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2章::与四阿哥共进早餐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2章:与四阿哥共进早餐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并不知道,因为刚刚捉弄过十四皇子心情不错,又逃之夭夭时跑了一段,花骨朵般的小脸上泛着可爱的红晕、眉宇间沁出孩子般的快乐,纤挑的身量比例匀称而娇美,周身交织着一种奇妙的活力,使她看上去明艳绝伦,虽然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就象一道光的出现,原本清静寂然的房间内气机骤然改变,变得生机勃发,映照四堵。

四阿哥幽黑的眸子中如同暗夜星辰一样闪了一下,这冰雪美男的唇边泛起一抹揶揄的笑意:“看来昨个儿醉得不轻。”他说。那言下之意是指她脸上的“酒红”至今未褪,而且日上三十竿方才起床。

若是换作别人,一句“还不是拜你所赐”当场就会甩出去,可是面对这位仁兄,江明月觉得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对待他该拿捏什么分寸才好。

她知道他是未来的雍正皇帝,不少书上描述的“严苛暴君”,什么弑父篡位,杀兄屠弟、好象干光了全天下的坏事,可是从这几天相处以来,她难以把眼前这个人同书中的暴君联系在一起。

这人不喜多话,起初接触会觉得他气度很冷,却具有冷眼看透世情的洞察力和令人惊讶的智能。他应该是那种会刻意与人保持距离感的人,在下人面前,他是冷凝澹定的主子,在十三阿哥面前,是个关爱弟弟,有时又有些爱教训和指导的哥哥。

可,他对待自己却是迥然不同的,江明月知道他在观察她,研究她,同时也关心她,有好几次自己因想家和对未来的不可知产生迷惘和难过时,这么个冷人会主动劝慰自己,话虽不多,却体现出超乎寻常的睿智和同理心,这让江明月心存感激。

在听自己耍宝说笑时,这个人平素冷若冰霜的盔甲仿佛破了个洞,里面藏着的一个向往快乐的大男孩影影绰绰地显露出来;在教他和十三阿哥打各种玩法的扑克牌时,那个大男孩的形象越来越明显,聪明绝顶,好奇又好胜、在最喜欢的弟弟和自己面前慢慢放轻松,有时还不时爆出几句堪比光头葛优的冷幽默……

江明月的心中不觉发出惊叹:在冰山的表象下,竟然掩藏着那么多层次丰富的冲突型性格,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也许正是由于他这么“难以琢磨”,江明月觉得自己好象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吸引,这个人长了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她这么想着,因为每当这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自己,犹如看见了宇宙间强大的黑洞,能把一切都吸进去。有时江明月会回想初见的那一幕——双手手心里那张如雕塑般俊美的脸忽然苏醒,幽黑的眸子在刚刚睁开眼的那一刻满溢着喜悦和柔情……那一刻变成了印象中最深的烙印,每当忆及心里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悸动。

为什么有时与他相对,就时不时地会出现短停式大脑“荡机”的怪事,还有当昨天要去草芨坡试飞时,一想到也许一去就永远再也不得相见,心头会生出一种奇异的惆怅和不舍来,这是活了二十一年来第一次有这样浓烈的奇怪的感觉。

难不成你对他有了非分之想?她用她的理科头脑中生物学知识线开始分析,一定是雌性荷尔蒙和强茨胺开始起作用了,合成所谓的爱意激素,这叫什么?这叫紊乱分泌!你秀逗了,江明月,你想干什么呢?虽然是个人都得承认四阿哥这帅哥俊美得不象话,有时在超强大的酷帅魅力之前,你的小心肝也会扑通扑通地跳那么一下下,但仅此而已,你是要回家的,在这里只是个过客,不要做出招惹个谁谁谁的傻事,那么…你该知道怎样对待他了?是的,就应该和十三他们一样,记住,你很快就会离开……

江明月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中,虽然实际的时间仅40来秒,但是已经让四阿哥觉得她的表现有些奇怪,他发现她的眼睛是看向他的,但眼神好象又穿透过他,看到了遥不可及的远处。

“这是怎么了?你?”他走上前来。

经过这几天共同进餐、说笑、打扑克等相处,两人之间觉得由陌生研判,到熟络好奇,再到现在有一种难以言传的亲近感。

“是啊,醉得不轻,这就是做傻乎乎的农夫的下场”。江明月故意叹了口气。

“傻乎乎的农夫?什么意思?”他英挺的剑眉微微一动。

“先不说这个,”江明月径直走过去,放下背包,大模大样地坐在金漆案几左边的椅子上,道:“听说你把今天的早饭戒了,做什么?是不是想到昨天干了坏事,良心发现饿一顿忏悔?那好,我就以德报怨,给你个机会,快把好菜好饭交出来。”

她嚣张得象是打劫的,四阿哥露出好笑的神色,还从来没有谁敢在他面前敢这般“放肆”,无拘无碍,没有等级身份的疏离和隔阂,惟其如此,才更觉得是如此的珍贵。

“主子,江姑娘到了,是不是现在传膳?”门帘外年羹尧趁机请示。

“传!”四阿哥吩咐了一声,回身在金漆案几右边的椅子坐了下来,温言笑道:“你饿了吧?”

“当然了!再没吃的,饿晕过去给你看。”

“那景象一定颇为壮观。”他忍着笑。

稍顷,熬煮了多时的碧粳米粥端上来,稠稠糯糯的,上面泛着一层醇厚发亮的浓米汁,当地特产的一种腌鸭蛋,油润润的蛋黄红艳夺目,以云耳鸡丝、醉鲟鱼柳为代表的清淡型小菜,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看上去都很美味,属江明月喜欢的类型。

“太棒啦!看上去色香味形俱佳,我不客气了,开吃!”江明月沉浸在美食的幸福中。

四阿哥慢慢喝粥,吃得很斯文,多数看着江明月吃,幽黑的眼底藏着笑意。

“咦?你怎么不吃呢?”江明月看着他总是瞧着自己吃得很少,“这银丝卷做得真好,松松软软的,里面充满了清甜的空气,吃在口中就象嚼着一片云。”

四阿哥微笑着挟了一个,试了试,果然觉得比以前吃过的都好。

“这醉鲟鱼真是洁白如玉,再配上松子,有一种你嚼着鱼松,站在山顶上看松涛感觉。”

“Hoho,来一个鸭蛋黄,看,美得象刚初升的太阳,吃起来…细细的,沙沙的,就象拿毛笔在芭蕉叶上写诗的声音,你不试试吗?”

……

这人真是这些食物的知己,对于她的推荐,还真让人无法拒绝,四阿哥依次都尝了一下,心里疑惑:为什么被她品点过的,都觉得比方才吃过的更好吃?

“那个傻乎乎的农夫是怎么回事?”四阿哥忽然想起这件事,问起来。

“噢,是一个故事,就是典故,你真想听吗?”江明月灵动的眼珠转了转。

“愿闻其详。”四阿哥正襟危坐,不敢在吃任何东西。

“从前,在一个寒冬里,一个傻乎乎的农夫在田里看到一条冻僵的蛇,他善心大发,把蛇放在怀里,想救活它,可那蛇缓过劲儿来,却使了坏,咬了农夫一口,还幸灾乐祸地说‘我看你还不醉,’见农夫还有些清醒,又咬一口道‘我看你还不醉,’结果那农夫支撑不住倒了下去,这蛇又说了:‘看来你昨个儿醉得不轻——’。”她学着刚才四阿哥说话的口气。

这,世间居然有这种人!

四阿哥又好气又好笑:“你,你可真有急才啊,一下子就能想个故事编排我。”

“呵呵,天生异禀,没办法,编得不好瞎编。”江明月眨眨眼,大言不惭。

四阿哥望着她无可奈何地笑,漆黑的眸子里充满了宠溺的柔情。

“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特同你说一声。”江明月用匙舀尽碗里的最后一口粥,说道。

四阿哥的心里漏了一拍:“你去哪里?”

“去市集。”

心跳又恢复了节拍,他缓缓地说道:“你要买什么?可以吩咐底下人去办,这么热的天还要出外跑,在园子里漂瓜沉李,消暑纳凉不好么?”

“铁匠铺那里是非去不可的,我订做了些东西,得去验货。”

“那我吩咐李卫和高福套车跟你去吧。”

“好的,谢谢!只是你这里有后门吗?”

“什么?”四阿哥觉得很奇怪。

“来的时候,把你十四弟小小地得罪了一下,没准儿现正在前门堵我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借题发飙”↓↓↓更精彩哦!