“阶级敌人”给打倒一番。

看着翠儿还有些怯怯地盯着自己,江明月心头升起了复杂的感激和感动,印象之中,也只有家里的亲人在自己生病时才如此地看护过自己,“谢谢你,翠儿,你对我真好。”她张开双臂充满怜惜地拥抱了这个小姑娘。

“小姐……”翠儿对她的举动又惊讶,又激动,又欢喜,身子都有点瑟瑟发抖了。

江明月感觉到她有点吓着了,忙放开她,笑道:“你别怕,我只是很感动,你累着了吧,现在这里没什么事,如果睏了,快去补个觉,我走了。”

“奴婢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知道四皇子住那个‘檀品阁’”。她拎上宝贝军用背包,迈步出门。

才走过半条回廊,就见到十、十三、十四三位皇阿哥朝这边来。

“你醒了,睡得可好?”十三阿哥的笑容象金色的朝阳。

“一夜黑甜,睡到刚刚自然醒。”江明月也回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你们呢?这是去哪儿?”

“到这边,当然找你了,没想到,你昨儿个才三四杯就给撂倒了,酒量还真是浅。”十阿哥圆脸上浓眉大眼一派乐呵呵地道。

他粗莽的个性,让江明月觉得有些象在现代社会中的一个大学同学,心里距离拉近,也学着他的口吻笑道:“是啊,是啊,某些人可是高兴大发了,撺掇着灌一个没酒量的小女子,简直不知厚道和仁义为何物!”

“不过,亏得灌了你,倒看了一出好戏,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有万千的委曲~~付之一笑~~”十四阿哥贼忒嘻嘻地接口唱起来,这家伙记性颇好,音准歌词倒是一分不差,腔调有些夸张,还学着江明月昨晚的摇摇晃晃。

敢嘲笑我?找残废呢。

江明月眼珠一转,面上已是一片赞叹:“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好曲,真是好曲啊,十四皇子,你这歌喉不错,到我们的国家会是个唱摇滚的角儿啊,给你样东西。”说完,摸出一枚铜板,握在手里伸给十四阿哥。

十四阿哥有些惊讶,但还是摊开一只手,一枚‘康熙通宝’落在手心里,更加迷惑,耳边江明月已经在鼓励他了:“十四皇子,好好努力,摇滚巨星在向你招手,我还有事,先闪了,Good-Bye。”说完,夺路就走。

“你去哪儿?”十三阿哥急问道。

“去你四哥那里打个照面儿,嘻嘻嘻……”江明月脚底抹油地快溜。

身后十阿哥还在纳闷:“什么摇啊滚的?她给你一个大子儿干什么?还鼓捣白,为啥要鼓捣白,不鼓捣别的呢……”

“她,她把爷当成卖唱的了…”十四阿哥终于从迷惑中猛然觉醒,冲天怒吼:“你——你给我站住喽——”追了几步,又觉得难不成去追打她,太不成样子,就停了下来,回头见十阿哥和十三阿哥捧腹爆笑,差点笑到没气。

江明月小鹿般地跑了一段,见没追来,放缓脚步,直去四阿哥住的‘檀品阁’,门口遇着年羹尧和李卫在打圈转,挺着急似的,一见她,象看见活凤凰一般,笑逐颜开。

“江姑娘,你可来了!”年羹尧喜道。

“什么叫‘我可来了’,怎么啦?”江明月这几日蒙这二人陪着逛市镇、登山坡,再加上她自来熟,平等待人的好性情,相处得很不错。

“主子,到现在还没用早膳。”李卫答道。

“他的伤势没什么吧?”江明月一惊,第一反应是这个。

“主子伤势无碍。”

“那起床了没?”

李卫有些哭笑不得:“主子律己甚严,卯时就起了。”

江明月心里又换算了一下,讶道:“都三四个钟头了,还不吃,玩闭关呀?”

“江姑娘还是快请进吧您呐,主子可等了多时了。”年羹尧横了李卫一眼,忙打起门帘,延请入内。

大概外面光线太强,一进门,屋里有些暗黑,江明月的眼睛慢慢适应,停了停,看见四阿哥正端坐在外间的一只红木椅上,一双暗夜星辰似的眸子正注视着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与四阿哥共进早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